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在香港的中國問題專家、資深傳媒人以及網絡電台主持人方德豪先生近日接受了《大紀元》的專訪。方德豪認為,「元朗恐襲」令香港警察與黑社會勢力勾結的內幕在國際社會曝光,香港局勢正處於十字路口。

香港加入中美博弈

方德豪表示,美國總統特朗普迄今共有兩次回應香港發生的反送中抗議活動。首次回應是在7月1日香港發生佔領立法會事件之後,第二次是7月21日元朗發生暴徒襲擊民眾事件之後,特朗普稱香港問題過去幾十年都不曾發生過。

方德豪說,這些回應的內容相對而言是客氣的,但關鍵問題並不在於此,而是美國總統親自回應香港問題的本身。

「這反映了香港問題其實已經慢慢地走進了中美關係的視野之內」,他認為,在中美貿易戰、孟晚舟事件等一連串的博弈下,香港問題進入中美博弈的版圖之後,接下來的走向尤其值得人們關注。

「案中案」 白衣人定罪較難

方德豪談到元朗事件中,雖然白衣暴徒毆打數十人受傷,性質惡劣,但是根據香港目前法制以及過去案例,要實施定罪,屬於「案中案」,面臨很大難度。

他分析說,警方在元朗事件的一天之後才拘捕部份施暴者,根據香港普通法,如果在現場拘捕一個罪犯在現場打人,也就是所謂的抓現行,可以入告的機會相對來說比較高,因為當時已經是人贓俱獲,武器抓得到,人也抓得到。但如果是事後才拘捕,要達到成功定罪的門檻相對來說是比較困難。

他以5年前佔中運動中發生的「七警打人案」為例說明,當時七名警察在打人事後才被拘捕,由於沒有抓到「現行」,案件在審理中只能運用事發時的新聞片段。當時施暴者即使沒有戴口罩,在追打受害人時動作迅速,依賴新聞片段辨清面目的機會不是很大。再者,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之下,這些新聞片段要成為呈堂證供也面臨很大難度。結果就是「這些片段是不是可以成為呈堂證供就變成了『案中案』的狀態」。

警察和黑社會發生質變?

方德豪認為,香港警察和黑社會在理論上雖然是勢不兩立的,但是此次事件從多方面顯示,這種關係在現實的香港已經發生質變。

他指出,在香港新界,地方的警察和當地的鄉事勢力,一直以來都有某種默契,在過往大家也有傳聞,此次案件讓人覺得新界的警區指揮官是否和地方勢力互相有特殊的協助關係,不由讓人產生疑問。

香港局勢自從《逃犯條例》出現越來越激盪與升級的情況下,究竟現時是否有某些在位者,或者某些實際上可以對局勢有影響的力量,其實是希望利用所謂的黑社會或惡棍,來處理香港的局面?他認為有兩方面可以考慮。

「第一,是否當權者或者現時的政府有某種壓力,要在某一個死線之前要處理香港的問題呢?例如,今年的十月一號就是中共建政七十周年,會不會無形中在政治上是增加了她處理香港問題的壓力,因此某些人出於狗急跳牆,或者是要想到用黑勢力處理香港問題?這是一個問號。」他說。

而另一方面,他認為中共與黑社會互為利用,也可能導致黑社會(對此次事件)的參與。

何君堯、青關會與中聯辦的關係

導致黑社會暴力干預的另一重要原因,方德豪指出,中共在建政前後過往歷史中,有不少黑勢力滲透其中,發展壯大,中共會在適當時候將他們儘量「協調、利用」。

「包括之前轟動的文強案,一個地方的黑社會團夥,出現和共產黨幹部(中共)勾結的情況。」他表示,元朗事件的中心人物何君堯所扮演的角色令人質疑。

何君堯在被新界議員朱凱迪問及他的「上線是不是中聯辦?下線是不是黑社會?」時選擇了立即離場,而不是加以否認。「究竟這樣反映了甚麼問題?是否他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這個值得我們關心。」方德豪說。

他談到何君堯的發跡史表示,何同梁振英以及背後的中聯辦關係密切。何在梁振英任內被提為太平紳士,很快擔任新界的太平紳士,還因此晉身新界鄉議局,其後在屯門鄉事會竟然擊敗有屯門皇帝之稱的劉皇發。

「在背後大家都會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加持。當時大家覺得第一當然是梁振英,大家都記得,梁振英他當選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中聯辦謝票,所以也令人有一種印象,就是何君堯背後的力量也是包括中聯辦。」

而何君堯的另一個身份是中聯辦支持的青關會的法律部顧問,這更加印證了上述的關聯。

「中聯辦覺得它解決不到的問題,它是否會利用一些其它的力量,甚至是令人感覺到涉黑的力量去處理呢?青關會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他表示,之前人們有不同揣測,認為青關會背景來歷不明,資金來源疑涉黑社會。「我想青關會它繼續存在主要就是,很簡單,因為法輪功繼續在香港可以合法地活動。」

方德豪披露,「當年陳方安生決定拒絕中央的要求,不肯將法輪功列為所謂的邪教,在這件事發生之後,其實可以說中聯辦當時有一些無計可施的感覺,所以它唯有用一個以民間團體包裝,來做一些它自己或政府、建制不方便出手做的事。」

香港高層面臨分裂

方德豪認為,此次抗爭反映出當局強硬處理香港問題,會引發更大反彈,將使香港陷入更加大的管治危機,而目前的港府內部也已經出現分裂,整個港府已經無法令公務員和領導層同心同德來服務香港社會。

「林鄭的團隊,它本身已經是一個跛腳鴨的團隊。」他說,「現在甚至出現紀律部隊,出現政府部門的骨幹,包括一些行政主任,他們都出來表示對於例如包括元朗恐襲、政府的不作為感到不滿,對於政府在逃犯條例上不回應市民的訴求,也是感到不滿意。」

他認為此次修改《逃犯條例》,只不過是一個最終誘發香港問題大爆發的一個火藥引子而已,香港多年來出現的那麼多深層次問題一直解決不了,在這個問題上,中共的「中央政府」和歷屆特區政府班子,都應承擔責任。

不可忽視港人的決心和勇氣

方德豪表示,雖然還不知道美國等國際社會究竟下一步會如何行動,但香港人在香港問題上,已經是走上了一條沒有選擇的路。「就是香港人可以做的就只有一條路,就是繼續抗爭。」

「我相信大部份香港人也會同意我這樣的一個看法,就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其它的選擇了。只是能夠繼續去抗爭,為香港爭取應該有的一個一國兩制的環境。或者是對於香港一國兩制的堅持,不能夠再選擇去退讓。」

他表示,不可忽視香港人的決心和勇氣,港人的抗爭是有理有節的。目前當權者尚沒有藉口對民眾採取更加不合理的武力,「警方使用橡膠子彈,以及催淚彈,相對於抗爭者的手法來說已經是非常的不對稱,如果繼續做一些更加激烈的鎮壓,我相信會在國際社會引起極大的反響。」#

方德豪,中國問題專家、資深傳媒人以及網絡電台主持人。香港大學翻譯及中文學士;曾於《虎報》、《南華早報》、《明報》、《亞洲時報》擔任記者、編輯等工作;是獨立評論人協會幹事;2015及2016年任亞洲出版業協會「年度卓越新聞獎」評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