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揚的煉功音樂伴隨著晨曦與微風,讓綠意盎然的倫敦攝政公園內更加靜謐。2019年8月30日一大早,來自30多個國家的部份法輪功學員一起在攝政公園煉功。數位不同族裔的法輪功學員在受訪時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找到生命意義的經歷。

奧地利女子找到生命意義

2019年8月30日,在倫敦攝政公園的草地上練習舞龍的Doris Kowalski和女兒合照。(陸漫/大紀元)
2019年8月30日,在倫敦攝政公園的草地上練習舞龍的Doris Kowalski和女兒合照。(陸漫/大紀元)

Doris已經修煉法輪功16年了,今天她帶著女兒來到倫敦參加法輪大法的遊行,她看起來溫柔嫻靜,然而16年前的她則是一個吸煙、酗酒、嗑藥,十年不與家裏聯繫的人。

在一位朋友的介紹下,Doris開始閱讀《轉法輪》,她說:「當時我感覺到了一種非常強的力量,推我起來,讓我發生變化,馬上戒了煙、酒等等不良嗜好,並且開始能與家人和睦相處。」

一路走來Doris感慨良多,她很希望向那些與曾經像她一樣迷茫的人說:「我知道他們中大部份人的日子不好過,所以選擇酗酒和吸毒來麻痺自己,逃避在現實中的掙扎。(法輪大法)真的讓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得非常地積極向上。」

當Doris被問到讓她突然間改變自己的關鍵是甚麼時,她說:「通過閱讀和理解(大法)書,我發現原來這就是我(活著)的目的,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他讓我放下了原來的生活方式,向前走,成為一個好人,這是我內心深處的願望。」

看到Doris的變化,最驚訝的莫過於她的父母親,然而由於中共的抹黑宣傳,一開始Doris的父母對於她學煉法輪功感到很擔心,也不理解。但Doris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發生了巨大改變,讓她的父母不得不歎服,在進一步了解到法輪功其實是叫人修心重德的修煉法門後,他們現在非常支持她修煉這種古老的中國功法。

「選救護車還是選煉功?」

來自德國的Sumpf夫婦於2019年8月30日參加了在倫敦的法輪大法遊行,出發前在攝政公園與來自30多個國家的學員一起煉功,讓Bernd Sump先生感到格外的寧靜。(陸漫/大紀元)
來自德國的Sumpf夫婦於2019年8月30日參加了在倫敦的法輪大法遊行,出發前在攝政公園與來自30多個國家的學員一起煉功,讓Bernd Sump先生感到格外的寧靜。(陸漫/大紀元)

來自德國的中學教師Bernd Sumpf和太太Kathrin Sumpf介紹自己是去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他的太太已經修煉法輪功5年了,而自己是因為健康問題才開始嘗試法輪功,他說:「當時我太太說:『你要麼上救護車,要麼開始和我一起煉功。』我說:『那我還是煉功吧。』」這段回憶讓他很開心,說到這裏不禁哈哈笑了起來。

煉功之後Bernd的健康問題得到解決了,他說:「就連牙齒問題也好了,這些事情我也沒有想太多,但這些身體上的毛病都沒有了。」

談起自己現在每天必做的事情,Bernd說:「我現在基本上每天會讀一講《轉法輪》,九到十天就能看完全部九講,之後又從第一講看起,就這樣一遍一遍的學,有意思的是,每看一遍,我都能發現一些新的內涵。」他不由得感歎佛法修煉很神奇。

「這次因為有法會,所以我們來到了倫敦,我覺得很開心,大家在一起煉功,感覺非常平和。」他想對還沒有了解過法輪功的人說:「我覺得修煉法輪功對生活很有幫助,能讓我們自己更輕鬆,與他人融洽相處,真的很好。」

學法輪大法 明白生命的珍貴和美好

來自保加利亞的法輪功學員Kremena Krumova參加了2019年8月30日在倫敦的大遊行活動。(陸漫/大紀元)
來自保加利亞的法輪功學員Kremena Krumova參加了2019年8月30日在倫敦的大遊行活動。(陸漫/大紀元)

來自保加利亞的法輪功學員Kremena Krumova是保加利亞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編輯,目前在瑞士生活,今天她也參加了早晨在攝政公園的煉功。自2001年開始,她已經修煉法輪功18年了,是當年還在學校讀書時由一位朋友向她介紹的。

當時Kremena一直想要尋找生命意義,她說:「閱讀大法書解答了我所有問題的答案,給了我很大的希望——生命是珍貴的,並且是積極向上的,也很美好。」

談到自己的修煉過程Kremena坦言修煉並不容易,一些執著的東西很難放下,她說:「修煉中也充滿了考驗,比如在工作中我必須接受各種不同的情況,放下,然後去包容,當然到最後對我來說都是好事情。」

Kremena說她也向很多人介紹了法輪大法,她的先生原本不修煉,但是他很樂意和我一起參加大法的活動,幫忙舉橫幅等等,「他覺得大法很美好,他說我的師父也是他的師父,漸漸地他也成為了大法弟子。」Kremena還說:「我先生的母親現在也和我們一起修煉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