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市瀏陽市50歲的法輪功學員羅丹在經歷了4年的冤獄折磨、撈刀河洗腦班的摧殘,以及不斷遭受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迫害後,於12月1日含冤離世,留下80歲的老父親孤身一人。

羅丹生前住在長沙市瀏陽市淮川街道北正社區,父親羅福興已80歲。羅丹和父母一家三口於1997年10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 但是在中共20年血雨腥風的迫害中,他們多次地被騷擾、抄家、關押、酷刑、判刑……

她的母親承受不住瀏陽市「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及街道居委會人員上門的騷擾恐嚇,違心地放棄了修煉,導致舊病復發,被疾病奪走生命。

羅丹因堅定修煉法輪功,於2006年11月被綁架,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被非法勞教1年半;2014年4月,被非法判刑4年,送長沙市女子監獄關押,此後又被撈刀河洗腦班非法關押。

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下,她一家人失去了安寧的生活。她失去了令人羨慕的工作,顛沛流離、經濟拮据,身心俱傷,含冤離世。

修大法 獲新生

羅丹出生在長沙市瀏陽市,聞名於世的「花炮之鄉」,從小聰明伶俐,刻苦好學,為人善良真誠,夢想著成為一名優秀的幼師。

她的父親因患多種疾病,夏天身上也裹個大棉襖,眩暈症經常發作,沒法工作,四十來歲時就在單位辦理了病退。

母親是位家庭主婦,曾患一身病。哥哥學業畢業後,被分到株洲化工廠,上世紀90年代在國企改革下,成為失業人員,後在株洲某小區做保安,艱難地維生。

1992年,法輪功從吉林長春傳到了這座「花炮之鄉」的小城,一家三口都被「真、善、忍」的法理所震撼,走入修煉。他們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原理做一個好人,父親、母親一身的疾病不治而癒了,全家對法輪功的師父無比感恩,每天其樂融融。

一家人遭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軍、警、特務、媒體,在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發動了的群體滅絕式的迫害打壓,羅丹一家三口也未能倖免。

瀏陽市公檢法人員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對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打壓、抓捕、酷刑折磨。瀏陽市「610」辦公室及街道居委會三天兩頭到羅丹家騷擾、恐嚇,要求他們交出法輪功書籍並寫不修煉的所謂「保證書」。

她的母親在強大的壓力下被迫放棄修煉,終因舊病復發而離世。

由於瀏陽市公安「610」人員株連式的迫害,幼兒園不敢繼續聘用羅丹。她有時會懷念那群孩子們,在家自彈兒歌……

2006年11月,羅丹到瀏陽市太平橋鎮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綁架、抄家,後被強行送進株洲白馬壟非法勞教1年半。

在勞教所,羅丹受盡酷刑的折磨,幹苦役,身體和精神上遭受很大的傷害,度日如年。

2008年回家後,羅丹成為了瀏陽市「610」的重點監控對像。

羅丹沒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一心想著怎麼讓民眾從中共對法輪功的誹謗、誣衊中清醒過來,了解「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她父親勸她成家,她對父親說,每次當她想到西方的《聖經》、中國的《推背圖》、《燒餅歌》預言人類會有大劫難發生時,就想,如果人類真的出現預言中所說的事情,還有那麼多的眾生受謊言欺騙,沒有明白真相,怎麼辦?她自己從大法中受益了,不能只顧自己而不考慮他人啊。

冤獄4年 七旬父親奔波營救

2014年4月17日,瀏陽市淮川派出所的幾名警察破門闖入羅丹的家中,沒出示任何證件,將家中的電腦、法輪功真相資料等一掃而空,並強行把羅丹綁架到瀏陽市看守所。


時年75歲的老父親為了營救無辜的女兒,寫公開信。鄉親們看了信後,無不同情羅丹的遭遇,紛紛簽名要求當局無罪釋放羅丹回家。

年邁的老人又到瀏陽市公安局找時任的局長趙丁山,趙丁山不但避而不見,還讓下面的警察威脅恐嚇鄉鄰。社區的朱姓主任以慰問之名,到他家強行將這封公開信燒燬,迫使老人求助無門。

羅丹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後,瀏陽市國保、「610」警察於2014年8月25日,在未通知家屬到場的情況下,與當地公檢法合謀秘密非法判她4年徒刑。

在被非法關押的4年中,羅丹被強行剝奪與親人相見的權利,甚至監獄拒收她親人的任何書信或電話,說她沒有「轉化」(放棄修煉),不讓見家人。

在監獄,羅丹不「轉化」,就被強迫穿上「約束衣」(一種綑綁人的酷刑),強行吊銬在牆上幾個小時,強迫勞動等等。警察採取各種卑劣的酷刑手段折磨她,致使她內傷嚴重。

回到家中 迫害不斷

羅丹陷冤獄4年,期滿回家後,中共人員不斷地上門騷擾迫害她。為了維持父女兩人的生計,她於2018年6月找到了一份書店的工作,但沒上幾天班,就被瀏陽市「610」警察盯上。老闆迫於壓力辭退了她。

同年8月份,羅丹又找到一份服裝銷售工作。瀏陽市「610」警察又去騷擾她,甚至為了不讓她有份穩定的工作,將她劫入長沙市撈刀河洗腦班中繼續關押。

她還沒從4年冤獄的殘酷迫害中走出來,卻又被關進洗腦班遭受摧殘,加上經濟拮据,長期營養不良,身體每況愈下,一病不起。

在不盡的痛苦煎熬中,羅丹於2019年12月1日含冤離世,臨終時人已瘦成皮包骨。#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