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作家到醫院看望他生病的朋友。一位清潔工人走進病人的房間。 

清潔工從他的袋子裏拿出一張美麗的圖片,掛在離病人的腳不遠的牆上。作家於是問清潔工﹕「你在做甚麼?」 

清潔工回答:「我的工作是打掃房間,但每個星期我會帶來新的圖片,我要為這些病人負責。舉這位躺在床上的病人為例,自從他被送進這間房間後,就沒有醒來。但如果他醒來時,我希望他可以看見美麗的事物。」 

作家聽了清潔工人的工作說明之後很感動,因為這位清潔工並沒有將自己的工作界定為只是倒垃圾、擦拭地板等,而是以美麗的事物來協助病人恢復健康。他的工作在醫院是屬於低下的,但他對工作的看法卻很崇高。 

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工作,每一份工作都有它存在的必要和價值,或許不能只看工作的表象或待遇。同樣的工作,有人每天在做,卻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做得很不情願。 

有人做相同的工作,卻可以看見它帶給別人的好處和更高的意義,因而樂在其中。這兩者的差異,就在於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 

——摘編自 《管理拾穗部落格》 安瑟管理Arthur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