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段時間,香港發生了自1997年以來規模最大的民眾反送中運動。期間,香港民眾體現出了頑強的意志、足夠的善意和充份的理性,但港府遲遲不回應民眾的訴求,香港警方以及假警察過度使用武力,不明身份的人暴力衝擊立法會而港警涉嫌配合做局,元朗白衣暴徙圍毆遊行民眾而港警視而不見。中共的喉舌當然是一如既往地顛倒黑白,而外交部、港澳辦和中聯辦則紛紛措辭強硬。同時,中共的軍隊在香港附近集結。面對香港民眾不屈不撓的抗爭,中共是否會出動軍隊在香港開槍就成了一個被廣泛關注的話題。近日,海外某爆料人士稱得到可靠消息,中共已經決定在香港戒嚴,時間就接下來的幾天之內。

筆者無從判斷這個消息的真偽,但是從中共的殘暴本性來看,這種可能性從來都是存在的。如果類似香港這樣的民意表達行為發生在大陸,早就被中共血腥鎮壓了。不要說開槍,中共屠殺維族和雲南沙甸回族同胞的時候,是動用了火砲的。畢竟香港不同於中國大陸,但是中共操縱香港警察和黑社會對付民眾的手法已經失敗,那麼出動軍隊就成了唯一的措施;香港民眾正在準備發起罷工,中共可能氣急敗壞,認為必須出兵。

需要明確的是,中共是否在香港動武,萬事具備,只欠決策。第一,中共破壞香港的法治、自由和民主的野心由來已久而且不會改變,這是中共本性決定的。香港與中華民族同宗同源,但是享受著法治、自由和繁榮,這個事實就足以令中共的謊言弱不禁風。而香港又緊鄰大陸,這個對比就更加強烈。中共在香港開槍的執行層面不存在任何問題。中共肯定早就做好了動武的預案以及所有的準備工作,不僅包括直接執行任務的人員、武器、車輛、監獄等等,還包括一系列的配套行動,如交通管制、通信和網絡的封鎖,抓捕民意代表人物,虛假宣傳栽贓民眾,酷刑折磨和金錢收買搞「電視認罪」等等。這都是中共恐怖獨裁幾十年積累的「寶貴經驗」,最拿手的東西。

如果中共在香港戒嚴,那將是中共隨後的瘋狂,不僅出兵容易收兵難,而且會引火燒身,極有可能成為中共解體的導火線,其後果主要體現在香港、國際社會、大陸和中共內部等四個方面。

香港不同於中國大陸,體現在兩點。第一,香港民眾沒有受過中共的洗腦;第二,香港是國際化大都市,備受國際社會關注。《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維護恐怖獨裁依靠的就是謊言和暴力,而且兩者是互相依靠互相補充的。如果要謊言要發揮作用,必須的條件之一是對民眾全面的洗腦。因為中共的謊言並不高明,比如黃繼光、半夜雞叫、依法治國等等,都是漏洞百出而且被事實擊碎,所以中共只能通過洗腦,壓制民眾的獨立思考意識,灌輸荒誕不經的所謂理論,改變民眾的思維方式,甚至要扭曲人性,顛倒善惡觀念,才能保證中共的謊言大行其道。香港不僅沒有中共的洗腦環境,而且保留了中華傳統文化並具備了現代民主法治人權的理念和制度。在沒有認清中共的本性之前,善良的香港民眾可能被中共的謊言欺騙一次兩次,但是善良不等於愚蠢,謊言畢竟是謊言。當香港民眾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逐漸覺醒的時候,中共的謊言也就失去了市場。如果對沒有被洗腦的民眾使用暴力,那等於赤裸裸的侵略,在維護統治方面的效果是大打折扣,而且副作用很大。不僅香港民眾不會屈服於暴力,而且中共雖然能控制港府的高層,但是無法控制廣大中低層官員。如果中共採取激進措施,會引起更多中低層官員的抵制和反對。已經有香港警察和公務員以匿名等方式揭露中共控制港府,勾結黑社會的真相,甚至建制派的議員也發出了不同於中共的聲音。在香港民眾洶湧的民意麵前,有理由相信這僅僅是個開端,會有更多港府公務員和警察選擇與香港民眾站在一起,維護香港的法治和自由,而中共扶植的代理人的醜聞也將被爆光。

