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6月29日上午11點47分,在日本大阪,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就中美貿易爭端進行會談。備受各界關注的習特會歷時一個多小時,中美同意恢復貿易談判,貿易戰暫時停火。

在開場白中,特朗普表示:「我們希望做一些與貿易有關的事情。」「我們非常接近(達協議),但事情發生了一點變化。……但它將是臨時性的。」

關於「公平貿易協議」,特朗普表示「我們對它持開放態度」。

「我認為這將是一場非常富有成效的會議,」特朗普在結束開場白時說。

習近平表示,願意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係。

習特會歷時一個多小時結束,特朗普表示,他與習近平主席進行了「非常好的會晤」,但拒絕透露是否達成協議。

他說,會議「非常好」,談判「正在重回正軌」。

當地時間6月28日下午5點以後,中、美兩國頂級貿易談判代表在大阪舉行會晤。彭博社報道,據一名不願具名的官員透露,中方最高貿易談判代表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在日本大阪帝國飯店(美方代表團下榻地點)舉行會議。這名官員說,美國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也參加了會議。會談內容未有透露。

萊特希澤本周早些時候曾表示,他將在習特會前與劉鶴會面。萊特希澤和姆欽將隨同特朗普一起參加和習近平的會談。

上個月初,原本已達成95%協議的中美談判,因中方臨時變卦而告吹。美方表示,北京突然要求撤回原先已答應的大部份承諾,包括必要的修法以及執法機制等。美國指責北京此舉,等於是破壞整筆交易。貿易戰隨即升級。

美國保守派經濟學家、特朗普前顧問斯蒂芬‧摩爾(Stephten Moore)6月26日告訴CNBC,即使中美在20國集團峰會上達成某種協議,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仍將持續更長時間。

「這場貿易爭端不會在未來一兩年內解決。這將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戰鬥,「摩爾說,「它將持續10年或15年。」

以下是中美談判5月破局前的情況、談判現狀、存在的關鍵未解決問題,以及習特會可能出現的三種結果。

談判破局前達成的共識和未解決問題

在5月會談破局之前,美國官員曾說,雙方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取得進展,中方在一系列問題上提出比以往更進一步的建議。

例如,中方首次將強制技術轉讓作為一個普遍問題進行討論,此前北京曾拒絕承認這種行為。美國公司抱怨他們被迫將其商業秘密轉讓給中國同行,作為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前提條件。

美國官員還表示,雙方在網絡盜竊、服務、貨幣、農業和非關稅貿易壁壘方面也取得了進展。中方曾提出按照世界貿易組織指導方針提供補貼,但沒有詳細說明如何做到這一點。

美國官員表示,中方計劃在未來六年內購買價值超過1萬億美元的商品,包括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以及工業產品。不過,中方表示,雙方在實際購買方面仍存在分歧。

談判破局之前的關鍵未解決問題之一是,中方希望取消特朗普政府已經實施的、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關稅的時間表。美國則希望保留一些關稅以確保中方兌現協議條款。

另一個有爭議問題是定期審查中方的合規計劃,這一機制將維持美國實施關稅的可能性。

中國製造2025計劃也是貿易爭端之一

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也是美方擔憂的主要方面。中共希望在2025年,在包括航空航天、機械人、半導體、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汽車等10個戰略部門佔據主導地位。

美方表示,對中國提升技術水平沒有任何疑問,但不希望中共依靠盜取知識產權、採用不公平手段獲得美國專有技術,或者在中國企業擁有不公平優勢的市場環境下,發展技術。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表示,中共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包括省級和地方政府層面的補貼,也導致中國工業產能的不可持續增長,抑制了全球價格並損害了美國和其它地方的生產商。

美國官員認為,中共對國有企業的大力支持使得美國公司難以在市場驅動的基礎上進行競爭。

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周四在記者會上說,他在與北約防長們的會面中集中討論了中國企業主導5G市場的風險。

埃斯珀說:「這是北京不斷努力塑造對自己有利的國際秩序的一部份。我們看到中國(中共)在全球共用領域實施軍事化,推進掠奪式經濟模式以及政府支持的盜竊知識產權活動。北約對這一威脅是清醒的。我們正在作出應有的調整。」

