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深蒂固的「重男輕女」觀念,使世界性別比例的扭曲程度遠超人們的想象。一項為期5年的大規模分析發現,自1970年以來,在12個國家中因性別選擇性墮胎導致2,300萬女孩未能降生。墮胎這一現象在東歐和亞洲國家中尤為嚴重,僅中國就有1,190萬女嬰遭墮胎,印度有1,060萬。

雖然一個國家的性別比例不會是完全平衡的,但在正常情況下,研究人員預計每100個女嬰對應有105個男嬰出生。研究人員收集了200多個國家的數據,並發現為數驚人的國家都偏離了1.05這一區域基線值,另外由於一個地域內不同國家的種族差異,將近一半國家(212個中88個)的基線值與1.05顯著偏離,而其中有12個國家最令人擔憂。

其中以東歐和亞洲國家尤為嚴重,中國有1,190萬女嬰遭墮胎,印度有1,060萬,其餘分佈在阿爾巴尼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香港、韓國、黑山、台灣、突尼斯和越南。

中國多年來由於實行一胎政策,毫無意外偏離度最大。研究人員發現,這一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男性出生率在2005年曾一度達到118。現在這些孩子已經到了生育年齡,這一相當大的扭曲,開始擾亂社會的構成。現今在中國和印度,男性比女性多出7,000萬人,這導致了孤獨的盛行,勞動力市場的扭曲,以及女性人口販賣和賣淫的增加。

無論是在文化、宗教、經濟還是家庭層面,性別選擇性墮胎背後的原因並不簡單,亦不僅僅是反映了女性的選擇,因為這些女性的自由意志在很大程度上與男權社會緊密相連。在男權社會,生兒子的壓力足以結束一段婚姻,乃至失去一生的生計。

研究人員解釋道,大多數性別比例扭曲的社會長期以來都偏愛強壯的兒子。事實上,在許多這類文化中,是男性繼承了家族的傳統,賦予了家族地位和合法性。男性還擁有更大的經濟價值,他們要負責照顧年邁的父母。另一方面,女人有時被認為是一種負擔,尤其是當需要一份昂貴的嫁妝才能結婚時,她們成了另一張需要餵養的嘴。

隨著人口老齡化和縮小家庭規模的推進,世界各地的許多婦女面臨著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巨大的壓力,在她們僅有的幾個孩子中必須要有兒子。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隨著性別診斷的出現,這一問題不斷加劇。從近日一名12歲少女隨身攜帶142支孕婦血液樣本,從廣東深圳羅湖口岸赴港「寄血驗子」的惡性事件即可見一斑。研究數據顯示,女性缺失人數將在2050年達到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