香港民眾也不是孤立無援的。香港之所以繁榮,就是在於法治環境和自由開放。英美等主要發達國家不僅在香港有巨大的政治經濟利益,而且也嚴厲譴責中共對人權、信仰和言論自由的踐踏。7月30日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要求香港政府保證民眾遊行集會的自由,要求中共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如果六四在香港上演,可以預見國際社會將對中共進行極其嚴厲的制裁。這種制裁顯然不會侷限在經濟領域,而是會涉及政治、軍事和外交;不會僅限於對中共整體的制裁,還包括對中共高官個人的制裁,例如公開中共迫害人權信仰的罪證、凍結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產等等,直接危及中共的政權。

同時,如果說中共在香港已經撕破臉,那麼對台灣還是戴著一副溫情脈脈的面紗,因為台灣畢竟還沒有被中共控制。如果中共在香港動武,只能促使更多的台灣民眾認清中共。中共的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由常委擔任,但是台灣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一定由黨魁擔任。一把手管對台事務,這是中共不成文的規定,可見中共對台灣的重視。上次台灣選舉前恰逢中共推行假普選被香港民眾抵制,台灣民進黨提出一個競選口號「票投國民黨,台灣變香港」。如今台灣又面臨大選,如果中共在香港戒嚴,那麼中共處心積慮幾十年的謀劃和努力將瞬間付之東流。

中國大陸雖然還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之下,但是已經民怨沸騰,各種社會矛盾都處在爆發的臨界點。在信息技術高度發達的今天,中共在香港的暴行以及香港民眾的英勇抗爭等資訊必然也會傳播到大陸,這將促使更多的大陸民眾覺醒。這對中共來說是最致命的打擊。

中共內部的矛盾再次升級。中共做出在香港戒嚴的決定本身就是矛盾激化的一個結果,而戒嚴帶來的各種後果將進一步激化已有的矛盾。

按照中共的體制規則,在香港動武這樣的決策,必須要經過黨魁的同意。不管習近平本人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態度如何,他不會輕易拍板出兵香港,因為習近平在香港事務上的權力和責任是不對稱的。港澳事務的領導權一直在江派手中,雖然習近平在做儲君時擔任過港澳事務領導小組組長,但是他當時肯定是要保持低調避免樹敵,更重要的是他也處於被架空的狀態,中聯辦港澳辦都是江派班底。中共體制內權力分贓遵循的基本原則是世襲,前任官員對繼任者人選有很大發言權。江澤民安排吳邦國出任總理,朱鎔基堅持由溫家寶接任,權力頂峰的江澤民也只能妥協;周永康也是安排薄熙來接任政法委書記的。現任常委中只有韓正是鐵桿江派,那麼就由他擔任了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這個權力格局至少在表面上就是自相矛盾的,韓正作為常務副總理,居然在港澳事務上擁有比總理還大的權力。也就是說,習近平在港澳事務方面沒有權力卻要承擔責任,如果他真的同意出兵,最大的可能是出於江派的壓力,比如江派以香港為藉口逼宮,指責習「優柔寡斷」、「缺乏領導能力」。但是習一旦同意之後,等於授人以柄,矛盾就更加嚴重。江派隨時可以搖身一變,把所有責任再推給習,「決策失誤」、「缺乏領導能力」。那個時候,圖窮匕首見,或者習近平把江派一網打盡,或者習近平被中共體制拋棄成為替罪羊。無論如何,對中共來說都是分崩離析。

中共或許認為在香港戒嚴是有利於中共的,至少是利大於弊。事實上,愚蠢的中共從來都是弄巧成拙,選擇的往往是最快加速其滅亡的那一條路。對於香港民眾來說,要保持樂觀、勇氣和智慧,避免直接暴力衝突,和平理性抗爭,靜觀中共在瘋狂中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