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未見緩和跡象,專家注意到中國經濟放緩及消費減少,可能改變了全球供應鏈及貿易路線,而亞洲經濟體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亞洲經濟學主管路易斯·庫伊斯(Louis Kuijs)11月9日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中國消費的改變對鄰國的影響越來越重要,因此在衡量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時,必須考慮中國國內消費減少對其它亞洲國家的潛在風險。

庫伊斯在報告中寫道:「對於大多數亞洲經濟體而言,滿足中國國內需求的直接出口增長速度,遠遠超過通過供應鏈的間接出口,現在前者(的出口量)已超過後者。」

「這意味著中國國內經濟消費大量來自亞洲國家的出口,因此在評估中、美貿易戰的影響時,我們不能忽視中國國內消費扮演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力。」他寫道。

他說,在經濟增長放緩之際,雖然中國(中共)當局採取了支持國內需求的政策,加上在中國大陸境內的一些製造商將工廠遷到東南亞國家,可能會減輕中、美貿易戰對亞洲經濟體的負面衝擊,但是其仍無法完全避免可能的傷害。

庫伊斯在總結中寫道:「無論如何,考慮到(中國消費下降)對大多數或所有亞洲經濟體的影響,美、中貿易戰在未來兩年內可能會對該地區產生負面影響。」

無獨有偶,花旗銀行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亦表示,中國當局最近的刺激措施,可能無法讓鄰近國家擺脫經濟下行風險。

花旗認為新興經濟體目前面臨的經濟增長三大風險是中國經濟放緩、美元持續走強,以及全球貿易壓力,中國的調整政策可能不會有太大幫助。

不過,某些專家認為,中、美貿易戰並不必然會傷害新興市場,因為中國刺激國內消費的措施以及美國轉移進口來源,都有可能彌補與中國貿易減少的影響。

英國期刊《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在10月31日的一份報告中表示,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可能增加進口來自越南、印度、孟加拉及印度尼西亞的低端產品,如鞋類、玩具和紡織品等。至於高端產品如如電子設備和機械等,美國可能增加自南韓採購的數量。

航空地勤服務業者新翔集團(SATS)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洪紀元(Alex Hungate)11月9日表示,「我們確實看到了某些貿易路線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

洪紀元告訴CNBC《財經論壇》(Squawk Box)節目,雖然東盟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流依然強勁,但大中華區(包括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和台灣)的貿易量已轉為溫和,顯見大中華區受到中、美貿易戰的衝擊較大。

他說,就航空貨運而言,越南是一個表現強勁的國家,印度的增長也很強勁。他同時提及在美國對華關稅措施生效前,出現了提前訂貨的現象,他​曾​目睹300輛哈雷電單車在貨運碼頭排隊的盛況。

哈雷電單車首席財務官John Olin上個月表示,預計新關稅措施將使該公司今年至少額外支付4,000萬美元成本,哈雷正在竭盡所能地減少關稅措施對其利潤的影響。

全球最大貨櫃船租賃公司西斯班(Seaspan,SSW)聯合創辦人(前行政總裁)王友貴(Gerry Wang)日前表示,航運數據早在六個月前就透露出美、中貿易戰可能加速中國經濟放緩的信息。

西斯班的數據顯示,特朗普政府今年(2018年)1月11日宣佈要對鋼鋁材加徵國安關稅,自此一直到這項關稅措施3月23日生效的期間,中國鋼鋁材出口到美國的數量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長了21%。不過,在鋼鋁稅3月生效後直到今年9月,受影響的中國商品出口量同比下降了53%。

市場關注本月底在阿根廷20國集團峰會的川習會,是否會為中、美貿易戰帶來和緩前景。然而美、中雙方11月9日在華府舉行的第二輪外交安全對話,對多項議題仍然存在很大分歧,而且美國務卿蓬佩奧在聯合記者會上,並未提及雙方在會中討論貿易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