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香港市民多次大規模反送中遊行的抗爭之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7月9日表示,「逃犯條例」(又稱引渡條例或送中條例)修訂已經「壽終正寢」。對林鄭承認失敗這件事,大陸媒體集體「被消音」了。

林鄭承認工作做得不好,「徹底停止修例工作」。她隨後用英文說「The bill is dead」(法案已死)。她還表示,不為6月12日集會做任何定性。但她並沒說「全面撤回」草案,她說「希望大家不要因為用不同字眼而有不同理解」。迄今為止,這是林鄭就修例引發的系列事件做出的最明確表態。

林鄭宣佈「送中」死了,並沒有打動抗議活動組織者,他們堅持要求林鄭與示威者會面。抗議者除了要求撤回草案,還要求對警察濫權進行獨立調查。觀察人士認為,林鄭的處境相當尷尬,面臨著「內外夾攻」和「上下擠壓」。

建制派內部分裂

7月8日,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公開對黨主席張宇人進行了批評。指責他在6月9日103萬人上街反修例後,仍然表態支持港府修例是「錯誤決定」,形同「幫兇」。他已經聯同黨內的三名榮譽主席要求張宇人退出行會。

田北俊還點名批評另外兩名行會成員,指責湯家驊沒有掌握民意,向特首提供錯誤意見,葉劉淑儀漠視民意,導致民情出現極大落差。田北俊認為他們應該問責辭職,同時應該被問責下台的還有保安局局長李家超。

建制派正在呼籲團結解困之際,田北俊在電台節目中卻公開「引爆炸彈」,在建制派陣營又掀起了一場風暴。建制派分化內訌,讓林鄭感到了後院起火的壓力。

聯合國問責 歌手何韻詩作證

7月8日,香港知名歌手何韻詩受邀,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做了2分鐘的發言。她介紹了香港反送中運動遭到鎮壓,呼籲聯合國召開緊急會議保護香港民眾。

她還指出,香港主權移交後,有6名議員被取消資格,有活動人士被拘捕監禁,還有香港書商被跨境綁架。何韻詩表示,一國兩制名存實亡,香港正處在成為另一個中國(大陸)城市的危險邊緣,可能完全失去言論自由。

何韻詩到聯合國「反送中」,在人權理事會表達香港人的不滿,並且呼籲聯合國把中共從人權理事會除名。這種來自外部的無形壓力,讓林鄭不得不顧及北京的感受。

北京主動後退 林鄭尷尬

林鄭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民意持續強力反彈,讓北京和港府都是大跌眼鏡。為此主管港澳事務的韓正曾兩度南下深圳,近距離觀察香港事態,並且轉達最高層的旨意。《蘋果日報》曾引述消息,韓正在七一當天隔岸觀看立法會衝擊場面的同時,向林鄭轉達了習近平「不許流血」的最高指示。

消息人士表示,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警方不採取行動,就是習親自下令「不得見血」。北京不想弄出個香港六四,使得執法當局「不得不忍」。包括次日凌晨林鄭等人會見傳媒,同樣是中南海最高層的指示。

韓正曾當面批評林鄭誤判形勢,讓北京十分不滿和難看,需要反思檢討。據稱北京正收集各方訊息,準備調整對港政策,有人可能會被問責下台。

在6‧12事件第二天,中共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會晤美國防部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 Helvey),主動向美方保證,不會出動軍隊干涉香港事務。這些消息,讓林鄭似乎失去了方向,不知該如何處理。

民眾抗議浪潮未消退

而此時,民眾的抗議浪潮並未消退。7月7日九龍大遊行,民間開始向大陸遊客傳遞港人和平的反送中訴求。力求打破新聞封鎖,把和平的聲音傳遍中國。在集會和遊行中,港人多次喊出「打倒共產黨」。此外,下周在沙田也將舉行集會遊行,還有多個民間組織在醞釀籌劃反送中遊行等活動,遍地開花。

這是中共最怕的一點,擔心港人和平抗爭在大陸引發蝴蝶效應。所以北京和港府都希望儘快平息事態,安撫民心。

林鄭作為傀儡,如果順應「上意」,可能就要違逆「下意」,失去民心。而北京當然要保住面子,所以只能拋出林鄭當「替罪羊」。林鄭承認沒做好工作,送中已死。

林鄭未走出困局

但即使如此,林鄭仍然沒有走出困局。《紐約時報》撰文表示,北京似乎對香港局勢「失去耐性」,可能會採用強硬手法對付民眾抗爭。文章指出,《人民日報》轉載了習最近一次講話,明言中共黨員要「勇於戰勝各種艱難險阻、風險挑戰」。文章認為,這表明北京無意滿足抗議者的(所有)要求。

香港自由黨榮譽主席之一、前行政會議成員周梁淑怡對《大紀元》表示,回顧香港事態的前因後果,原因就在於習說一國兩制「不變形、不走樣」。但現在卻是「西環干預中環,讓兩制變形了」。周梁淑怡說的西環指的是中聯辦,也就是中共。中環就是香港政府。她指出,中共「駐港機構過於關心香港了,很多事情他們都參與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香港局勢動盪的根源,就是不能實現「高度自治」,中共對香港的干預越來越嚴重。只要北京的干預存在,港府就一直會面臨內外夾攻、上下不滿的局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