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電訊領域的多位專家表示,對華為的出口管制標誌著美國開始精準打擊中共科技行業核心——信息通訊公司是中共重商主義經濟迷宮的心臟。

特朗普政府上周頒佈了兩項重要議程,從買賣兩頭圍堵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公司。美國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電訊領域訪問學者羅斯林·萊頓(Roslyn Layton)撰文說,這一步是對的,且可最大限度減少對美國經濟的損害。

根據特朗普政府公佈的行政令以及商務部具體措施,一方面堵上「入口」,禁止美國電訊網絡商從中國及其它國家處購買具有國家安全威脅的產品;另一方面堵上「出口」,禁止美國公司在沒有特別許可的情況下向華為出售美國的關鍵技術。

華為的長年不良記錄 美國有確鑿證據

長期跟蹤中國電訊業發展的萊頓表示,美國對華為收集了二十年的情報和記錄,早已顯示華為與中國(中共)政府以及中共軍方有關,華為產品和服務具有(安全)風險。且華為多次違反美國的貿易法規,並涉嫌對美進行網絡攻擊,僅僅美國政府人事管理辦公室的個人敏感信息記錄一項,就有約2,000萬的個人敏感信息被盜。

而參議院司法和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也證實了特朗普政府對華為採取行動的必要性。

特朗普總統簽署的行政令旨在確保美國信息和通信技術與服務供應鏈的安全。實際上,這一行動最早可以追溯到美國國會常設機構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2018年4月發表的公開報告。

報告強調了美國使用中國公司——跟中國(中共)軍事、核工業以及網絡間諜計劃相關的企業的產品,帶來的供應鏈風險,並點名聯想、中興和天馬微電子等中國企業。

報告指出,這些公司的產品或服務可能被用於故意破壞供應鏈,或通過被動過手腳的產品(如電池、聲學組件、磁鐵、屏蔽材料、電纜以及電源連接器)製造故障。

甚至這些公司(包括跟中國公司合作的外國公司)收集的信息,可能在企業情報共享協議中直接要求跟中共當局公開分享,無論這些企業是自願或出於跟中國公司做生意需答應的條件。

美周密研判後 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清單

此外,特朗普政府把華為列入出口管制清單是經過周密研判的,不僅師出有名、且可以使美國經濟的損害降至最低。

首先,美國商務部上周將華為放入實體列表的行動是合理的。商務部旗下工業和安全局是根據司法部對華為提出的起訴和華為違反「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規定、向伊朗提供服務和妨礙司法公正對華為祭出上述行為的。

由於對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風險的考慮,特朗普政府已將190個實體添加到商務部實體清單名單中,該名單上有約1,000個受限制實體。

「這一動作將禁止美國公司在未獲得商務部許可的情況下與華為開展業務。該指令切中目標,並能最大限度地減少對美國經濟的損害。」萊頓寫道。

此外,美國商務部5月20日宣佈的給華為為期90天的有限豁免措施,也是為了讓美國營運商有一個緩衝期。「臨時通用許可證將給予(美國)營運商有更多的時間做出其它安排,⋯⋯制定適當的長期措施。」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聲明中說。

分析師認為,這一消息帶給華為一個稍微喘息的機會,但無法扭轉局面,因為華為的供應商仍會擔心未來的不確定性、而採取對策規避風險。

最後,華為在美國市場的佔有率一直不高,而且除手機外,華為的其它產品在美國經濟中的曝光率更是有限。自從美國國會2012年陸續警告華為的風險後,許多美國互聯網服務提供商都在避免使用華為設備,因擔憂華為產品有後門及具有其它安全和財產風險。

「華為對5G並不是必不可少的,但高通的5G專利和晶片卻是(必不可少)。華為供應的一些設備可以從其它不具有威脅性的供應商處獲得,而後者可以成為小型互聯網提供商(ISP)的替代方案。」萊頓寫道。

美首次對中共核心區域進行直接打擊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另一位研究員克勞德·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則指出,特朗普的行政令是首次對北京的電子/信息技術領域進行直接打擊,這一領域是中共重商主義迷宮的核心區域。

巴菲爾德表示,特朗普的行動背後有一明確的戰略邏輯——最終瞄準中國(中共)國家指導的技術巨頭核心要素,從現在開始,特朗普政府已將其經濟武器對準正確的目標。

萊頓也認為,雖然特朗普政府沒有點名具體的國家或技術公司,但行政令表面的目標就是與中國(中共)政府和軍方(無論是直接還是間接)相關的信息通信(ICT)公司。

除了華為之外,聯邦通信委員會上周也一致投票阻止中國移動在美國營運。

萊頓表示,中共政府有多種形式影響中國公司,比如:通過直接控制公司所有權、董事會或管理職位、補貼以及法規。例如,中共當局2017年的法律要求,任何中國公司都需根據其要求配合進行間諜活動。

中美甜言蜜語的時代已終結

美國企業研究所的研究員馬克·泰森(Marc Thiessen)表示,不是特朗普開始了這場貿易戰,而是中國(中共)早就對美開始經濟戰。

「北京多年來一直在對美國進行經濟戰,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它迫使美國公司轉讓技術,作為在中國開展業務的代價;同時,它補貼國有企業,以防止美國企業在中國經濟的數十個領域中開展競爭。」

「與以往不同的是,中國(中共)領導人現在面對著一個決心對其政策發起反擊的美國總統。」泰森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說。

而特朗普的這一強硬對華立場更得到了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 D-NY)和多名參眾兩院國會議員的支持,這顯示美國國會跨黨派的支持。

在中方5月初突然要求取消已經談好的部份貿易協議內容後,中共的失信及拖拉解決問題惹怒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特朗普發推文宣佈對華提高懲罰性關稅後,舒默回覆特朗普的推文說:「總統特朗普,請對中國(中共)強硬。不要退縮。實力是贏得中國(中共)的唯一途徑。」

美國專家表示,美國幾十年來一直嘗試跟中共進行合理的對話接觸,但無濟於事。「對中國(中共)而言,嚴厲的行動才是共產黨領導人唯一能理解的語言。」萊頓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