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日凌晨,黨媒《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香港機場被毆打,成為中共重點炒作對象。不過外界質疑這是中共導演的苦肉計。港人發現他疑似擁有雙重身份,沒有記者證卻在香港超期停留,違法工作,懷疑他有中共國安背景。

事發當天,香港網友就在社交網絡貼出照片,展示機場示威者在付國豪包中翻出的證件、銀行卡、文件、名片等物品。

抗議者在付國豪身上搜出的部份物品。(網絡圖片)
抗議者在付國豪身上搜出的部份物品。(網絡圖片)

照片顯示,他的往來港澳通行證、入境標籤、浦發銀行信用卡以及由中國民生銀行信用卡中心發出的信件上的姓名,都是「付國豪」、「FU GAO HAO」或「FU, GAOHAO」,但其民生銀行信用卡上的名字卻是「FU HAO」。

另外,民生銀行信用卡中心的信件上顯示,他以「付國豪」的名字擁有該行一張尾號4361的信用卡。而以「FU HAO」名字擁有的民生銀行信用卡卡號的倒數第4位數字是8。這顯示,他在同一家銀行擁有兩張以不同身份辦理的信用卡。

香港《蘋果日報》引述一名前中國記者分析,普通人在中國不可能同時持有不同名字的有效證件,除非他擁有國安等特殊身份,因此付國豪很可能是受指派到香港執行「特殊任務」,所謂「環球時報特派記者」不過是用來掩飾身份。

民生銀行信件還顯示,付國豪還擁有北京世華萬向資訊公司旗下台灣新聞部編輯的身份。世華萬向資訊的官網稱,該公司在港台設有分支機構,並和諸多美國智囊有溝通,公司旨在打造一個中國的「輿論陣地」,其新聞產品已成為「海外關心中國政治和社會發展建設的首選媒體」。

此前中共體制內人士曾揭露,中共外宣機構的駐外記者大多同時具有國安身份。

另外,付國豪的入境標籤顯示,他這次是以「訪客」身份進入香港,入境時間是8月6日,被批准可逗留到8月13日。但他在香港機場抓到時,已是14日凌晨。

付國豪的入境標籤顯示,他這次是8月6日以訪客身份入境香港,批准停留期至8月13日。(網絡圖片)
付國豪的入境標籤顯示,他這次是8月6日以訪客身份入境香港,批准停留期至8月13日。(網絡圖片)

港人質疑,付國豪已在香港超期居留,並且以訪客身份受聘於《環球時報》在香港工作,這都已違反香港法律。香港入境事務處卻以「不評論個案」為由拒絕回應付國豪超期逗留的問題,並替他辯解稱,訪客在香港參與活動是否構成僱傭工作「須視乎實際情況而定」。

記者查詢發現,自8月8日起,付國豪開始以「環球時報記者」的身份在環球網發表報道。第一篇報道就對香港海港城「拒絕警察入內」的告示展開批評。之後的報道也持續為香港警方洗地,並對反送中人士進行言辭激烈的攻擊,也包括手舉中共紅旗的「香港市民」到警署「慰問警察」等。

值得注意的是,付國豪這次入境香港是8月6日,受聘《環球時報》也是在8月6日之後,但是他的父親付學成14日接受上海黨媒《澎湃新聞》採訪時透露,付國豪到香港已經快一個月。目前尚無公開信息顯示,8月6日之前他在香港停留以及進出香港所為何事。

據此前港媒披露,付國豪13日晚11點左右出現在香港機場,穿著記者反光衣,偷偷拍攝香港抗議人士的大頭照。抗議者懷疑他是中共或港警的便衣,便截住追問。付國豪試圖逃跑未果,被抗議者按住後,又用英文自稱旅客,否認是記者。後來抗議者在他身上搜出中國護照,及印有「我愛警察」的上衣,但沒有發現記者證,便將他綁在行李車上,之後有人對他進行毆打。不久後,付國豪被送上救護車離開。

付國豪背包內搜到的「我愛警察」藍衣。(影片截圖)
付國豪背包內搜到的「我愛警察」藍衣。(影片截圖)

隨後,《環球時報》編輯部發表聲明,宣佈付國豪的身份是該報「派往香港機場執行採訪任務的記者」,並宣稱他被綁住手腳的時候說,「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

網友質疑付國豪在刻意挑動抗議者情緒,根本就是在「釣魚」。外界亦猜測這可能是中共導演的一個苦肉計,付國豪是在向同夥發出動手的信號。

在付國豪被抓前不久,還有一名疑似中共公安在機場內被抗議者識破,隨後由警察護送離開。外界質疑,中共這場戲碼可能沒有達到製造「抗議者行兇事件」的目的。

付國豪被抓後,中共的迅速反應似乎也印證了苦肉計的說法。14日零時左右,付國豪剛剛被打,中共黨媒就開始大舉炒作。據《澎湃新聞》報道,就連遠在天津的付學成,都幾乎立即知道兒子被抗議者控制的消息,直到凌晨兩點,已離開機場的兒子給他打電話後,他才放心。

在中共黨媒和五毛馬力全開的操作下,付國豪當日迅速登上了大陸百度、知乎和微博的熱搜榜榜首。當晚,付國豪還登上了央視《新聞聯播》,成為中共極力推舉的「英雄」,和遭遇所謂「香港暴徒行兇」的宣傳典型。

目前中共正在操控輿論,煽動大陸對香港反送中人士的仇恨,刻意製造和炒作所謂香港「恐怖活動」,包括被指偽造的「汽油彈燒傷警察」。與此同時,黨媒高調宣傳武警大軍開赴深圳,軍方亦公開叫囂「秋後消滅抗議者」。這些跡象令外界擔憂,北京已開始準備武力介入香港。#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