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元朗白衣暴徒7.21襲擊事件發生後,香港社會上質疑 「警黑合作」的聲音鋪天蓋地。許多當事人在現場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事實,以及不少現場拍攝的影片均顯示,香港警方這次與元朗發宗暴力攻擊的歹徒關係蹊蹺。有泛民派立法會議員周二(7月23日)更公開質疑香港中聯辦為元朗事件的幕後黑手,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此事件。

7月21日43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後,元朗地鐵站及附近出現數百名身穿白衣的人士,手持棍棒及鐵條等器械,對剛參加完遊行乘地鐵回家的市民發宗暴力襲擊,甚至衝入車廂對乘客進行無差別攻擊。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和媒體記者受傷住院,期間還有一名孕婦被打倒在地。這些暴行震驚了國際社會。《路透》、《英國太陽報》、《悉尼晨驅報》等西方媒體在報道這次攻擊事件時,都直接或間接點出白衣人系黑社會成員,而他們能夠如此肆無忌憚地橫行霸道,是因為他們背後有中共政府在撐腰;香港泛民派立法會議員以及元朗區議員黃偉賢更將質疑的矛頭直接對準了被民眾戲稱為「港府太上皇」的中聯辦,懷疑香港中聯辦就是元朗暴力襲擊事件的幕後黑手。

據台灣《自由時報》報道,黃偉賢在now新聞台《時事全方位》節目中爆料,本月初元朗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就職典禮上,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以「嘉賓」身份發言時,就曾突然放下手上的講稿,開始鼓動元朗的「愛國愛港村民」一定要把反送中的所謂「暴徒」趕出元朗地區。此後元朗就接連發生了表達港人訴求與心聲的連儂牆被毀、放映會被衝擊以及西鐵站白衣暴徒襲擊市民的事件。

黃偉賢表示,據他了解到的情況,今次事件涉及元朗六鄉,包括屏山、十八鄉、八鄉、廈村、新田、錦田,加上屯門鄉共7個鄉,參與攻擊行動的白衣人大都有黑幫背景。

立法會議員朱凱迪也公開質疑中聯辦是暗中指揮這次攻擊事件的幕後黑手。

朱凱迪形容白衣人在元朗的暴行是「香港版義和團事件」,他認為中聯辦在新界鄉市內找些願意充當「爛頭卒」的人,然後假傳有人會21日到元朗鬧事,以「保家衛鄉」之名讓這些「爛頭卒」去打人,意圖利用流氓、黑社會來製造恐懼,嚇唬香港反送中的普通民眾。最後朱凱迪強調,元朗事件影響到新界西北的110萬居民,更值得進行獨立調查。

香港元朗7月21日晚數百名白衣歹徒在地鐵站對市民發起無差別暴力攻擊事件。(影片截圖)
香港元朗7月21日晚數百名白衣歹徒在地鐵站對市民發起無差別暴力攻擊事件。(影片截圖)

據公開的資訊,在香港元朗區議會的41個議席中,有30多名議員都是親中共的建制派人士。過去一些香港非建制派組織曾到該地區舉行遊行,例如2015年的「反水貨客」遊行,都發生了有幫派份子出頭製造的暴力衝突事件。

而早在上個星期,網絡上已經有人在釋放流言,指出有示威者要到元朗「搞事」。建制派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則於7.21遊行前在社交網站發表影片,公然呼籲元朗鄉民要把到元朗搞事的示威者「打到片甲不留」。事發當晚,何君堯還被人拍攝到含笑在街頭,與疑似剛剛攻擊了市民歸來的白衣歹徒握手問好,還稱讚對方「做得好」,是「保家衛族」的「英雄」。

還有已曝光的影片顯示,有兩名香港警員曾與兩名手持木棍與鐵條的白衣男子密談,期間警員還拍著白衣人的肩膊,態度似十分親近;更有警員並給襲擊市民的白衣人士讓路,允許其從容駕車離開;元朗區內多所警署也在事發當晚拉下鐵閘,不接受市民的報案。

有警員在衝突發生前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元朗準備大量籐條打仔」,因此網民質疑警方早就知道有幫派份子要在元朗搞事,卻故意放水,聽任他們攻擊無辜民眾不予制止。

香港民主黨7月22日凌晨發出聲明,強烈譴責特區政府「任由黑社會血洗元朗」。聲明稱:「特區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會管治元朗, 形同獨立, 並放任黑社會追打無辜市民,民主黨強烈譴責特區政府和警方的不作為。」

香港公民黨發出的聲明則指出,事發當晚不少市民報警求助,但遭接線人員恐嚇「害怕就不是出街」,顯示警方「恍如與黑社會協調」。其聲明並警告林鄭政府,「倚仗警隊武力和黑社會暴力處理民怨,只會被香港市民唾棄,令民怨繼續沸騰,抗爭運動將會一直升級,民間與政府的裂痕永無癒合之日,對香港整體絕無好處。」

香港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在社交媒體上發帖指出,這次元朗出現的這種「無差別襲擊,完全針對平民」攻擊事件在任何地方出現都會被稱作「恐怖襲擊」,而歹徒發宗暴力攻擊目的,是要製造公眾對個人安全產生恐慌。

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梁啟智也認同這是「恐怖襲擊」。他表示,元朗攻擊事件與早前部份示威者「打爛玻璃」的行為性質完全不同,把元朗的白衣人稱為「暴徒」 還是過輕了,「他們是恐怖份子」。他質疑,「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義?」#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