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這兩天,在中共官媒造謠污衊之下,《環球時報》記者、28歲的天津小伙子付國豪成了「英雄」,也使一直深陷負面輿論泥潭的北京,似乎看到了扭轉風向的希望。於是開動了所有的宣傳機器,使勁地煽風點火,使大陸民間瀰漫著一種狂熱和戾氣。

但是外界注意到,與大陸民間正在滑向危險邊緣的狂熱和戾氣相對應的是,香港示威民眾正在面臨著「鬼」的威脅,以及中共的大軍壓境。多家外媒表示,香港民眾在機場進行抗議是在向西方呼救,西方國家快驚醒。

知情人細說:如何現場抓「鬼」

付國豪本來是一個民不見經傳的小角色,自從8月13日在香港機場挑事行蹤敗露,他被中共打造成了「英雄」。當晚他被示威民眾現場抓「鬼」,捆綁住雙手,在他的隨身背包中搜出了「我愛香港警察」的T恤。這個T恤與8月5日持刀砍人的藍衣暴徒穿的T恤是同一款式,令人感覺十分可疑。

最初發現「鬼」的人,是化名叫做阿銘的示威者和幾位同伴。他們注意到機場大樓裏有兩個形跡可疑的男子,「眼神非常不同,不斷地四處看」,阿銘悄悄拍下了他們的照片。

眾所周知,做賊心虛的人,眼神都是游移不定的,擔心被人發現。阿銘告訴德國之聲,這2個坐在一起的人,發現阿銘及同伴在觀察他們後,離開了原位,轉到了人少的位置。

阿銘和同伴一直在尾隨並觀察著他們的行動,越看疑點越多。阿銘大聲喊「阿Sir,你是否警察?」旁邊的人也跟著一起高聲質問,「鍾馗捉鬼」的場面出現了。

人們的質問像一聲聲驚雷,目光像一道道閃電,讓「鬼」現了原形。這兩個「鬼」並不答話,抬腿就跑,而且越跑越快,在轉角處又分頭跑。

阿銘追上其中一個「鬼」,其他示威者在他手機內發現了許多示威者的大頭照,刪除之後讓他離開了。

另一個「鬼」也被捉到了,隨身背包裏有兩條木棍和證件。隨著人們的扒皮,「鬼」的真實身份曝光了。全廣東只有他一個人叫徐錦煬,是深圳公安福田分局的輔警。翻查他的手機,發現他剛被一個微信群組踢出,事前曾有指令「一起去第二客運大樓」。

這就證明,混雜在示威民眾當中的,可能不只被抓的這2個「鬼」。開始人們懷疑是警察,豈料是大陸公安的「鬼」,這讓香港民眾情緒更加激動、甚至憤怒。阿銘說,「如果他是公安來香港監視或執法,一國兩制是否已經名存實亡?這令人非常不安。」

香港警察已扮過「鬼」

香港示威者之所以注意到「鬼」,是因為8月11日香港警察已經扮過一次「鬼」。在銅鑼灣,多家媒體捕捉到,穿著示威者黑衣裝扮的人,用警棍打示威者,並協助警察拘捕他們。

證據確鑿,警方高層也承認,從6月反修例運動以來,的確派出警察喬裝成「不同人物」和「切合當時環境的人」,處理示威活動。但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拒絕披露臥底警察的行動細節,只說「不會挑起事端,也不會犯法」。

不過他越這麼說,越讓人覺得可疑。因為7月1日晚上衝擊立法會事件中,開始有幾個人非常積極衝撞立法會大樓的玻璃。但是當人們進入立法會後,那幾個人卻不見了。這些人是誰?會不會也是警方的「鬼」?

這些鬼「都有挑釁行為」

至於鄧炳強說警察的「鬼」不會「挑起事端」,化名阿強和阿恩的兩人都告訴德國之聲,他們遇到的所有臥底警察,「事前都有挑釁行為」。

在換完衣服後,阿強和同伴準備離開,卻被一個「鬼」拉倒在地,並拿出警棍不停地打。情急之下,阿強揮動手裏僅有的鞋袋,「鬼」在躲閃之際,阿強幸運地逃脫了,但同伴沒他這麼幸運。

阿銘、阿強和阿恩都表示,不管是大陸公安的「鬼」還是香港警方的「鬼」,都會使前線示威者變得更敏感,更警覺。當然也會影響到彼此的信任度,使示威行動的速度受影響。

外媒:港人艱難抗爭 西方應驚醒

外界都看得出來,這是一場強弱分明的抗爭。《法蘭克福評論報》認為,拉鋸戰最終勝出的很可能是北京。正因為這樣,歐盟更應該向中共表明,歐洲非常重視民主與法治,「絕對不是嘴上說說而已」。

香港和中共很像是當年的西柏林和東德,香港民眾的反抗精神也很像是當年的柏林人。《薩爾布呂肯報》表示,西方國家「必須團結一致地要求踐行民主標準」,這也是對德國自身歷史的尊重。因為「在侵犯人權問題上,不存在內政」。

而《每日鏡報》指出,香港民眾選擇在機場示威,其實是在向民主國家呼救,西方必須聽到這種呼聲。意思是,即使是外國人,也有可能在這場民主對抗極權的抗爭中受到波及。西方國家明確支持今天的香港示威者,就是在阻止明天的潛在衝突發生。

人們不應該對中共抱有幻想,中共就是「反民主的」。香港民主運動,從民主國家政界得到的支持太少。《時代周報》表示,「對於所有落入中共威權懷抱中的國家而言,香港的今天就預示著他們的明天。那些親北京的國家必須好好想想,究竟還要在倒向中國(中共)的道路上走多遠。」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