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12月18日),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中共七常委全部出席,中共官媒同步轉播,習近平也進行了長篇講話。目前,中美貿易戰暫時降溫,中共承諾「結構性改革」。有學者認為,「此改革」非「彼改革」,中共在偷換概念,實際上中共的「改革已死」。

「此改革」非「彼改革」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表示,中共雖然被迫同意進行美國所指的結構性改革,但是「此改革」非「彼改革」,狡猾的中共在偷換概念。

馮崇義教授說,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說的結構性改革是讓中國有像西方一樣的自由經濟,而中共所說的結構性就是談了很多年的供給制改革。「中國的經濟裏有三部份,一是國企來控制包括能源、交通、金融在內的上游產業;二是引進外國技術和資金來發展高新技術的中游產業;三是服務業和下游的加工業就是民企。」

而中共所謂的改革就是以前一些企業、銀行不讓進入,現在可以放開,只是分享一些機遇跟你一起來壟斷中國的市場,擷取高額利潤,「在銀行金融這塊做一些改革,然後混合所有制,讓社會上的資金,西方的資金進來,幫它們把這些殭屍企業救活,讓它們掙錢,這是它們理解的結構。」

他表示:「從這點上你可以看到共產黨的狡猾,它就玩這些概念,你講的結構不是它講的結構,所以現在還是用那種方式,它就是回到原點上去,不存在往前走改革的事情。」

鮑彤:「改革」就是強化黨國

中共已故總書記趙紫陽前祕書鮑彤則表示「改革已死」。

BBC中文網12月12日刊出趙紫陽前秘書鮑彤談改革40周年的文章,他在文中表示,可以說「改革」已經死了、或變質了、異化了。

他寫道:「巧妙的辦法是打著『完善』、『深化』、『規範』諸如此類的旗號,把不願做奴隸的人的手腳重新綑綁起來。密密麻麻的審批應運而生。立項必須是『自己人』,不是自己人就必須尋租。黨國批准了,諸事順遂。黨國不同意,不給你許可證,生意做不成,貸款沒指望,打官司一定輸。」

馮崇義教授也同意鮑彤的說法,「這是自由學派很多學者的共同判斷,改革早就死了。」

官媒重提六四是「暴亂」 學者指改革已死

另外,中共官媒發表五萬字的《改革開放40年大事記》,其中再一次把19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定性為「反對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保障了改革開放前進。此說法再次引起外界批評。

馮崇義教授對大紀元記者說,在八九年中共鎮壓學生運動之後,原來改革的概念就死了。「後面所做的所謂改革,就是用放開市場來掙錢、收買人心。現在重提改革是因為現在中國經濟下行,它沒錢了,它要去一帶一路、要維穩、要收買人心,它沒錢了。」

他認為,特朗普施加的壓力不會逼中共就範,就是改革已死,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下,你要有一整套的市場機制。「真的改革、真正意義上的改革就是憲政轉型,就是整個法律制度、整個一黨專政取消掉。」

中共同意改革是「緩兵之計」

中美貿易戰正在導致中國經濟泡沫破滅。前副團級退役軍官胡偉認為中共同意改革只是「緩兵之計」,中美貿易戰,它們被迫去提出改革的構思,實際上都是「做給美國人看」,它能夠真正落實下來的改革是很少。「中國的經濟改革已經走到了一個死胡同,再往下改的任何一個步驟都會觸及到它的紅線,政治底線。」

他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跟美國、國際社會形成這麼嚴重的對立,中共妥協只是為了換得一個喘息的時機,「它不可能現在給你制定一個文件就永遠走下去了,說不定到甚麼時候特朗普不在了,它馬上把這個文件毀掉、再倒回來。」

CNN:中國面臨重要選擇

美國有線新聞網CNN說,中國面臨轉折,是被特朗普拉著,進一步開放,還是將更多的權力交給共產黨?

彭博通訊社星期一的一篇報道中援引觀察人士,《紅色資本主義》一書的共同作者侯偉(Fraser Howie)的話說,和鄧小平以市場為基礎的改革不同,習近平更偏向政府控制,他希望將中國變成一個政治和技術強國。

中國政治觀察人士胡平對美國之音表示,由於中國經濟目前的變化,再加上中美貿易戰的壓力,習近平可能會做出一些改變。

胡平說:「從最近的情況看起來,習近平多少有點扭轉。體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與美國的貿易談判做了很多讓步。另一方面,他談到民營企業家都是自己人,特別表示要保障民營企業家的人身安全。⋯⋯因為內外的壓力,我想習近平不得不從原來的方向上作出退讓。」

中共元老集體消失 習:未來或有驚濤駭浪

昨日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由習近平發表講話。大會由中共政治局排名第二的中共總理李克強主持。

此次,大會打破慣例,中共前朝元老「集體消失」,包括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溫家寶等均未出現。而在30周年的大會上,前朝元老曾列席。

習近平約1.5小時的講話中稱,「改革開放未來必定會面臨風險挑戰,甚至會遇到驚濤駭浪,必須堅持黨對一切工作的領導。」

厲以寧獲獎時舉動與眾不同

另外,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表彰了100名「改革開放傑出貢獻者」,大陸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名列其中,不過他在被表彰時的一舉動與眾不同。

彭博社香港分社社長李佩瑜12月18日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當被表彰時,和馬雲不同,厲以寧甚至都沒有向攝像頭揮手。從現場的鏡頭看,厲以寧一直在看自己手中的報告,當鏡頭對準他的時候,他甚至沒有看一眼鏡頭。而其他受表彰的人都會對著鏡頭或揮手,或微笑。

年近90的厲以寧是大陸著名經濟學家,也是李克強的博士生導師。他在去年12月一場演講中以經濟改革暗示當局盡快進行政治改革,否則「遲早要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