在6月28日召開的G20領導人數位經濟特別會議上,特朗普也說:「我們必須確保5G網絡的安全和堅韌性,這對我們共同的安全和繁榮必不可少。」

談判現狀

迄今為止雙方都沒有任何暗示會轉變立場。萊特希澤表示,北京的毀約大大削弱了已經談好95%的貿易交易。 他一再強調要一份強有力的可執行貿易協議。

萊特希澤本月在國會聽證會上表示,中方也迴避了對數字貿易問題的承諾,包括美國(公司)在中國獲得雲計算服務等。

北京則淡化其在5月的毀約,還對美國對於中共在產業政策(如知識產權和政府補貼)以及修法方面的要求提出質疑。北京方面表示,雙方在貿易談判中仍存在三個主要問題:美方取消貿易戰中徵收的關稅,從中國購買的商品規模(為了減少中美貿易逆差),以及對任何貿易協議都需要「平衡」的文本。

萊特希澤對協議平衡的回應是,過去中共在貿易、投資和監管方面所採取相當多的不公貿易措施,導致中美貿易衝突,因此在這次談判上,北京必須提出比美方更多的讓步。

雙方採取的、以及未來可能採取的行動

美方除了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外,還準備將關稅擴大到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目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已經完成了這方面的聽證。

美國商務部還因國家安全問題,將中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列入黑名單,禁止美國公司與華為開展業務,許多全球科技公司也因此對華為斷供。

此外,美國正在推動其它國家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

美國商務部還對中共超級電腦產業公司祭出出口管制禁令,未來可能對更多中國科技公司實施出口管制。

另一方面,中方對價值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徵收從5%到25%不等的關稅,包括大豆、牛肉、豬肉、海鮮、威士忌、乙醇和汽車等。

中共已表示,將起草自己認為已損害中國公司的外國公司名單。外界認為,這是中共對華為禁令的報復行動。

此外,中共官媒也表示可能會通過限制稀土供應來報復美國。稀土是用於高科技消費品製造的重要礦物,中國是主要的供應商。但多名專家認為,中共若打稀土牌,不僅傷害不到美國,且會自傷。

習特會前 外界預測的三種可能結果

自5月談判破局以來,雙方在一個多月內接觸很少,因此不太可能在峰會上達成貿易協議。外界認為,一個可能的結果是川習同意繼續談判,同意推遲貿易戰進一步升級。

外界認為,習特會有三種結果:一是,簽署協議,雙方貿易代表重啟談判,回到中方擅自修改談判內容之前的模式,美國不再加碼,中方撤回修改,雙方首腦只剩下簽字儀式;二是,繼續談判,雙方在不觸及對方底線的情況下繼續談,但美國對中共不守承諾也很清楚,將會在核查上進一步加強;第三種結果是再次破局。

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的幕僚長馬克‧肖特(Marc Short)周五在白宮對記者表示,「重啟談判將是一個最好的情況。」

彭斯因習特會,推遲了一場關於中國人權記錄和國家安全問題的演講。肖特說,演講會被重新安排。

特朗普6月28日否認曾向習近平承諾六個月暫緩徵收額外關稅一事,並表示習特會結果難料,但期望談判會富有成效。

特朗普告訴記者,「誰知道(會發生甚麼),但我認為這會是有成效的,至少會是有成效的。我們看看會發生甚麼、會出來甚麼結果。」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6月27日表示,6月29日登場的習特會沒有預設先決條件,美國有可能會對更多中國商品加關稅。

特朗普總統及美國高級官員多次表示,雙方重啟談判的前提是,中方必須回到4月底已談定的協議內容。特朗普26日啟程前往日本大阪前表示,如果中方不願意重回正軌,他將執行B計劃,對另外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

中方堅持重啟談判的前提是美國應取消華為禁令,同時取消所有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以及不再要求中方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不能超過北京在去年12月習特會上承諾的數量)。

但美國兩黨重量級國會議員支持華為禁令。佛州共和黨參議員馬克‧魯比奧(Marco Rubio)和維珍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在給政府官員的一封聯名信中表示,「華為絕對不能被當成是貿易談判的籌碼」。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也讚揚特朗普總統實施華為禁令。

因此根據會前中美各自傳出的會談底線,這次會晤想要達成貿易戰停火及重啟談判的共識,將有相當高的挑戰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