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明慧網河北通訊員突破網絡封鎖,傳出消息,9月17日,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在河北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而且她的內臟被取走。

明慧網11月20日報道說,馬桂蘭具體在哪天怎麼死的尚且不清。某天上午6點多鐘,馬桂蘭說自己身體不舒服,上午8點多她被抬出 監房,被送至秦皇島公安醫院,不久離世。

報道引用內部消息說,河北省來的人(具體甚麼部門、甚麼人不清楚),把馬桂蘭的肚子剖開,取走她的內臟,說是化驗。再後來的消息不得而知。

據悉,在不到一個月內,還有其他兩位秦皇島看守所的在押人員(非法輪功學員)離奇死亡。現在看守所人員有變動和調整,聽說進來不少新人。

為甚麼是河北省來人取走內臟?鑑於這些信息,明慧網認為此案有活摘器官的嫌疑。

目前,馬桂蘭的親屬都不肯說出自己知道或者被告知的情況,也不知家屬們是否知道馬桂蘭被剖腹取走內臟的實情。

2018年7月4日,六十多歲的秦皇島海港區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和五十多歲的馬愛華在給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秦皇島開發區珠江道派出所綁架。

7月5日,兩人被送入秦皇島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警察非法抄了馬愛華家,她的手機被珠江道派出所非法扣押。

2018年7月18日,馬桂蘭、馬愛華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突然轉為刑事拘留。目前馬愛華正在秦皇島公安醫院二樓絕食反迫害。

律師見到馬愛華後,說她面容消瘦,臉色蒼白,胃裏被強制插入灌食用的胃管,不許拔出來。

據不完全統計,到2018年10月,在秦皇島看守所最少有二十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遭受迫害。

該看守所在秦皇島市公安醫院設的隔離監護的十五間病房,常常人滿為患。

法輪功學員蘇瑞琴,家住海港區,六十七歲,被綁架後,現在在公安醫院被隔離監護,身體非常虛弱。

法輪功學員徐秀娟,家在北港鎮,五十來歲,身體更是處於危險狀態之中,患貧血、心衰、高血壓,血壓最高達到240。親朋好友一直在向看守所和法院交涉,但是他們互相推諉。

他們的器官涉嫌被活摘

2006年3月,多位證人公開證實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罪行被曝光後,引起海內外各界震驚。近年來,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疑案也不斷在國際社會上被報道,種種端倪表明,法輪功學員身體上的器官被取走的現象,不排除他們的臟器被活體摘除。

從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至今,類似馬桂蘭內臟器官被「取走」的情況,在被迫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並非個案,僅列出以下數例:

高一喜

法輪功學員高一喜,牡丹江市穆稜市穆稜鎮河北村人,為人樸實、善良。

高一喜(明慧網)
高一喜(明慧網)

2016年4月19日夜,牡丹江市公安局國保警察莫名綁架了高一喜夫婦。28日,高一喜被送到公安醫院「搶救」;4月30日清晨,猝死。被抓十天,一個健康人便離奇死亡,高一喜年僅四十五歲。

牡丹江市司法相關人員,一直不讓家屬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後又不讓家屬看遺體,卻要家屬簽字解剖、火化,在家屬不同意解剖的情況下聲稱「解剖」了。

此後,家人看到高一喜遺體額頭處有傷,胳膊有勒痕,雙手緊握向外撇,胸部挺起、腹腔特別癟。

警察強行解剖高一喜的屍體,摘走所有器官,最後聲稱高一喜死於心臟病。

總部設在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2016年6月21日對高一喜死亡案取證,電話調查了涉案責任人之一 、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綜合科科長朱家濱。朱承認自己參與活摘器官,並稱將器官「賣了」賺錢。

電話調查錄音:

楊忠芳

楊忠芳,當年三十七歲,吉林省延吉市人。她為人處世非常好,極受親朋好友、街坊鄰居和整個西苑市場上的個體商戶的歡迎。

楊忠芳(明慧網)
楊忠芳(明慧網)

2002年7月1日,楊忠芳及不修煉的家人一同被抓。第二天得知楊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後,大夥都淚流滿面,很多人想去看她。

待楊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趕去看她時,她的遺體已經被強行送進火葬場,而且腹內的臟器已經被提走,說是讓法醫鑑定。

傅可姝、徐根禮

2005年11月,貴州省開陽縣第一小學高級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傅可姝(五十四歲),和她的遠房表侄、法輪功學員徐根禮(三十四歲,貴州金沙縣人)一同外出到井岡山地區時「失蹤」。

傅可姝(明慧網)
傅可姝(明慧網)

徐根禮(明慧網)
徐根禮(明慧網)

2006年4月,家屬在井岡山五指峰找到他們的屍體。死者的臟器已丟失。傅可姝的屍體剃光了頭,雙眼凹陷,沒有眼球;徐根禮的頭髮被剪光,雙眼凹陷,身體腹胸部被人切開縫合過⋯⋯

以下是傅可姝遺體現場的照片:屍體沒有腐爛,赤裸著上身,內衣倒扣包裹著頭,穿著棉毛褲、襪子。

以下是徐根禮遺體現場的照片:屍體乾枯,全身赤裸,雙手舉過頭頂,身體腹胸部被切開。

對此公安解釋為他們做了DNA鑑定,對屍體進行過解剖。按常理,一根頭髮都可做DNA鑑定,公安為何一定要開膛破肚呢?

面對諸多疑點,警察卻聲稱兩人是自殺。

種種跡象讓外界不得不猜測,兩人很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後摘取了器官,最後拋屍野外。

郝潤娟

河北省張家口市法輪功學員郝潤娟(女),家住廣州白雲區。因四次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被抓,2002年遭二十二天酷刑摧殘後死在廣州白雲看守所。

家屬去認屍時,見遺體已面目皆非,內臟全掏空,皮膚被剝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屍骨肉,還帶有鮮紅的血跡。

兩次看過遺體後,家屬認為那不是郝潤娟,只好把她兩歲的兒子帶來驗血,最後證實那是郝潤娟。

王曉忠

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曉忠,十七年前被當地陽明公安分局警察迫害致死,年僅三十六歲。

王曉東(明慧網)
王曉東(明慧網)

後來,有知情者透露,王曉忠在被綁架的第十三天就被活活打死了。

該知情人見過王曉忠的遺體,說非常慘,器官全部被摘除,肚子癟癟的,身體上有整個一條大刀口,像個大拉鎖。

當時在場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轉過身喃喃自語:「太慘了,不關我的事」,看起來他被嚇壞了。

宋萬學

宋萬學
宋萬學

宋萬學,48歲,湖北黃石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1月22日,他無故被公安劫持到黃石第二看守所,被獄警殘酷毆打折磨,然後被送往醫院,被迫害離世。

遺體的頭被打破,胳膊、腿、肋骨等多處出現骨折,胸部有縫合的傷口,並明顯塌陷。

獄警欺騙家屬說:內臟(心、肝、腎)已被法醫解剖、鑑定時摘除,之後被送往武漢檢驗。為何未經家屬同意解剖屍體?檢驗結果如何?均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