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中美重啟的貿易談判僅半天就結束,比預定時間提前40分鐘結束。中國商務部發言人率先發表消息,確認中國將增加購買美國農產品,近期已經有一批農產品採購成交。正當外界以為談判有了進展之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稱將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

發生甚麼了?正當一些西方媒體忙著譴責特朗普多變不可測,老牌國際通訊社路透社派駐芝加哥的記者發現其中奧秘:中國並沒採購多少大豆。

中國購買大豆為何虛與委蛇?

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是美國兼世界農產品交易中心。據路透芝加哥8月1日消息,美農業部證實,在截至7月25日的一周內,一家中國民企購買了6.8萬噸美國大豆,這是自中國政府准許五家大豆壓搾商豁免關稅進口美國大豆以來首筆交易。由於採購規模不大,周四大豆價格仍然下跌。

特朗普因此怒不可遏:美國貿易代表萊澤希特本次赴中國上海談判前,曾特意公開放話,希望中國多採購大豆等農產品。特朗普想敲實這事,特別於7月30日在推特上警告中國,不要等到他的第一個任期結束後才敲定任何貿易協議,並稱如果他在2020年美國大選中贏得連任,中國「得到的協議將比我們現在談判的要艱難得多,……或者根本沒有協議。」

面對中國這種虛實相間的遊戲——虛應故事地答應採購美國農產品,卻在購買數量、購買時間等細節上繼續拖延,特朗普立即宣佈加徵關稅,但將時間放在9月1日,應該是希望在這個時間之前,北京有所表示。

但中國吃定了一條:大豆關係到特朗普票倉的穩定,既然開票倉的鑰匙在我手中,幹嗎這麼輕易給你?對不起了。

沙盤推演後,中國將大豆定為應戰必殺武器

中國從貿易戰開打以來,基本是以不變應萬變,原因無他,一是手中牌不多,二是認為自己手中抓著一張王牌,特朗普的票倉鑰匙:大豆(也包括豬肉等其他農產品,但大豆是代表)。

這倒不是北京自作聰明,而是經過沙盤推演。2018年3月下旬,特朗普宣佈展開對華貿易戰,美國布魯金斯學會4月9日隨之發佈了《中國徵收的關稅對美國產生的影響》(How China's proposed tariffs could affect U.S. workers and industries),該 研究將中方反制美國的兩份關稅清單的影響細化到美國的縣這一層級,在2742個縣中,有2247(82%)的縣在2016年將選票投給了特朗普。該研究的測算顯示,若爆發中美貿易戰,受傷最重的,有可能將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深紅票倉。美國農業部的數據清晰顯示,僅豬肉和大豆兩項產品增稅,就對中西部深紅州造成巨大衝擊:2016年美國大選期間,在排名前十位的大豆和豬肉出口州中,特朗普贏得了其中各8個的支持。這10個州分別是艾奧瓦、明尼蘇達、北卡羅來納、伊利諾伊、印第安納、密蘇里、俄克拉何馬、內布拉斯加、俄亥俄(關鍵搖擺州)和堪薩斯。

發現這一點以後,北京如獲至寶,認定這是特朗普的軟肋,自那時開始,就決定慢慢談,熬時間,以拖待變,以時間換空間,拖到大選年,就會出現轉機。北京這一以拖待變策略,我在貿易戰開始後不久就已指出,至今已成為大多數觀察者的共識,連特朗普也看穿了北京的計謀。按說,計謀一旦被看穿就無效。但在中美貿易戰上情況不同,因為這場戰事始終有一個不在台上的主角:數量龐大的美國農產品生產者。中方的盤算很清楚:美國大豆的主要購買者是中國,豆農的不滿將因利益受損而積聚,最終影響2020年大選的選擇。特朗普要求中國購買農產品,為的是降低農場主們的不滿,保持他們對自己的支持;中國堅持不買,就是往農場主的不滿之火上不斷添加乾柴。

