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前夕,中共官媒再度發出強硬聲音打擊「投降派」,並且密集炮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而《南華早報》24日還放出消息,說習近平獲得一份「振奮人心」的報告,稱北京完全有能力應對貿易戰的影響,不必在G20峰會上對美國做出讓步。針對外界聚焦的習特會,中共是真的有底氣還是在演戲?

對此,大紀元記者採訪了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

記者:您覺得這次習特會,習近平會讓步嗎?

程曉農:我覺得(中共)本來就不會讓步,誰相信(它讓步)誰就是傻瓜。中共在國內和海外的媒體已經多次表態不會讓步,無非是有些媒體盼望美國讓步或中國讓步,好讓他們的生意可以做下去,所以老是放這些風。我覺得該批判的是西方媒體,因為根本不存在中共讓步的可能性,所以也沒有必要討論讓不讓步,它本來就沒打算讓步。

它在演一場戲,沒有甚麼結果,中國不會表現出來絕對拒絕坐上談判桌,它也不會在會場拍桌子,但是它也不會答應任何東西,它現在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好像美國在損害中國的利益,所以要求美國放棄對中國的壓力,它認為凡是它做的事情都是正當的:侵犯知識產權是正當的,偷美國東西也是正當的,然後你跟它講違反國際產權公約,它顧左右而言他,這是它談判的把戲,應該說不是新鮮的東西了。

記者:跟美國談判,北京手中有甚麼牌?

程曉農:跟牌不牌沒關係,我不同意用牌去解釋,好像牌多一點它會改變立場,實際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它的既定立場非常清楚,它要改變整個國際經濟的秩序,要讓這個秩序為中共服務。凡是不符合中共意願、中共目的的事情它一概抵制到底,就這麼簡單。所以你看清楚這一點,那它所有玩的策略就比較容易理解了。一切策略都是以服務這樣為目標的。

記者:既然中共不讓步,那習近平會怎麼跟特朗普談?

程曉農:中共談判策略自始至終都沒變過,就是「以拖待變,以戰止損」。在知識產權問題上它打算跟美國鬥到底,因為這樣它損失反而更小,至少它現在正在拖的東西還可以繼續拖下去。如果答應了美國停止侵犯知識產權,那中共等於把自己鎖起來了。

記者:新華社旗下《新華每日電訊》26日刊文稱,一些所謂大V鼓吹投降論,形容這些人是「手榴彈向後扔」,要警惕並抵制。

程曉農:它這是嚇唬國內的人,是為了統一言論,堵塞輿論的。

記者: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受重創?

程曉農:還沒有受到重創,剛剛開始,以後還會更多,但是再重創也不至於讓中共讓步,因為讓步它受的創更重。

記者:最近中紀委發文,要求全部黨政機關人員將合法的資產,用合法的方式,投資到證券市場,說這是對國家貿易的支持。

程曉農:股市不好,外企撤資……它就動用政治手段。這就是為甚麼中共不會一下子垮的原因,因為專制國家有無數的手段可以緩解各種麻煩,而老百姓沒有任何反抗能力,頂多是在微信群裏私下發發牢騷,那個東西共產黨不怕的。

記者:特朗普啟程前往日本參加G20峰會前表示,他可能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而非原先的25%。

程曉農:特朗普之所以姿態比較低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是民主國家的民選總統,他必須顧及到民意,就算他要對中共制裁,也必須師出有名,要證明除了制裁,沒有別的手段了,他才能夠制裁。所以他不斷提出來繼續談判,目的是要對美國國民跟美國公司有個交代。不是說美國政府不想談判,而是中共不願意談。

記者:最近美國多個大企業聯名致函特朗普,要求他放棄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理由是此舉會傷及美國企業與消費者。

程曉農:美國國內確實有不少企業在那裏拖後腿。而中共談談打打,打打談談,永遠跟你談下去,永遠不會有結果。它想以談判爭取時間,它們認為拖到特朗普下台,甚麼問題都解決了。最好是增加關稅在美國國內引起反彈,導致特朗普敗選,那麼中共就會說:你看,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記者:這種情況下特朗普會繼續強硬嗎?

程曉農:美國可能會逐步的施壓,美國真正施加壓力的地方不是關稅,而是監管。所謂監管就是對中國公司進行禁運,把中國公司列入禁止交易黑名單,還有限制中國留學生留學等等,這些措施就是向中共表明一個姿態:你要想破壞國際規則,我們是不認同的。但是美國不會立刻讓中共感到非常痛,也不會讓美國經濟受到大的衝擊。

我前面講的「以拖待變」,「變」的是甚麼?等的就是特朗普下台。所以它希望特朗普採取激烈措施,越激烈越好,激烈了美國國內反彈大了,特朗普就會落選了。如果特朗普採取比較軟、比較輕的措施,中共反而不高興,因為它達不到目的了,拖到最後,還是現在這個總統,那它就沒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