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兩周前,帝吧「出征」香港的行動被叫停,相關成員個資被曝光,此事成為「反送中」期間的一支變奏曲。

三年多來,帝吧成員多次「外出」,曾進入台灣媒體、蔡英文總統、香港歌星、瑞典外交部和電視台的Facebook(註:中國大陸網民無權享用)頁面,投下大量表情包及貼出謾罵等簡體字言論,以刷屏為成功目標。

2016年1月20日晚,進攻三立新聞網的帝吧人馬得到了一句回應:「歡迎光臨民主自由的台灣」。

牆內牆外

帝吧「出征」最大的尷尬,便是翻牆——翻過中共設立的互聯網審查系統,到達網絡自由的彼岸。這時,「小粉紅」也好,「憤青」也好,一眾紅色網民盡情地宣洩,以網絡暴力快速洗版對方,獲得心理安慰後揚長而去。平日無戰事,「帝吧」軍團享受牆內的歲月靜好,瀏覽黨國允許的資訊。

據悉,目前,除了中國和北韓,其它國家的成年網民都可使用臉書。中共當局還禁止推特、Instagram、youtube,並且封鎖了維基百科、多家外媒等上千個國外網站。

中共自1998年建立「防火牆」以來,對網絡的監控不斷升級,從單純的屏蔽網站、刪除訊息,到主動審查內容,再到迫害異見人士,進而發展至要求外國公司進行自我審查,以及懲罰個人在境外社媒上的言論等等。

2017年11月,人權活動者李明哲被中共判處5年徒刑,引起廣泛關注,在此案中,中共警方即把他在台灣通過Facebook發表的文字用作不利證據。

2018年2月,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為其旗下品牌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在Instagram上引用了達賴喇嘛的一句勵志話語而道歉。梅賽德斯-奔馳刪除了帖子後,中方仍持續批評,喉舌媒體稱奔馳「與中國人民為敵」。

今年4月18日,大陸《南方周末》發表了《濟南:崛起的互聯網審核之都》一文,指濟南成為天津之後的「審查之都」。在那裏,數以千計的審核編輯全天氣24小時不間斷地對時政新聞進行過濾,越來越多的文字、圖片、影片、直播被送到濟南等待審核,之後再向全國播放。

文章介紹,在整個內容審核的產業格局上,天津、濟南是北方的兩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區基地,重慶、成都負責西南地區,武漢負責華中地區。作者寫道:「在互聯網平台的背後,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用肉眼盯著電腦屏幕,每天瀏覽幾千個文章、評論、圖片、影片等,從裏面過濾掉有害、違規的內容。」

所謂「有害」、「違規」,自然是不利於中共,跨過政治「紅線」、透露真相的觀點和內容。《南方周末》的這篇報道很快在大陸網站被刪除,在眾多轉載網站上也消失了,估計是「違規」了。

今年1月,《紐約時報》在一篇報道中描述了中共控制推特的三個真實例子。上海一名男子在拘留所待了15天,另一位網民的家人遭到警方恐嚇。第三個人被鐵鏈鎖在椅子上接受長達8小時的盤問。他們的共同「罪行」是:「發推」。

該報道指出,中共的網絡審查陡然升級,即使中國絕大多數人看不到推特,警方卻在盤問和拘捕越來越多的推特用戶。人權活動人士王愛忠說,「如果放棄推特,那麼意味著我們會喪失最後的言論平台。」

將所有民眾推出自由的言論平台,阻擋他們獲取真實的訊息,是中共「防火長城」的目的。當一群黨國不分的人為了強權的利益衝向海外時,翻牆是被默許的。

中共利用社媒展開外宣

在中共治下,百姓不能點燈,州官想怎麼放火都行。近年來,中共的央視、環球時報、觀察者網、新華網、人民日報等官媒都使用臉書和推特等平台進行對外宣傳,以期提高「國際聲譽」。央視和大多數省級衛視以及騰訊等影片網站在YouTube都開設了官方頻道,而且隨時更新。

2013年3月,杭州市旅委啟動了全球招募「尋找當代馬可波羅——杭州博士」,這項活動以Facebook、Twitter、Pinterest、YouTube的杭州官方主頁為平台;杭州旅遊海外營銷被指「全面進入信息化和新媒體時代」。據外媒報道,杭州市通過設在香港的策劃機構來管理及更新臉書的內容。

2014年2月,法新社報道,陝西省政府在臉書、YouTube和推特上註冊做旅遊廣告,並在微博上宣佈了這一消息。很多大陸用戶憤怒地回帖說,他們打不開廣告鏈接。一名省政府代表對報紙稱,他們不支持國內旅遊者登錄廣告頁面。一位網友評論道:「這種思維方式是對中國民眾的公然歧視」,「它不僅愚蠢,而且可笑。」

今年7月,中共駐美國大使館和大使崔天凱分別開通了官方推特帳號,多名中共外交官在海外社媒平台發聲,向西方政要「嗆聲」,欲爭奪國際話語權。

黨媒外宣的「自由」假相掩蓋不了在國內發生的因言獲罪的大範圍網絡迫害。牆內有9億手機網民,他們與官方善用的四大海外社媒平台無緣,只能感到中共管控媒體的日益嚴酷。

愛國的立場

愛國,是指珍惜那一方土地、資源、同胞,還有承傳數千年的傳統。在網上展示愛國情,需要奉獻真與善,需要維繫良知,需要明辨是非。

據說,帝吧前次香港「之行」是要聲援親共立法會議員何君堯。他因為與元朗白衣人握手並稱之為「英雄」而受到香港各界的強烈譴責。何君堯之前發出過對港獨者「殺無赦」的言論。支持這樣一個冷血之人,與中華傳統的「仁」、「義」背道而馳,何談「愛國」?

若把親近中共者看作中國的朋友,把批評中共的人士視為「中國人民的敵人」,這是犯了概念混淆的錯誤,也從根本上模糊了衡量對錯的基準。

幾天前,7月29日,中國著名人權活動人士黃琦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

黃琦創辦了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六四天網」。此網站在上世紀末率先公開發佈反映法輪功學員人權遭侵犯的報道,率先公開了關於六四死難者的案例,並且披露了其它大量人權案件。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黃琦積極參與救災活動,在網上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為些,黃琦惹怒了中共。20年來,黃琦三次被捕,三次被判刑。

黃琦是一位堅持說真話的勇敢的中國人。他的遭遇充份說明了中共憑藉網絡審查侵犯人權的罪惡。

真正值得稱讚的翻牆,是為了尋找真相的翻越,而非利用自由發動對自由的進攻。真正偉大的出行,是突破暴政網絡封鎖,幫助受壓迫人民了解真相的義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