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小學時,喜歡讀書的姚啟文整天捧著四大名著,懵懂中「修煉」的想法就像一顆種子,從此埋在了心間。隨著年齡的增長,姚啟文開始思考,「如果人就這樣活一輩子,那不是白活了,不如去修煉啊。」

姚啟文的高中時代,正好趕上大陸掀起了氣功熱潮,他也加入其中。氣功學了不少,可他始終覺得並未找到自己要找的。於是他進教堂、練瑜伽,在人生的道路上兜兜轉轉,尋找著連他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真法真道。

1988年姚啟文來到了悉尼,身在海外的他是否還能找尋到心中的那份期盼?

1995年12月的一天,正在新南威爾士大學IT專業讀大一的姚啟文去逛悉尼市中心的中國城,在一家叫藝風的書店裏,他看到了一張法輪功的簡介,「我當時看了法輪功的介紹後,覺得這個功夫應該挺高的。」

於是,他撥通了上面的聯繫電話,向那位法輪功學員借了本《轉法輪》,「越看越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他說,「我又向這位法輪功學員借來李先生的講法錄像帶來看,從那時起真正地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初見聖者 從緊張興奮到幸福

學煉法輪大法八個多月後,1996年8月2日,這個日子像是刻在了姚啟文的腦袋裏。「這天是師尊首次光臨澳洲的日子。」

在那之前三四天才得知師父要來澳洲的消息。姚啟文和另外幾個學員用A4紙打出這個消息去中國城和附近地區張貼。還有幾個學員湊錢在一份中文報紙上做了大概四分之一大小的廣告。

姚啟文當時心想,如果能來一百來人就滿足了。但實際上,8月3日,來聽法輪功創始人李先生講法的人數達到了三四百人。

姚啟文說:「剛剛見到師父時心裏很興奮、緊張並伴隨著難以言表的幸福感,但走近師尊身邊,整個人卻是出奇的平靜和自然,整個人的思想都空靈純淨起來。」

「我當時覺得師父舉手投足間總是那麼灑脫非凡,」說起對師父的印象時他說,「師父總是關照到所有細節。」

「師父與在會場門口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握手問候,還特意與當時唯一一位在門口幫忙的西人學員多談了幾句,我有幸在旁做了中英文翻譯。當時我覺得師尊想得十分周到,連這點小小的細節也考慮到了。」他說。

多年後,姚啟文明白了這就是師父教導的「懷大志而拘小節」。

1996年8月3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一次蒞臨澳洲講法。(明慧網)
1996年8月3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第一次蒞臨澳洲講法。(明慧網)

姚啟文說起當時還有一點讓他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師父很耐心。無論大家問甚麼問題,師父都耐心解答,即使大多數問題在《轉法輪》中都能找到答案,師父依然不厭其煩地詳細回答。

「師父那天站在那裏講了大約五個小時,中間只休息了十來分鐘。講完法後,天已經快黑了,還有很多人擁過來圍著師父,讓師父簽名。師父就耐心地一個一個簽,大約簽了將近一小時吧。最後師尊和在場的學員一起合照留念。」他說,「我記得這一整天下來,師父就只在下午簡短的法會間歇時間裏喝了點瓶裝水,從早上直到天快黑了還未見吃甚麼充飢的食物,但很照顧大家簽名和照相的要求。」

位於悉尼市中心的達令港(Darling Harbour)坐擁海濱美景,遊客如織,即使20年前也是人們休閒娛樂的首選地之一。

姚啟文記得,師父路過這裏時,曾對幾位陪同的法輪功學員說,在達令港這地方建立個煉功點不錯嘛,這地方人也多,還免了花錢在報紙上介紹法輪功了……

幾天後,姚啟文和另外兩三個法輪功學員利用周日在達令港被稱為「小樹林」的地方開始煉功,人多時一度超過200人。

三個月後的驚喜

三個月後,1996年11月24日。

那天早晨10點左右,姚啟文和二十多個學員正在煉靜功,突然他像有甚麼預感似的睜開了眼睛,隨即心裏一震,師父正向他們走過來。

難以置信的姚啟文以為自己眼睛花了,再定睛一看,一位跟在師父身後的同修,對他正打著手勢,他猜出是「趕快起來迎接師父」的意思,可他再看向師父,師父也打了個手勢叫他不要動,繼續煉功。

