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對香港反送中抗議者的暴力鎮壓,讓一國兩制、兩岸關係成了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9月4日,美國國會的四大常設機構之一,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簡稱USCC)召開了「2019年中美關係回顧」聽證會,邀請九位專家出席,從香港年輕人為甚麼要上街,到中共對全世界的滲透,以及台海戰爭爆發的可能等一系列問題發表了看法。

香港現況引台灣人恐懼「一國兩制」

華府智囊「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 CSIS中國力量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認為,香港的抗議活動對台灣產生了重大影響,而這種影響取決於抗議者與港府之間的分歧最終如何解決,而且可能成為影響台灣明年1月選舉的一個因素。

她說,北京正在放棄維持香港自治權的跡象,引起了台灣人對他們自己未來的恐懼。對在台灣實現「一國兩制」的焦慮,隨著親共港府無視抗議者的要求而增加。甚至支持改善與中國大陸關係的國民黨支持者,也不願意放棄他們在台灣民主政體下所享受的廣泛自由。

葛來儀說:「在我看來,兩岸關係在不可阻擋地走向危機。如果蔡英文贏得連任,她不太可能採取激進的、可能讓習近平陷入困境、挑起軍事反應的台獨政策。中國可能採取更嚴厲的措施反對台灣,但不太可能放棄其追求「和平發展」的海峽政策。如果國民黨在立法中獲得多數席位,中國的信心將得到加強,導致政治僵局。然而,即使民進黨保留對立法院的控制權,蟒蛇戰略(指北京對台灣的外交封鎖)的成本​​/收益換算,對中國來說仍然比戰爭更有利。」

「如果韓國瑜市長勝選,可能會導致兩岸關係在至少幾年內得到改善,特別是如果國民黨取代民進黨獲得對立法機關的控制權。然而,大多數台灣公民對過於接近北京的擔憂,可能會限制韓國瑜發起兩岸政治談判或採取其它可能引發國內爭議並在政治上削弱他的措施。」

中共不要打仗 要「芬蘭化」台灣

她預測說:「如果中共領導人失去耐心,可能會在5到10年內出現『引爆點』,以應對國內要實現祖國統一的壓力。兩岸軍事平衡向中共傾斜、以及對解放軍可能佔美軍上風的評估,可能會讓習近平相信有一個解決台灣問題的機會。」

今年1月,習近平罕見地發表了針對台灣問題的講話,稱「兩岸統一是歷史大勢」,「我們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選項」。

不過專家們仍然認為中共不太可能對台動武。哈德森學院高級研究員小克雷皮內維奇(Andrew Krepinevich Jr)說:「我完全同意:中國不想打仗。他們想要的是將台灣『芬蘭化』(Finlandization),把軍事平衡不斷轉移,直到台灣人自己說:反抗無用。」

芬蘭化是指在世界二戰結束、冷戰時期,北歐小國芬蘭以保持主權及領土完整之名,近乎無底線地聽命於強大鄰國共產蘇聯,不加入北約並與美國保持距離。

中共對世界特別是台灣強烈滲透

專家們也提出了中共對世界特別是台灣的滲透。

葛來儀說明,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國干涉台灣的民主政治,而且可以預計中共將採用各種手段影響選舉結果。這樣的干涉可以採取多種形式:通過社交媒體詆毀蔡英文;通過操控主流媒體支持北京首選的候選人;通過寺廟和農業協會在基層增加支持統一支持九二共識的選民;動員住在大陸的台灣商人及其家人返台投票,並鼓勵其親友投票給親中候選人;通過間接手段為反對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特定候選人提供財政支持。

前《洛杉磯時報》的記者瑪吉・法利(Maggie Farley)在喬治華盛頓大學西格爾亞洲研究中心舉辦的小組討論會上曾說:「台灣的社交媒體是中國虛假宣傳活動的沃土。」這種滲透源於四個因素:1)台灣公民對社交媒體的高度使用; 2)兩極分化的爭論台灣的身份和兩岸關係,以及由於保護言論自由的法律,政府可用的選擇有限; 3)台灣記者違反職業道德做法,包括為了讓自己的故事在社交媒體上傳播而不顧準確性; 4)中國僱用龐大的「五毛黨」操縱網上意見,以利於中共——根據報道,他們每天至少對台灣的網站發起2500次攻擊。

還有專家提出,不需要五毛黨,中國大陸人民已經被中共培養成了不能容忍任何不同意見的人。維珍尼亞大學政治學講師、香港中文大學全球政治經濟學兼職副教授林夏如說,在她的課堂上,大陸來的學生在與香港學生發生爭論時動起手來。

撒錢不能解決核心價值觀問題

她還說:「中國政府認為(許多中國人也同意這一點)——錢可以解決一切。這就大錯特錯了。他們說今天香港的(反送中)抗議和台灣對服貿協議的抗議是因為錢,我告訴他們:不是。因為如果是錢的問題,早就得到解決了。到處撒錢,只能暫時解決問題,深層的分歧在於價值觀、核心價值觀和不同的制度。」她說過去30年來,無論中共撒了多少錢,台灣人仍然拒絕接受它的統一就是證明。

來自香港的聖母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許田波(Tin-bor Victoria Hui)強調,香港人不是要獨立,他們只想維護他們的生活方式,希望中共政府不要干涉。她回憶說小時候,父母告訴她走失了就找警察叔叔。然而昔日「亞洲最佳」的香港警察現在卻成了鎮壓人民的施暴者。

專家們認為,美國和國際社會對香港和台灣問題的反應,也是影響中共決策的至關重要的因素。

喬治城大學Edmund A. Walsh外交學院亞洲研究主任麥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說,美國及其盟友歐洲和日本的制裁決心對中共是有威懾力量的。但是如果盟友自認為不會獲勝,威懾力就會減少,中共就會乘虛而入打破聯盟。「我們顯示出結盟的決心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這將會影響中共中央軍事委員認為自己是否能在發生武力衝突後所面臨的地緣政治和經濟孤立中倖存下來。」

USCC主席卡羅琳・巴塞洛繆(Carolyn Bartholomew)讚賞香港人的勇氣,特別是香港年輕人的優秀和創造力,「在一個無領袖的和平組織中,他們不斷改變策略,彼此關照,甚至能照顧到未參加抗議的人,老實說,這對全世界都是非常具有啟迪性的,大概也是中共最不喜歡的。」

她對北京政府所謂的外國勢力之說表示嘲笑,她說:「北京可笑地指責美國是香港事件的幕後黑手,與此同時,在世界各地的大學校園裏,有大陸授意的抗議者反對支持香港的抗議者,有時候還十分暴力。這非常具有諷刺意味——他們在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以剝奪香港人享有同樣的權利。」

巴塞洛繆說:「儘管香港局勢十分複雜,但是有一點是很簡單的:人們在為在我們國家受到珍視的價值觀而奮鬥:相信普世價值,相信普世人權。我們應該繼續和他們站在一起。」#

https://www.c-span.org/video/?463934-1/us-china-economic-security-review-commission-holds-public-he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