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歌星、民主活動人士何韻詩,應邀以聯合國觀察員身份,參加了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例會。她在會上就香港人權被嚴重破壞的事實,向國際人權理事會提出了呼籲。在她兩分鐘的發言中,居然兩次被中共代表無禮打斷。這是一個值得國際社會嚴重關切的問題。

何韻詩作為國際社會邀請的人權事務觀察員,在會議上就人權受破壞情況做報告並發出呼籲,是在合法履行國際社會賦予的義務,享有充份權利,居然在短短兩分鐘內,被所揭露的當事者兩次粗暴打斷,充份顯示了中共在國際上橫蠻無禮的作風,也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帶來了羞辱。

這短短幾分鐘影片,在全世界眼裏,就如一個法庭邀請的證人在發表證詞時,可以被被告橫蠻訓斥和威脅一樣。這個法庭還有甚麼尊嚴和公信力?這兩分鐘可悲的影片,可以讓國際社會對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充滿困惑。

中共在人權事務上罪惡纍纍,已經延續了七十年,所作所為,國際社會已經清晰了解,鐵證如山。中共是一個搶奪政權開始就殺害百萬無辜民眾的政權、是一個以強權餓死幾千萬民眾的政權、是一個可以把十幾億民眾封鎖在國際互聯網以外的政權、是一個以坦克碾壓抗議者以及肆意抓捕和迫害異見人士的政權、是一個肆意血腥強拆民居和毆打驅趕街頭謀生民眾的政權、是一個為了牟利可以活摘人體器官的魔鬼政權、是一個至今還在試圖剝奪香港民眾基本人權,把三分之一香港市民參與的和平抗議當作暴動鎮壓的政權。這種根本無視人權的反人類政權,卻能高居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席位,並能據此凶暴打斷對它的批評聲音,這種事情的發生,不是國際人權組織的恥辱又是甚麼?中共挑戰了人類文明的基本底線,不知國際社會該作何感想?

這幾年,中共知道它在人權事務上暴行纍纍,無可辯駁,所以就採用了橫蠻無理作為對策。從兩年前中共外長王毅在回答記者關於人權事務的提問開始,橫蠻無理已經成為了中共在外交事務上的基本態度。

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開始,中共外交部在第一時間就宣稱發生暴動,為準備使用武力鎮壓做輿論鋪墊。在英國外長提出中英香港事務的契約不能單方面廢除以後,中共外交部又採用了同樣無理凶橫的回應,這一次面對一個國際觀察員和香港抗議活動的實際參加者的正式人權呼籲,中共再次採用了橫蠻無理作為回應。這種橫蠻是中共迴避無法掩蓋的人權暴行的一種無恥手段,而根本上展示了中共對國際人權事務和國際社會的深切蔑視,是強盜對法官的蔑視,因為法官居然允許強盜擔任法官參與審判它自己!這不是國際社會的悲劇是甚麼?

國際社會不應該立即驚醒,迅速採取措施,改變這種被強盜綁架劫持的狀態嗎?是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