於是姚啟文沒有動,但還是忍不住再看看師父,師父從大家身邊經過,腳步輕輕的,落地無聲。他看到師父走得並不快,可跟在師父後面的幾個學員小跑的、大步走的,都還是與師父拉開了一段距離。

師父走到了學員後面看著大家煉功。姚啟文當時在煉功點負責拿錄音機放煉功音樂。這下,他靜不下來了,心裏七上八下,一個小時的靜功才開始十幾分鐘,他知道師父不想打斷大家煉功,可他也不忍心讓師父站著等到結束。

「我硬著頭皮,輕輕走到師父跟前行禮後,詢問師父我是否應該叫大家停下來,師父笑笑說還是要讓學員們煉完功再說。」姚啟文只好站在一旁不語。

又過了幾分鐘,這幾分鐘對於姚啟文來說異常漫長。他再次鼓起勇氣開口:「師父,我叫他們停下來好不好?」師父對著他笑笑,看著他說:「音樂停了也就停了。」姚啟文想了想,慢慢走近錄音機,把音樂慢慢調小、停下,他對大家說:「師父來看我們了。」

當時正在煉功的人睜開眼睛,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地四處看,看到師父,大家才醒過神來,驚喜地圍攏到了師父身邊。

11月26日,李先生第二次在澳洲悉尼講法。(明慧網)
11月26日,李先生第二次在澳洲悉尼講法。(明慧網)

11月26日晚,在悉尼市中心的Masonic Centre,李先生與澳洲的法輪功學員再次見面,這次來的人數超過了600人。

姚啟文一邊在現場幫忙接待,一邊在想,「能和師父握握手就好了」,但心中的敬畏讓他猶豫不決,「要是師尊向我伸出手和我握手就好了。」他又想到。

姚啟文清晰地記得那天師父準時到達會場,但令他驚奇不已的是,師父就像看穿了他的心思,慈善地笑著並向他伸出手來,「握上師尊的大手,柔軟溫暖,是一種難以形容的幸福感。」

當晚會議接近尾聲時,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不想離開,希望師父能多講講,但會場租用時間已到,姚啟文說師父當時回應大家時表示,若會場租用時間超過的話,租金就要多交,為了不增加學員們的經濟負擔,最好還是儘量按時結束。

在姚啟文心裏,師父的一言一行,都體現了對學員們的關心。

「師父的言行我們永遠學不完」

1999年5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在悉尼舉辦的「全澳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並講法。(明慧網)
1999年5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在悉尼舉辦的「全澳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並講法。(明慧網)

1999年5月2日至3日,李先生再次蒞臨悉尼。

此時,正值舉世矚目的「4.25法輪功和平上訪」事件發生一周,姚啟文當時覺得公安的迫害打壓或許會升級。

與前兩次見到師父時激動、興奮的心情不同,姚啟文的內心隱約感到一絲沉重,但這種感覺隨即被忙碌的接待工作沖淡了。

5月3日晚,來自澳洲及世界其它國家和地區的2700多位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悉尼達令港國際會展中心召開的 「全澳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

大法弟子向李先生獻花。(明慧網)
大法弟子向李先生獻花。(明慧網)

當晚法會結束後,姚啟文和一些法輪功學員與師父一起用餐。他覺得「師父表情有些凝重,大家的心情似乎也有些沉重。師父看見大家不動筷子,便笑著鼓勵大家多吃點,師父自己卻吃得很少」。

兩個月後,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全面迫害。從那時起,姚啟文投入大量時間與精力通過網絡幫助國內法輪功學員將國內的迫害信息傳遞至海外。

二十餘年的時光對姚啟文來說似白駒過隙,唯獨留在腦海中的往事依然清晰如昨。

姚啟文表示,自己有幸數次親見師父,師父常常穿著一件洗得乾乾淨淨、顏色開始變淡的T恤衫,飲食更是簡單。但師父無論甚麼時候都會細心地照顧到身邊人的感受。

「除了大法的浩瀚內涵,師父的言行也有我們永遠學不完的。」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