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冷戰結束以來,一個新的「紅色威脅」正出現在北約面前。」 美國的《國家利益》雜誌這樣寫道。4月3日~4日,29個成員國外長聚集華盛頓,召開慶祝北約成立70周年歷史性峰會。這次峰會,中共威脅罕見成為北約最大關注點。

北約歷來將俄羅斯的威脅視為主要威脅,但多家媒體注意到,剛在華盛頓結束不久的慶祝北約70周年的聚會上,中共威脅成為會議的重點議程。《國家利益》4月5日發表了題為〈 為甚麼中國(共)是比俄羅斯更大的威脅〉的文章;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治「Politico」4月4日發文稱:「北京,而不是莫斯科,成為(北約)聯盟本周在華盛頓聚會的最大關注點」;BBC也發表了一篇題為〈 北約70年經歷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現在關注中國〉的文章。法廣稱:「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是北約內部討論的新主題,包括美國和英國在內的多個成員國都強調,應該提請北約的盟國注意,5G也是一個安全問題。」

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Kay Bailey Hutchison)稱,北約正在對中共的行為進行評估。評估結果可能預示著北約的重心開始東移。

中共「紅色威脅」成為北約新的關注焦點

美國的《國家利益》雜誌網絡版4月5日發文,將中共威脅稱為「紅色威脅」。文章指出:「對於北約官員來說,中共是新的最大威脅」。

北約官員近日在華盛頓討論的幾個熱門話題包括意大利和中共簽署「一帶一路」合作諒解備忘錄;是否華為應該被允許在北歐成員國營運;應對中共的戰略競爭及滲透等。

「中國(共)將成為大西洋兩岸21世紀(討論的)主題,」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4月3日在華盛頓發表講話說。「中國(共)幾乎在所有議題上都是挑戰。重要的是,要能夠更好地了解這(種威脅)對北約意味著甚麼。」

《國家利益》稱,抵制中共聯盟中最薄弱的環節就是歐洲,因為歐盟不得不在各個成員國內達成戰略共識。而現在歐盟所缺少的就是一種應對中共的戰略。

「如果我們能夠與美國一起拿出一系列聯合措施,我們就都將會受益,」 慕尼黑安全會議負責人沃爾夫岡·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說,「但我們還沒有一個歐盟戰略,如果你沒有自己的策略,你就無法制定聯合戰略。」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政治「Politico」報道,北約在過去70年中大部份時間聚焦如何應對俄羅斯的威脅。為了在未來幾十年中繼續存在下去,北約開始更多的考慮來自中共的威脅。因此,在北約官員聚焦華盛頓期間,中共而不是俄羅斯是北約官員的首要關注。

報道稱,雖然特朗普政府從上任第1天起就開始關注中國(共),但歐洲領導人才剛剛開始警覺,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共在歐洲大陸的慷慨投資可能對歐洲構成長期的戰略威脅。

《金融時報》報道稱,歐洲國家現在對北京如何利用其不斷擴大的影響來控制商業和外交條款感到驚醒。一些歐盟國家抱怨中共歧視外國公司並迫使他們放棄自己的技術。此外,北京的外國投資不透明,有可能使接受投資的國家承擔債務風險。歐盟也越發擔心中共通過投資或收購歐盟國家敏感領域的企業來獲得先進技術。

中共的網絡間諜和知識產權盜竊預計將成為4月9日中歐峰會的重點議題。

BBC稱,美國駐北約大使哈奇森4月2日表示,「北約正在對中國(共)的所作所為進行評估。我們正在做風險評估,特別是努力對中國(共)作評估。」評估的結果可能預示著北約這個成立於1949年的軍事集團的重心開始東移,離開了當初北約在歐洲對付蘇聯侵略的初衷。

應對中共威脅是美歐國家的共同利益

「Politico」指出,大西洋兩岸的安全官員越來越相信,如何制訂中共政策是美國與其歐洲夥伴之間有著共同利益的領域。

例如,關於如何確保南中國海開放航運渠道的問題對歐洲而言與美國一樣重要。中共的網絡戰能力構成的威脅是另一個美歐國家共同面臨的關鍵戰略領域。

中共近年來加大涉足歐洲,並以大舉投資誘惑南歐國家,令歐盟主要國家感到擔憂。

路透社稱,法國總統馬克龍尋求建立一個統一的歐洲陣線,來對抗中共在貿易和技術方面的擴張。前幾天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巴黎時,馬克龍在聯合新聞發佈會上敦促中共要「尊重歐盟的統一及其在全球所承載的價值觀」。

歐洲官員早已指出,北京利用其作為一些歐洲小國的主要投資者地位,來換取他們在歐盟事務上的支持。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 Claude Juncker)說:「一個(歐盟)國家無法譴責中國(共)的人權政策,因為中國投資者正在其一個港口投資。而另一個國家不能支持日內瓦人權委員會做出的決定,因為中國投資者正在其領土上投資。」

「這樣運作是不行的。」容克強調說。

BBC報道,美國官員認為,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是中共在戰略區域收買政治影響力和國家主權的「進攻型」戰略,而最近意大利同意加入「一帶一路」基建投資計劃,引起美國關注。

同時歐盟也對意大利受到中資誘惑感到擔憂。歐盟曾在意大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前警告其將會承擔後果。去年多份報告顯示,已有至少13個亞非歐小國因中共的「一帶一路」而深陷沉重外債,恐引危機。

美國副總統彭斯4月3日參加北約70周年活動時說,「北約在未來幾十年裏,需面對的最艱鉅的挑戰恐為如何根據中共的(滲透)崛起作出調整,我們必須調整應對中共在5G網絡技術的挑戰,應對一帶一路提供的橫財,這也是歐洲盟國每天必須應對的問題。」

《華盛頓郵報》報道說,美國官員擔心中共的間諜活動和經濟影響力在許多方面削弱了北約。一名美國國務院的高級官員4月2日說,對於美國來說,要確保歐洲和美國的信息,交通和其他基礎設施網絡的安全可靠,這樣才有能力應對危機,又不必擔心中共會影響基礎設施。

美國:中共是最大的威脅

美國高層多次指出,中共而不是俄羅斯,才是美國日前面臨的最大威脅。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在華盛頓智囊哈德遜研究所就中美關係發表演講說,2018年6月,北京發出了一份名為宣傳管理通知的敏感文件,其中提出了它的戰略。該通知的原話說,「中國必須精準出擊,分化美國國內不同的群體」。

「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北京調遣其隱秘的行動人員、幌子組織和宣傳機構來改變美國人對中國政策的看法。我們情報界一位資深職業官員最近告訴我說,跟中國(共)正在美國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羅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見大巫。」彭斯說。

國務卿蓬佩奧去年12月表示,中共是美國面臨的最大威脅,比俄羅斯或伊朗更具威脅性。他對這一點毫無置疑。蓬佩奧表示,從中國的內部體制等因素來看,「中國(共)就展現出是美國在中長期將面臨的最大挑戰」。

聯邦調查局(FBI)局長雷(Christopher Wray)在去年召開的阿斯彭安全論壇上說,從反間諜角度來看,中共是美國面臨的「最廣泛、最無孔不入和最具威脅性」的挑戰。FBI在50個州所進行的經濟間諜調查發現,其源頭都可以追溯到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