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如今處在有史以來最為危險的時刻。中共的軍隊已經在深圳待命,舉在香港民眾頭上的屠刀隨時都可能落下。

中共一旦在香港重演六四屠城慘案,不僅僅會造成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和制裁,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也將不復存在。

香港和大陸血濃於水

香港曾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成長的地方。孫中山在17-26歲時,大部分時間都在香港度過。孫中山於1923年2月19日在香港大學演說時指出:「我之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輒閒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閎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甚深之印象。」最後孫中山總結道:「我之革命思想,完全得之於香港。」

在歷史上,香港對中國民眾的善心和愛心,彌足珍貴,港人與中國民眾的感情,血濃於水。

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中國大陸民眾的大逃港中,香港對大陸逃港難民的救助,感天動地。

香港市民對沿街乞討的大陸饑民,非常同情,從慷慨施捨,發展到組織起來,救濟災民,以免難民被遣返大陸。

香港市民成群結隊,送水送餅乾食品,送衣送藥,有的開車把逃港者一批一批接去市區。在香港市區,不少歌舞廳都自動關門,停止娛樂。

港英當局設立了收容營,當遣返逃港者的車隊開出時,市民手裡拿著麵包餅乾,呼喊不停,許多的香港市民,跳到馬路當中,躺在高溫的路面,擋住了汽車。

「跳車呀!」「逃跑呀!」市民向著車上呼喊並指引逃跑路徑,許多逃港者紛紛跳車逃跑。

幾十年來,中國大陸每次發生比較大的天災人禍,收到的最多最快的賑災捐款,都是來自香港。僅2008年的四川汶川大地震,香港賑災捐款就超過230億。

30年來的每一個六月四日,成千上萬的香港民眾都會自發聚會,悼念被中共屠殺的死難者。

香港明珠失色

1984年12月,中方與英方歷時兩年並經過了22輪的談判,終於在達成《中英聯合聲明》。雙方談判的重點不是中方是否收回香港,而是中共收回香港後實施何種統治方式的問題。英方和香港民眾最大的擔心,也就是香港移交後,能否維持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其實,也就是能否保持香港的自由與法治。

《中英聯合聲明》最重要的內容就是: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但是將在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即「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將保持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即自由和法制50年不變,這是香港保持穩定和繁榮的基礎,這一點,已經成為中港英三方的共識,也是國際社會的共識。

但是,英國紳士遇到了土共流氓。香港主權移交中共22年之後,當初英國最為擔心和香港民眾最為恐懼的事情,已經成為了現實:22年來,在中共對香港社會全方位的滲透、操控與打壓下,香港的自由、人權與普世價值在逐漸喪失,香港赤化嚴重,香港社會嚴重撕裂。

香港曾是中國未來的希望和樣板

香港是貨幣自由兌換的天堂,在上百年英國的管理下形成天然的經濟市場,有健全的法律和稅務制度並與國際接軌。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位居世界排名前列。

香港的重要地位,使得香港成為聯繫中國內地與國際經濟發展的紐帶,同時,香港的自由經濟市場也是中國大陸未來經濟與政治發展的範本和標桿。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對中國大陸的社會和經濟穩定至關重要。

香港的繁榮和經濟成就,來自於保障經濟繁榮所需要的社會環境:言論自由和獨立公正的司法。言論自由下的新聞自由可以對政府公權做出有效的監督,獨立於政黨政府之外的司法,可以有效的制止違法犯罪。這也是每一個擁有自由制度下國家所需的基本條件。

當初鄧小平對香港實施所謂「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政策,也是因為中國大陸經濟發展模式走入死路,香港的政治、經濟和金融都與國際社會高度接軌,能夠控制住香港並保持其繁榮穩定,也是為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和政治轉型提供了可能。雖然香港主權被中共接管,香港之所以繼續吸引全世界的投資成為繁榮的國際大都市,更重要的原因,在於香港的「一國兩制」下的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與民主制度下的法制環境。

中國當政者勿釀千古大錯

在這次持續兩個多月港人反送中運動中,香港民眾的全部訴求都是合理的。香港民眾展現了巨大的民意,也展現了罕見的和平理性。香港的法治、和平、繁榮、自由,是中國未來的樣本,對任何希望中國走向美好明天的人,尤其中國當政者來說,都是值得珍惜的。

香港作為矗立於自由世界與中共專制政權對峙的前哨,在其代表的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與中共共產專制之間的對立中,使得全世界能夠更清楚地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中共對全世界的威脅。同時,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香港人喊出「打倒中共」和「天滅中共」的口號,猶如吹響了全民抗共的號角,這呼聲代表了巨大的民意,這其實也是億萬中國大陸民眾的心聲。

一個國家能否有自由法治,民眾能否有言論和信仰自由,能否不在恐懼下生活,這都是屬於普世價值和國際共識。中共想要繼續關起家門、對民眾為所欲為施暴和犯罪,已經不可能了。如今川普政府對香港問題的關注和聲明就是明證。

中共在香港向全世界展示赤裸裸的暴力,其實是中共政權邪惡本性的大暴露,同時,香港還是中共政權內部權力鬥爭的戰場和延燒。中共內部中的一部分最邪惡的勢力,希望香港出現動亂,把現任者推向動武的懸崖,背負千古罵名。此前在香港的雨傘運動中,這些勢力極力製造衝突想要造成軍警開槍,但是,當時北京當政者保持了一定的清醒與克制。

如今,在香港的這個危急關頭,中國最高當政者更要三思而行,慎之又慎。對於中國的當政者來說,面臨著重要的選擇:如果站在歷史的對立面,就是毀掉自己的未來;誰升級暴力,誰就是在對港人和中華民族犯罪;誰出兵香港,誰就是在成為千古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