拿華為作籌碼,但特朗普後路已斷

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之後,民主黨成為眾議院多數,特朗普意識到應該儘快結束貿易戰,但中方始終不應承那關鍵的10%條件(知識產權談判),到今年5月,中方全盤否定據說談成了90%的協議後,美國事實上已經失去主動權,已經只要求中方採購美國農產品以渡過大選,但中國更清楚地知道,這是向美國索取更高價碼之時,於是開出華為解禁的條件作為談判籌碼。但這條路迅速被美國國會斷絕了。7月17日,由六名跨黨派參議員和四名兩黨眾議員共同推出的法案名為《捍衛美國5G未來法案》(Defending America's 5G Future Act),把特朗普總統之前頒佈的可禁止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企業參與美國5G系統的行政命令法律化,並將禁止在沒有國會行動參與下將華為從商務部實體清單中撤除。同時還規定,如果行政當局向美國企業頒發與華為做生意的豁免許可,國會將有機會將其廢除——最後那條規定,是議員們發現總統有可能改變初衷而特別加進去限制條款。

特朗普必須調整選戰策略

面對美國豆農的困境,特朗普著急,北京歡喜。

美國豆農告急,這是從2018年夏天以來美國媒體經常報道的主題。大豆期貨價格已經下跌了1/4,根據美國農業部估算,近一半美國農民已經陷入了虧損狀態。Agriculture sector sees increase in bankruptcy、More farms are going bankrupt; bankers fear more are to come這些文章提及的數據經常被中國媒體引用:美國3個主要農業區申請破產的農民人數已達到10年來最高水平,其中北達科他州和阿肯色州的破產申請案增加多達96%。《華爾街日報》陸續發表的美國豆農陷入窘況的文章,例如《美國農戶力保依託中國建立的大豆出口帝國》都成為中國各大網站刷屏文章,再配以各種評論採訪。

特朗普自然著急,一方面盡力加大農業補貼以解危機,2018年為120億美元補貼後,今年又準備拿出160億美元補貼大豆種植和生豬養殖業。另一方面宣佈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形成沉重打擊,同時想方設法,希望促成中國儘快按美國意願簽協議。習近平這邊則不急不忙,一邊將本國本來就嚴重衰退的經濟歸咎於中美貿易戰,一邊虛與委蛇地與特朗普周旋,最近的結果如本文開頭所述。

在此需要回顧一下我關於中美貿易戰的主要觀點:美國對華貿易戰的戰略重點,比如以知識產權問題為主,精準打擊中國製造2025計劃,輔之以加徵關稅手段等,方向是正確的。但因對中國政府的定力與疼痛忍受力估計有誤,也低估了國內利益集團的掣肘,加之選了一個對自己連任有風險的時間段,才弄成如今這種騎虎難下之局。如今離美國大選開場日近,9月份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推出本黨總統候選人之後,特朗普總統應該有方向明確的選戰策略。大談反對社會主義,只對桑德斯等少數人有殺傷力,對拜登沒有那麼大的殺傷力。因為拜登並非極端左翼,民主黨建制派希望推他出來參選,就在於他對搖擺州與中間選民有影響力。拜登如果成為候選人,也會修正他現在的為迎合本黨極左選民而趨左的言論。

因此,特朗普現在應該做的事情是:調整戰略,盡力不讓中國抓住的大豆成為致命軟肋。要想繼續讓農戶支持自己,得用美國人能夠接受的方式闡述對華貿易戰的正當性,要讓各州的農場主真切地感受到總統在為美國的未來著想,貿易戰勢在必行。自己只是想著兌現競選承諾,將貿易戰的時間點選早了一點,如果放在第二任期的開端,結果會不一樣。真正的難題是:知識產權的直接受害者高科技公司目前不少反對打貿易戰,美國國家利益受損,美國只是間接受損的長期受害者,這個問題要想讓更關注眼前的選民們理解並支持,難度並不小。

好在美國形勢尚有可為之餘地。民主黨政治新星如雲,但大都是社會主義者與准社會主義者,美國人口結構雖然嚴重改變,但還有一半選民並不喜歡社會主義。特朗普連任,只要選舉策略得法,有42%-45%的基本盤支持,再爭取到10%左右的中間選民與五、六個搖擺州,應該有成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