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針對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發表告別聲明所引發的爭議,特朗普總統首次披露,穆勒對他高度對抗的原因,是因為他當初沒有答應穆勒的要求,任命其再次擔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

在5月30日上午的一篇推文中,特朗普揭出了從通俄門調查一開始穆勒就對抗他的原因。

「穆勒(隨其他潛在候選人)來到橢圓形辦公室,要求被任命為FBI局長。他已經在那個位置呆了12年,我告訴他不行。第二天,他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完全是利益衝突。很討厭!」

5月29日,穆勒召開新聞發佈會,首次就通俄門調查公開發聲。他宣佈通俄門調查結案,自己辭職並關閉特別檢察官辦公室,並表示自己不準備赴國會作證,調查報告就是他的證詞。

但是,穆勒也在聲明中留下了某些值得玩味的言辭,似乎有意拋給民主黨,供其繼續攻擊特朗普所用。

穆勒語意模糊地表示:「如果我們對總統顯然沒有犯罪有信心,我們就會那麼說了。我們不確定總統是否確實犯了罪。」

穆勒接著解釋了司法部長期以來所執行的政策,即不能對現任總統提出刑事指控。他聲稱,「指控總統犯罪不是我們可以考慮的選項」。

他接下來補充說,穆勒團隊因而得出結論——不會就總統是否犯罪做出判定,這是穆勒辦公室的最終立場。

穆勒似是而非的闡述讓民主黨人如獲至寶,他們聲稱,這可以作為特朗普干預司法的依據,並威脅繼續推動彈劾程序。

5月29日,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網(CBS News)專訪時表示,「我個人感覺他(穆勒)本來可以作出決定」,但他不想爭論穆勒不就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作出結論的原因。他只是表示,他和前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都認為,作為司法部負責人,他們有必要作出決定。#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