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間反送中系列抗爭運動,驚現著白衣的黑社會人士攻擊和追打市民,致45人受傷送醫院治療,引起世界輿論關注和譴責。親共議員何君堯是否涉足成為焦點,元朗當地居民因不滿何君堯作為議員現場鼓動施暴,站出來向社會還原當晚的真相並願意為此作證。

元朗當地的楊先生(諧音)向大紀元描述,7月21日當晚9點半,他參加完反送中遊行搭巴士回家,發現在好多穿白衣的暴徒拿著藤條在巴士站附近,他說,自己很擔心就來到邊上的小公園坐下觀察。

元朗當地的楊先生(諧音)向大紀元描述,7月21日當晚9點半,他參加完反送中遊行搭巴士回家,發現在好多穿白衣的暴徒拿著藤條在巴士站附近,他說,自己很擔心就來到邊上的小公園坐下觀察。(駱亞/大紀元)
元朗當地的楊先生(諧音)向大紀元描述,7月21日當晚9點半,他參加完反送中遊行搭巴士回家,發現在好多穿白衣的暴徒拿著藤條在巴士站附近,他說,自己很擔心就來到邊上的小公園坐下觀察。(駱亞/大紀元)

他介紹,這些穿白衣的暴徒當晚8點多在周邊遊行,拿著很多的東西,有的是「保護元朗」的標語牌,有的拿國旗。結束後就聚集一起準備打從元朗出去參加反送中遊行回家的黑衣年輕人,穿其他衣服的元朗人開始沒有打,還是讓他們走了。

10點不到,他看到何君堯議員走過來,身邊圍著白衣暴徒,也有不穿白衣的陪著,他們拍手鼓掌又喊加油,講很多打氣的話。一路右轉到了鳳攸徑這條路上,正好是他在公園座位的正後面,他就轉過身看著他們。

他說,這些跟何君堯在一起說話的人應該是頭頭腦腦的人,他們沒有什麼顧忌說得很大聲。

「何君堯說了很多話,主要就是說:今晚大家辛苦些、努力些。大家教仔......我們父母打仔,打多幾下,打重一點,不過不要打死人。」楊先生說,「主要集中這些,何議員強調,教訓他們不要打死人。」

他還介紹,何君堯在自己的臉書上說,元朗人很齊心的,如果搞我們、欺負我們,我們就要打他們,打得他們片甲不留。「所以我就特別留意他後面的舉動。當時看到他到現場,我就火了,我願意做證。作為議員,實在太離譜了鼓勵這些黑社會的人打市民。」
何君堯走後不久,楊先生就聽到其中一個人說,那邊有幾個穿黑衣服的人。這群人就起哄離開追他們去了。

他跟過去,看到穿黑衣的人被他們打得逃進了連地鐵的商場,一邊喊有人追打我們。

楊先生介紹,這些穿白衣的暴徒攻擊共有三波,第一次他們攻擊還不是很厲害。

「10點15分,這些穿白衣暴徒開始散了,為什麼?因為10點20分左右有十幾個警察來了。警察到的時候,這些白衣暴徒還沒有全部走光,他們慢慢走,警察也是慢慢走也沒有抓人。」

當時一些市民就很不高興,指責警察「為什麼這麼晚來,為什麼打電話報警沒有人來.....」

「過了二十分鐘左右,其中一個穿白衣的指揮官看到市民一直罵他們,什麼都沒有做,沒有調查、也沒有抓人,轉頭帶著其他警察就走了。」

他們坐警車離開前,「被其他人拍到他們在路邊跟一些穿白衣的暴徒講話。其中有白衣暴徒說,『這些穿黑衣服的離開元郎了沒有?沒有的話,你們警方做不到的,我們幫手幫你們做好唔好?』意思就是打人,這些警察就走了。」

「這些穿白衣的暴徒從新回過去再次攻擊市民,這次就打的很厲害。我就不敢再看了,從另一個出口離開了,就是視頻看到他們拉閘衝進去打人的這一邊。」

「他們還衝進月台,進入車廂打人,我在下面沒有親眼看到。」

楊先生還介紹,商場的職員都非常好、非常合作,這些穿白衣的暴徒攻擊人時,他們保護這些受到攻擊的市民,讓他們進入商舖並拉閘,還教他們怎麼離開。他自己也用房卡保護幾個市民躲進他所在的大樓。

他不滿說,「這麼大的元朗站當晚只有四名職員上班,儘管晚上工作人員會少很多,但是元朗街坊鄰里很多人都知道,穿白衣的暴徒會對穿黑衣的人動手。為何沒有一點防備,大家都覺得奇怪。」

他在12點左右離開,他介紹第三次攻擊在一點左右,他是從電視上看到。當時從外面參加反送中遊行的青年都回到元朗,當時穿黑衣的人多,他們跟穿白衣的暴徒發生衝突,都有人被打傷。

「這時候防暴警察來了把雙方隔開,凡是住在元朗的,讓他們離開回家。如果是外邊來的不是當地居民,將他們帶到祠堂公所談話,關上大門不讓人拍照。後來放人,一批白衣暴徒就上了停在公所那的幾輛巴士。」他說。

「當時有好幾個電視台直播,警方將他們都放走了,有沒有查身分證也看不到。」

他認為,現在警方開始抓人了,只是找幾個頂罪的、都是小的,不是大哥級別的。

他還表示,這次攻擊打人非常厲害的應該是外邊請來的人,元朗人打元朗人下手不會這麼重,一些後生仔多數是元朗人。

他強調,元朗的警察跟黑社會人士有關,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這些人連中學都沒有畢業,「穿上警服就是警察,脫下警服就是黑社會的人,大家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