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莫力達瓦旗法輪功學員王立山,自1996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過去的20年里長期遭騷擾、恐嚇、綁架、非法關押,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於2019年1月17日離世,享年83歲。

王立山,1935年3月31日出生,中國上世紀60年代的才子,畢業於內蒙古醫學院。1972年,去非洲國家毛裏塔尼亞留學、提供醫療援助兩年半,回國後曾擔任莫旗醫院院長多年;退休後,他在自己家裏開診所。行醫五十餘載,醫術精湛、救死扶傷。

1996年8月8日,王立山、朱桂蘭夫婦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1997年冬季,夫婦倆把自己家約二三百平方米的門市房讓出,在自家成立了煉功點。

修煉法輪功20年來,王立山為窮人捨錢、捨物、免費醫治無計其數,還把多年來病人所欠的醫療費、藥費欠據、欠款帳本都燒掉,聲明病人所欠錢款不用還了。王立山老人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去他的診所看病的人,有錢的或沒錢的都能得到醫治。

1999年5月份左右,莫旗公安局兩次到王立山家煉功點蒐走法輪功資料,多次到煉功點干涉他們煉功,拿出中共內部不公開的「秘密文件」禁止人們學煉法輪功。

1999年7月23日,王立山、郭廣志(教育局退休教師,90多歲)等法輪功學員被莫旗公安局綁架並非法詢問一天一宿。公安局國保大隊和「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逼迫王立山說出煉功點的煉功人員名單、禁止他們煉功、禁止上訪。

此後,王立山家幾乎每月都被抄家,莫旗「610」、國保大隊、派出所、街道及所在單位醫院經常派人到他家騷擾、蒐查、搶劫。

王立山家的對門鄰居被「610」利用,長期監視王立山夫婦。第一派出所警察伊(音)英、吳振每月無數次來他們家騷擾、監視、跟蹤,還進行電話監聽,使王立山夫婦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他們的正常生活受到嚴重的影響。

2000年11月19日,「610」主任張士斌在王立山家門外敲門說:「找王大夫看病。」王立山將門打開之後,一幫警察闖進來,蒐查房間的每一個角落,不但蒐查法輪功資料,看見喜歡的東西也偷走,金筆、手錶、毛料衣服、皮鞋等都被盜走;臨走時,他們逼迫王立山簽字,王立山就寫上「好人王立山」。

2000年11月21日,張士斌又闖進王立山家,欲綁架他,其妻朱桂蘭上前阻攔。張士斌說:「不抓他就抓你。」然後將朱桂蘭綁架到刑警隊。當時已60歲的朱桂蘭被罰站了一宿,之後又被劫持到莫旗看守所。

朱桂蘭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內蒙古海拉爾市「610」和齊齊哈爾市富裕縣「610」非法提審。他們欲構陷朱桂蘭,未得逞。

國保大隊長敖小光以朱桂蘭的名義向王立山家要錢,王立山的長子王東東給送去了1萬元,而敖小光只給朱桂蘭7,000元,從中勒索了3,000元,還告訴朱桂蘭:「不許跟別人說!」朱桂蘭在莫旗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個月,被內蒙古海拉爾市「610」勒索了8萬元後才被放回家。

2017年7月末,即中共「十九大」(10月18日)召開的前夕,內蒙古自治區下達命令,莫旗公安局國保大隊、「610」、刑警隊、派出所、社區人員假借「維穩」之名,瘋狂地抓捕、監視、騷擾莫旗法輪功學員。

2017年7月27日下午2點至晚上6點多鐘,莫旗公安局副局長鄂鐵剛、刑警隊隊長李文生、國保大隊大隊長譚景友、國保大隊副隊長高老五(外號)、第一派出所所長於彥祥和副所長吳振、第二派出所警察、第三派出所副所長王開成、特警十餘人、幾名布西社區人員,相繼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王代才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

王代才,男,65歲,漢族,醫院的退休人員,王立山的侄子,3歲喪母,15歲跟隨叔叔王立山。叔叔幫其成家找工作,視其如親子。

2017年8月13日,王代才被莫旗國保大隊勒索了5,000元後,才從阿榮旗看守所「取保候審」回家;之後,他又被審問,再次遭勒索三四萬元,被非法判刑4個月,緩刑2個月,監外執行。他總共被勒索了近7萬元。

2017年11月24日,莫旗國保大隊三個警察將80歲的朱桂蘭老人綁架到公安局非法詢問。朱桂蘭拒絕配合,被送回家;之後又騷擾朱桂蘭的大兒子王東東、小兒子王菲。王菲去國保大隊簽字,作為父母的「擔保人」,解除警察對他們的所謂「取保候審」。

王立山在長期的騷擾、恐嚇中,身心受到嚴重的打擊,於2019年1月17日離世,享年8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