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二十年有多,但人心始終無法理順,對中國內地事務持異議者數不在少,以致多年來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持續偏低。教育局多年前推出以普通話教授中文,就是透過普通話能力的要求,改變學生的學習語言,以改善年青一代身份認同的情況;並透過巨額資助(一年大概兩億元),實行雙管齊下。可以推斷的是,受到普教衝擊的語文老師一旦授課語言未達到當局訂定的語文標準,即或不會因此丟職,也需要讓路予有能之士,而輸入內地語文教師自然就是當局的應急之務了。當年筆者曾跟舊校老師戲言,為學校換血的第一波是語文老師,第二三波則是理科及電腦老師,事關內地在這兩個範疇的教育尖子多的是。用螞蟻搬家的方法,透過專才輸入計劃,再加上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要為這個城巿注入「紅血球」實在是輕而易舉的事。

之所以要牢牢抓住教育這座大山,源於共產黨對知識份子的又愛又恨;愛的是他們的知識,恨的是他們的世界觀。著名作家魯迅曾被視為「文化新軍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棄醫從文,多少源於要改造中國人精神面貌的宏願所致。然而魯迅在中國共產黨眼中也不過爾爾,魯迅之子周海嬰在《魯迅與我七十年》一書中披露了一段說話,翻譯家羅稷南向毛提出一個大膽的問題:「要是魯迅今天仍活著,他會怎麼樣?」毛澤東回答:「魯迅嘛,要麼被關在牢裏寫他的,要麼一句話也不說。」這段話讓羅稷南驚出一身冷汗,也揭示了一個不爭的事實,就是毛澤東對不識抬舉的知識份子懷著極強烈的敵視心態,必須令他們閉嘴不言。改革開放之後意識型態一度趨於寬鬆,但六四事件之後,悟空頭上的金剛圈便越扭越緊了。

習近平最近發表的五四運動百周年紀念時提到,五四精神的本質是愛國主義和黨的領導,說法不僅嚴重違反歷史,更是明目張膽地強姦了五四精神。五四運動源於學生不滿凡爾賽條約中國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更加不滿北洋政府竟然在不平等條約上簽字作實,大怒下上街示威,以至火燒趙家樓及痛毆駐日大使章宗祥等。學生的行為就是因為愛國,才對當日顢頇的政府官員飽以老拳;如果學生的愛國只囿於服從國民(黨)政府的領導,相信五四運動就不會發生了!習近平為了讓年青一代乖乖服從中共的指令,不惜在五四精神上塗脂抹粉,實在令人噁心!

知識份子的哀歌,在於其崢崢風骨難容於建制,封建帝制下如是,習帝制下亦然,思之不禁令人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