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國金融市場問題越加嚴重,不穩定現象加劇。不僅政府債務加重、股市震盪、信託不斷爆雷、部份銀行破產,央行為應對越來越嚴重的銀行壞帳危機,甚至還設立了存款保險基金公司。

債務繁重

綜合陸媒消息,截止2019年5月,中國大陸本年發行的地方債總額已達19,495.82億人民幣,約是去年同期(8870.14億人民幣)的2.2倍,增長了120%。

從開年到5月,不足半年時間,全中國的地方政府共發行489隻地方債,比去年同期多出285隻。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因為每年的6月至9月才是中共地方當局舉債的高峰期。

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認為,這種狀況是地方政府收入減少造成的。去年GDP增幅創28年新低,再加上中美貿易戰,中共當局為了刺激經濟又要減稅,再加上中共在房地產領域去槓桿,地方當局所依賴的土地財政收入也減少甚多等等。

在貿易戰衝擊下,中共當局於2018年8月決定鼓勵銀行增加放貸,並再次允許負債纍纍的地方政府上大型項目,以應對日益放慢的經濟增長。修改後的中國金融監管規定將允許銀行幾乎不受限制地持有地方政府債券。

可是在此刺激下,中國經濟未獲有效發展,從去年至今增速反而下滑。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早前公佈的今年4月份經濟數據顯示,中國工業增加值從8.5%的增速快速回落到5.4%;製造業的投資增長出現了明顯回落,從6.3%降低至6.1%;社會消費品增長數據從8.7%下滑至7.2%。表明生產和消費都出現一些問題。

中共國家統計局5月31日公佈的數據顯示,5月份中國製造業PMI(採購經理指數)為49.4%,比上月回落0.7個百分點,跌破50%的榮枯線。其中,新定單指數為49.8%,比上月下降1.6個百分點。

路透社去年11月報道稱,中共第11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賀慳認為,2019年中國債務違約暴露可能令金融機構的呆帳率快速上升,估計將達15%,有可能引發金融危機,而債務違約問題也會進一步暴露。

由於統計口徑不同,很少有人能夠說清楚中國的債務規模。中國有媒體曾報道說,中國人的人均負債達13.34萬元,債務總額接近200萬億。

美國《福布斯》雜誌專欄作家、紐約長島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潘諾斯‧莫道寇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曾指出,中國債務問題的核心是,借貸人和放貸人都是政府,銀行只是政府的代理人。

股市動盪

大陸金融市場受中美貿易戰刺激,中港股市在5月出現激烈震盪。即使稍早前的2月份,在大量股民衝進股市的同時,大股東則是在清倉減持套現。

美國東部時間5月5日中午,美國總統特朗普接連發推表示,從5月10日起,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高關稅,從10%升至25%。而導致特朗普行動的原因是中共在貿易談判快要達成時,推翻此前的協議內容,「試圖重新談判」。

特朗普話音剛落,北京時間5月6日,大陸股市開盤出現暴跌。上午2個小時,A股總市值暴跌2.85萬億元,上午收盤A股總市值為52.54萬億元,近3萬億市值蒸發。上證指數暴跌5.19%,失守3000點;深證成指暴跌6.15%,創業板指數暴跌6.55%。券商、保險、通信、釀酒等板塊暴跌逾7%,2300多隻個股跌超5%,200多隻個股跌停。

而港股5月6日早上低開739點後,一度大跌逾1100點,一舉跌穿10天(29,771點)、20天(29,890點)及50天(29,300點)線。藍籌股全軍覆沒。騰訊(00700)挫3.1%;友邦(01299)降3.6%;匯控(00005)跌2.3%;吉利(00175)挫7.1%。

至於2月份,從2月10日起,大陸上證指數和深圳成指雙雙出現暴漲行情,2月25日,滬深兩市成交量突破1萬億,上海及深圳股市各自急升5%,上證指數離突破3000點大關只有一步之遙。可是,上證指數在衝到接近3000點後,又急速下跌,連續3天維持在2950點左右。

造成2月份股市暴漲的原因是,中共在新年前就開始為股市打氣:黨媒吹風,銀監會保監會宣告保險資金重返股市,人社部又稱養老金入市比例太低。

而此時,大股東在清倉減持套現,如中原證券大股東清倉減持了16%,套現近30億元。以2月27日各公司收盤價計算,估算減持市值超過10億元的有7家,超過5億元的有30家。

信託爆雷

「你只需要記住一個結果:今天起,謹慎對待信託產品,不要隨便買,不要為時代買單。」

陸媒新浪財經今年5月底一篇關於「信託」的報道發出上述提醒。

該報道披露,5月份,中泰信託發出臨時公告,告知其所發行的至少4款信託產品的投資者,相關信託產品無法按合同約定償還本息。

5月22日晚間,安信信託收到上交所的年報問詢函,其中包括信託產品違約和延期兌付問題,已有3款產品面臨兌付麻煩。

5月23日,長沙銀行發佈公告稱,渤海國際信託股份有限公司,未按照合同約定支付信託受益權轉讓價款。

5月28日,中國民生投資集團(簡稱中民投)的「18民生投資SCP005」需到期償付,但是上海清算所只收到部份付息兌付本金。

而房地產信託類更是高違約,海航、渤海、中泰信託旗下已經違約的,多跟房地產信託有關。政府信託項目更是不可靠,因為此類信託項目本身就是地方債的變身。工商企業信託最常見的是借新還舊。

至此,信託產品中的剛性兌付違約逐漸呈現常態化。

包商等銀行破產

「明天系」創辦人肖建華的包商銀行,5月份被中共當局宣告接管。有媒體稱,包商銀行欠債高達693億元人民幣,有一批50億元的債券6月到期。

5月29日,大陸《證券時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引述金融監管人士消息稱,部份農村及城市商業銀行,因面臨嚴重的信用風險,處於技術破產的邊緣,即指企業面臨無法償還到期債務而導致的破產。

但是相關報道迅速遭官方刪除,並被迫道歉。

自由亞洲電台當時引述企業內部郵件消息表示,目前中共央行已有一份疑似被託管的銀行名單。大陸一家銀行的高管證實,確有其它銀行已被託管;銀行業人士李女士指,名單中至少已有兩家確定出事,有一些銀行面臨危機。

商界人士文麗指出,農商行和城商行多是原信用社系統,人員和營運一直有問題。但過去經濟上行所帶來的資金流量掩蓋了問題,但隨著經濟下行,所有的問題都會爆發。

為應對越來越嚴重的銀行壞帳危機,上月24日,中共當局出資100億成立存款保險基金公司。該公司的管理方式實際是由央行金融穩定局副局長黃曉龍擔任法人、經理、執行董事,融穩定局存款保險制度處處長歐陽昌民擔任監事。

據註冊信息顯示,該公司是由中國人民銀行100%出資,註冊資本為100億元;經營範圍為:進行股權、債權、基金等投資;已發管理存款保險基金有關資產,直接或者委託收購、經營、管理和處置資產;依法辦理存款保險有關業務;資產評估;國家有關部門批准的其它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