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首試圖修訂中共支持的引渡條例,引發全球關注。美媒表示,中共政府對香港日益收緊的控制,這次遭到香港人前所未有的抵制,也給中共領導人帶來了最引人關注的挑戰。

雖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周六(6月15日)宣佈無限期暫緩修訂引渡條例(簡稱修例),以安撫抗議民眾,但港人並沒有因此而停止他們要求撤回修例的訴求。周日(6月16日),聲勢浩大的反「送中」人潮在香港市中心湧動,為期一周的示威活動由此達到高潮。

估計約有200萬抗議者參加,為自英國1997年將香港主權交還給中國以來香港規模最大的一場遊行集會。對於這次的香港反修例遊行,中共一方面表示堅決支持越發陷入困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另一方面又加緊屏蔽有關香港抗議的新聞,擔心任何大型公眾集會都可能激起大陸的抗議活動。

引渡條例的修訂若得以通過,將允許把中共宣稱的疑犯引渡至中國大陸,在不甚透明的司法體系中受審。批評人士指出,這個修例可以被用來對付那些中共不喜歡並希望壓制的人,比如用於政治犯罪以及宗教和權益案件。在大陸採訪敏感話題的記者,即使能夠順利把訪問材料帶到香港,也可能因為報道而激怒中共政府,從而被以「非政治性」的罪名提告,中共再向香港方面提出移交。

反「送中」遊行 令北京陷入困境

《華爾街日報》報道,在竭力應對中國經濟放緩以及頗為激烈的中美貿易爭端之際,北京方面正尋求展示「強大」、「沉穩」的形象。而香港空前的動盪讓中共當局陷入困境。

路透社報道,香港史學者曾銳生說,香港這事讓習近平在G20期間可能在與特朗普會面時沒面子,面臨尷尬。

除了中美貿易及下滑的國內經濟令中共撓頭外,中共對少數族裔、宗教人士的打壓也備受國際社會的譴責。再有,中共在全球推廣的「一帶一路」發展計劃被批評是一個「債務陷阱」;中共精心培養的「國家冠軍」企業華為近期在海外市場不斷受挫。華為因被指充當中共政府的間諜工具,而被排除在多國的5G市場之外。美國還將華為列入了出口管制黑名單,使華為在海外的業務進一步受挫。

《華日》引述「Transnational China Consulting Limited」的董事總經理大衛‧茨威格(David Zweig)的話說,林鄭月娥願意做出讓步,說明此事對中美貿易談判和對台關係等更大的問題造成了不利影響。

報道說,香港長期以來都是中國與西方貿易和商業往來的重要陣地。香港的動盪局勢一方面可能會嚴重阻礙中國在不引發內亂的情況下將香港融入中國的長期目標,另一方面也有可能誘發中國大陸的類似行動。

大陸和香港的英式司法體系幾乎完全不同

《華日》說,香港政府的引渡條例修訂是試圖實現北京方面的一個長期願望,後者多年來一直希望與香港達成一項引渡協議。

中共的司法體系缺乏透明度,定罪率較高,與香港基於英國模式的普通法體系幾乎完全不同。中共官員也有利用法庭打擊異見人士、虐待嫌疑人及禁止嫌疑人尋求律師幫助的歷史。在香港,嫌疑人被推定無罪,有權接受符合國際公平標準要求的審判。由於擔心其司法獨立和人權記錄,中共一直被排除在香港的引渡協議之外。

華日報道說,林鄭月娥這次提出修訂引渡條例實則低估了香港普通民眾甚至包括她常常視為盟友的商界人士對北京的不信任程度。雖然1997以來香港不時與北京方面就其政治和司法自治的邊界發生爭執,但這一次有所不同。這次規模前所未有。

很多大陸新移民也參加了反「送中」法遊行。他們表示,「千辛萬苦才來到香港,為甚麼要讓香港和大陸一樣呢。」

中國問題專家:對於目前的結局不要太天真

林鄭月娥周六宣佈暫緩修例。但《華日》指出,暫緩而不是撤回修例,這使得中共政府可以將此次香港的抗議活動描述為溝通不善及外部勢力煽動的結果,而不是決策失誤。

報道說,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政治經濟學教授Ho-fung Hung表示,這一事件表明,香港社會堅決反抗北京方面對其現有自由的直接攻擊,而中共政府還沒有找到一個能在避免大規模混亂甚至發生流血事件的情況下限制香港自治權的辦法。

牛津大學中國中心助理研究員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表示,在本月晚些時候即將參加G20峰會之際,北京方面或許不希望香港爆發重大的社會和政治事件。

「他們暫時允許異見人士的宣傳和政治主張佔點上風」,馬格努斯說,然而,「你要是樂觀地認為這是遊戲的結局,就太天真了。」

美國議員和英國政界人士發出了更多警告,指修例對香港的地位構成威脅。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內的部份國會議員,已就香港的修例表態。

佩洛西在6月11日發表聲明說,被中共控制的香港立法會提出的《逃犯條例》修正,顯示中共明目張膽地踐踏香港法治的企圖,藉以箝制異議並扼殺香港人的自由。

香港民主派議員認為,修例表明中共違反了在2047年之前給予香港法律自治權的承諾。

活動人士:香港人的底線一旦被越過 就會強勢爆發

CNBC報道,16歲的Nicholas Yan說:「我認為香港還活著」,他並補充說,因為香港人民仍然「有機會」將其從危險中拯救出來。

《華日》引述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岳橋(Alvin Yeung)的話說,香港人並不愚蠢,他們知道甚麼時候斧頭會砍下來。33歲的金融服務業從業人員李梅(May Li,音譯)說,儘管她通常不關注政治新聞,但引渡法案的內容令人生氣。她說,雖然自己不太可能被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因此引渡法不會直接適用於她,但她認為,該法案帶來的影響將損害她周圍的開放社會,令異見人士、記者和人們自由發表言論的意願受到威脅。李女士動員周圍的朋友參與遊行。

報道還引述25歲的活動人士羅冠聰(Nathan Law)的話說,香港人對逆境的容忍度很高,但一旦你越過了他們的底線,他們便會強勢爆發。羅冠聰表示,過去幾年緊張局勢一直在發酵,直至達到沸點。

林鄭月娥上周的目標一個也沒有實現,她與香港人之間的關係受損,北京方面也開始對她不太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