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周,香港爆發空前的反「送中」大遊行,不僅引發全球對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關注,也讓中共政府在這一事件背後的角色登上國際輿論的焦點。外媒報道,反送中運動有三大不尋常特點,北京在這一過程中低估了港人的憤怒。

「日經亞洲評論」報道,當鄧小平當年提出「一國兩制」的原則來治理香港、保證香港50年的高度自治和言論自由時,人們當時就已經對50年後香港會發生甚麼表示擔憂。而現在,距離50年的承諾還有近30年,人們就面臨一種新的現實,那就是,中共領導人對香港更加強調「一國」而不是「兩制」。

上周日(6月16日)在香港爆發的反「送中」大規模抗議遊行達到高潮,人們高舉著各種標語,明確表明對中共控制說「不」。這次抗議遊行讓很多人想起了2014年香港爆發的一系列爭取真普選的公民抗議運動,也就是雨傘運動。抗議者要求在北京允許的範圍之外,獲得更多的公民參與權。

中共當局拒絕聽取香港人民的訴求。多名被選入2016年香港立法會的親民主議員被取消資格。日經報道,中共當局的信息很明確:北京不會容忍香港政界有親民主的異議者。

近年來,香港的言論自由也受到威脅,2015年,一些香港居民因出售批評共產黨的書籍而被中共當局綁架和拘留。許多人之前擔心的中共對香港的控制在1997年後的20年內已經正在變成現實。

中共低估了香港人對一黨專政的不信任

日經稱,中共領導人似乎有信心,大陸已經加固了對香港的控制,最近的經濟統計似乎給了中共政府這樣認為的理由。自1997年以來,上海和深圳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已超過香港。香港現在不到中國GDP的3%,低於當時的18%。但中共似乎低估了香港人對大陸一黨專政的不信任。

《華爾街日報》報道,面對自1997年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公眾抗議,林鄭月娥上周五前往深圳與中共政府官員會面。她帶回的計劃是在不失臉面的同時,力求恢復秩序。她於是在上周六(6月15日)宣佈了中共政府支持的無限期暫緩修訂《引渡條例》。

暫緩而不是撤回修例。日經分析說,對於中共領導人來說,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折中,中共很可能希望讓這個事件暫時平息下來。

然而,中共領導人錯估了香港人。第二天,大約200萬港人再次走上街頭,要求完全廢除修改「引渡條例」。這是自英國1997年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以來香港爆發的規模最大一場遊行集會。

報道稱,香港的政治動盪在林鄭月娥宣佈暫緩修例後沒有任何鬆緩的跡象。港人對北京強硬戰術的多年不滿正達到沸點。

報道強調,由於中共逐漸剝奪了其向香港人所承諾的自治權,因此,香港人憤怒的根源遠遠超過這個有爭議的「引渡條例」。香港代表著中共政府的核心國家利益之一,處理不當可能會破壞中共當局的基礎。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政治經濟學教授Ho-fung Hung表示,這一事件表明,香港社會堅決反抗中共對其現有自由的直接攻擊,而中共政府還沒有找到一個能在避免大規模混亂甚至發生流血事件的情況下限制香港自治權的辦法。

BBC報道,香港各行業對修例表示擔憂,揭示了對中共政府的不信任。美國之音也稱,香港市民大多極度不信任專制制度下中國大陸的法制並對其擔心。

香港人表現了非凡的勇氣

香港人已經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支持。英國《金融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說,香港人民敢於直面當權者,表現出了非凡的勇氣。

可以想像,如果修改《引渡條例》得以通過,不但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而且也會讓中共的司法系統直接干預香港。

《經濟學人》說,香港的強烈反抗令香港政府和北京領導人為之震盪。

文章總結了香港人民上周抗議的三大特點:

其一,人數空前;其二,參加抗議的大多數人是年輕人。他們對北京對香港的嚴厲管制不滿,並非因為懷念英國殖民時期統治的緣故;其三,本次抗爭顯示了香港人民非凡的勇氣。

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中共曾明確表示將不再容忍「犯上」行為。但香港抗議者頂住催淚煤氣、橡皮子彈以及法律報復的威脅再次走上街頭抗爭,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抗爭關係到香港的未來。

CNBC報道,16歲的Nicholas Yan說:「我認為香港還活著」,他並補充說,因為香港人民仍然「有機會」將其從危險中拯救出來。

《華日》引述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 Yeung)的話說,香港人並不愚蠢,他們知道甚麼時候斧頭會砍下來。

報道還引述25歲的活動人士羅冠聰(Nathan Law)的話說,香港人對逆境的容忍度很高,但一旦你越過了他們的底線,他們便會強勢爆發。羅冠聰表示,過去幾年緊張局勢一直在發酵,直至達到沸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