香港反送中運動6月多月,警方逮捕人數節節上升。警方日前公佈,已今已經抓捕6千多人。超過了香港正在監獄服刑的人數。外界質疑他們被關押在哪兒?最恐怖的是,反送中以來香港出現了眾多失蹤人口。

12月16日,《立場新聞》發表香港媒體人區家麟的文章稱,警方在反送中運動這半年多來拘捕6105人,目前在香港監獄服刑者統計至9月底則有5739人。

文章稱,香港「進入一個罪惡新時代」,「忠誠的警隊奮勇抗敵,不願就範的、蒙面的、跑得慢的,一概照拉」,使得拘捕人數超越全港坐牢人數。

區家麟表示,雖然逮捕逾6000人,但目前的檢控率僅17%,可見濫捕的規模之大,大部份人根本沒有足夠證據起訴,更不用說是坐牢,也不用擔心監獄被塞爆。

文章還提到,由於抗爭期間警方投入大量人力,其他案件自然沒人管理,犯罪率會降低,罪犯也會減少,「此消彼長,監獄內的牢房,會留給反對政府的人。」

香港抗爭者12月8日再次走上街頭參加大遊行,舉起 「向世界展示正義」及「追究警暴」的標語。(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香港抗爭者12月8日再次走上街頭參加大遊行,舉起 「向世界展示正義」及「追究警暴」的標語。(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截止目前,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半年多,700萬人口的香港,各類型的遊行集會人數已經高達數百萬,在此期間,中共幾乎動用包括港警、中共公安武警、黑幫等在內的一切力量滲透香港,對抗爭者殘酷鎮壓,嚴刑逼供,甚至殺人滅口,開實彈槍射擊抗爭者、開巴士高速追撞抗爭人群等。導致香港可疑墜樓、浮屍、失蹤案激增。

港警製造的血腥暴力震驚國際輿論,除了暴力和死亡,中共和港警還給港人帶來更多的恐懼。

12月9日,香港警方在記者會上稱,6月9日至今拘捕6,022人,包括4,474名男子和1,548名女子,年齡介乎11歲至84歲。被捕人士中有956人已被檢控,包括767名男子和189名女子。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特別提到,被捕人當中有2,393名學生,佔總被捕人數四成。

而這些被捕人士如果一直在香港境內,他們會被關押在哪裏呢?

過去警方在記者會上,曾提及被捕人會被羈押在部份警署,以及曾使用新屋嶺扣留中心,警方沒有進一步提供被捕者曾關押的其它地點。

除了許多人被抓之外,最恐怖的是,反送中以來,香港出現了眾多的失蹤人口。

香港反送中5個多月以來,不斷傳出大量男女青少年失蹤的消息。(網絡截圖)
香港反送中5個多月以來,不斷傳出大量男女青少年失蹤的消息。(網絡截圖)

11月20日,香港保安局回復立法會議員胡志偉查詢稱,今年頭10個月有6584宗死亡案件,其中608宗為「自殺、有人上吊及從高處墮下案件」。

香港保安局13日公佈,警方在6月到9月間,接獲的自殺案件達256宗,而警方發現的屍體有2537宗。官方當時公佈這項數據,令各界相當意外。

香港《壹周刊》10日發表專題文章,關注香港的「失蹤人口」。文章提到,6月以來,香港社交媒體上經常看到尋人個案,以年輕人為主,而警方對這些失蹤案例是「冷處理」。

因此,市民自發組成群組尋找,「香港失蹤人口關注組」就是臉書上一個比較受到關注的群組。報道採訪了群組發起人Tony。

Tony說,他跟好多人,都發現好多人失蹤,特別是8.31之後,常有浮屍案出現,他懷疑另有內情。Tony還說,自建立群組後,已建立約700個尋人個案,多數是學生。他們都是突然間失蹤。

圖為8月28日晚8時,Me Too集會現場。(宋碧龍/大紀元)
圖為8月28日晚8時,Me Too集會現場。(宋碧龍/大紀元)

自由亞洲曾就坊間流傳的失蹤者名單追查,亦訪問過關注事件的人權組織,都發現中共與港府官方公開的資訊太少、透明度太低,影響公眾無法查證事件。

一直關注反送中運動及警暴問題的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說,他們非常關注網上的「被失蹤」傳聞,因有關指控相當嚴重。他們所理解是有些人返回大陸過關時,被公安截查。對於離奇自殺案,警方都以無可疑處理,如果進一步推論是否有些「被消失」或被殺人滅口?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也表示,該組識的總部及不同地區分會,也收到很多類似失蹤消息的報料電郵,希望他們作出跟進,但因他們所掌握的資料不多,難以判斷及辨證真偽,無奈地只能繼續關注事件。

他表示,香港的問題必須委託像聯合國人權專家的人進行獨立調查,但目前香港狀況與新疆問題越來越相似,資訊流通性低、審訊變得隱密,使他擔心被捕者遭受不人道對待。

前往深圳出差時被捕的前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僱員鄭文傑日前透露,他在大陸被拘留期間遭受酷刑折磨,並親睹一群香港人被審訊,並從國安人員處得知,成批的香港抗爭者被送到大陸關押。

郭文貴此前在直播裏說,一些香港年輕人被列車運往深圳。並透露,中共不但在香港設有黑牢,姦殺許多女抗爭者,並且正在夜以繼日地趕工蓋香港集中營,複製新疆集中營。#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