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關注的習特會即將登場,根據會前美中各自傳出的會談底線,這次會晤想要達成貿易戰停火及重啟談判的共識,將有相當高的挑戰度。

上個月初,原本已達成95%協議的中美談判,因中方臨時變卦而告吹。美方表示,北京突然要求撤回原先已答應的大部份承諾,包括必要的修法以及執法機制等。美國指責北京此舉,等於是破壞整筆交易。

談判破局後,特朗普總統及美國高級官員多次表示,雙方重啟談判的前提是,中方必須回到4月底已談定的協議內容,進行必要的結構改革,包括不再竊盜美國知識產權、取消強制技術轉讓,以及停止大量補貼重點行業等。

特朗普總統26日啟程前往日本大阪前表示,如果中方不願意重回正軌,他將執行B計劃,對另外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10%關稅。

習特會定於大阪時間周六(6月29日)中午11時30分舉行,以午宴方式進行,預計進行90分鐘。

了解習特會準備情形的幾位中共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中方堅持重啟談判的前提是美國應:取消華為禁令,取消所有對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以及不再要求中方購買更多的美國產品(不能超過北京在去年12月習特會上承諾的數量)。

知情人士表示,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中共副總理劉鶴將在習特會前會談,目前還不清楚他們將如何化解雙方對重啟談判先決條件的分歧,以及他們的會談結果能否獲得習特倆人的同意。

中美對重啟談判的前提南轅北轍,考驗雙方談判代表的智慧。外界認為,除非某一方做出重大讓步,否則習特會達成任何共識的可能性幾乎微乎其微。

部份美國公司的游說團體希望,習特會能確定雙方在某個期限內完成談判的共識。

哈德森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專家邁克爾・皮爾斯伯里(Michael Pillsbury,中文名白邦瑞)說,已決定競選連任的特朗普總統,將持續對中共強硬立場,以維持其競選優勢。

「現在看起來,習特倆人不想達成協議的動機越來越強,」他說,「因為如果達成(經妥協後的)協議,不管是習近平或者是特朗普,都會受到批評。6個月前(去年12月習特會)並沒有這種局勢。」

彭博社引述一位知情人士的話報道說,萊特希澤與財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24日與劉鶴通話,對於中方提出的一系列要求美方讓步的條件(包括最終協議應考慮平衡),萊特希澤的回應是,過去中方在貿易、投資和監管方面所採取相當多的不公貿易措施,導致中美貿易衝突,因此在這次談判上,北京必須提出比美方更多的讓步。

中共《國家情報法》(National Intelligence Law)第七條規定,所有組織和公司必須支持、協助和合作開展國家情報工作,並保護他們所知道的國家情報工作機密。這使得西方國家擔心中企是中共間諜活動的工具。

由於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具中共軍方背景,加上中共《國家情報法》的規定,美國長期以來即十分關注華為與中共的關係,及其產品與技術可能涉及的國安風險問題。

美國政府2012年對華為進行安全風險調查,雖然沒有找到明確證據表明該公司是中共的間諜工具,但結論是其設備存在網絡安全風險,有許多會被黑客利用的漏洞。

美國商務部5月中旬將華為及其68家關聯實體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單,以斷絕華為取得美國企業關鍵零部件及服務的通路。商務部的理由是司法部1月控告華為竊取美企商業機密,以及其與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涉嫌欺訴及違反美國制裁伊朗命令,總計13項罪名。

美國一家網絡安全公司Finite State,近日獨立完成對華為設備的調查。看過報告的《華爾街日報》記者說,研究人員發現華為製造的電信設備比競爭對手的設備,更容易被黑客惡意入侵,而且華為設備的漏洞數量,是他們所見過的最大值。

美國兩黨多位重量級國會議員讚揚特朗普政府發佈華為禁令,並敦促不要將涉及國安風險的華為禁令,當做是中美貿易談判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