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第30任主席馬洛斯(Henri Malosse),近期先後參加了歐洲議會舉辦的有關中共對歐洲的文化滲透和中共的再教育營研討會。一向拒絕中共誘惑的馬洛斯呼籲媒體和政要認清中共本質,大膽進行披露。他還表示,中國人是中共政權第一受害者。

馬洛斯在兩次研討會期間多次強調,中共在歐洲進行文化干預,手法好比納粹。不要對中共政權害怕,要敢於對其進行曝光,因為媒體的影響力很大。他還表示,歐洲議會越來越關注中共的人權形勢。歐洲不要共產黨政權稱霸。

馬洛斯是歐洲智囊「Vocal Europe」的主席,一直對中共的人權狀況及活摘器官等惡行表示極大的關注和譴責。他在擔任歐洲經濟與社會委員會(EESC)第30任主席期間,曾多次受到中共的威脅、施壓和誘惑,包括中共收買EESC內部人士為他製造麻煩,用美女進行誘惑等。

他表示,中共大使館找過他3次,但他都堅持自己的立場。中共還對他所在的EESC內部的一個主管和其他成員以各種禮物和腐敗進行收買,使其變成親共分子,並設下陰謀,逼迫馬洛斯辭職,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最終渡過難關」。

此外,中共大使館還安排年輕女記者,企圖引誘他上床,從而讓他妥協,他說:「我當然拒絕了。」

歐洲政要的幻想破滅 中共的人權形勢變得越發糟糕

馬洛斯說,在歐盟,很多政要一開始很興奮,認為中國在發展,將成為資本主義社會,與此同時,自由和人權也將會有所改善,「但我們看到,中國的形勢變得更加糟糕。歐盟對此也越發擔憂起來。中國這種持續的(惡劣)形勢變得無法讓人接受。」

馬洛斯認為,歐盟應該向中共「清晰地、大聲地」說出他們對中國人權狀況的擔憂。

中共在歐洲撒錢 讓一些國家噤聲

馬洛斯指出,中共對歐洲的威脅已經存在。他舉例說,幾個月前,聯合國在日內瓦的人權大會上討論了中國的維吾爾人、藏族及其它少數族裔的境況。可以看到,希臘、羅馬尼亞等獲得中共大舉投資的國家,他們沒有投票去支持聯合國對中國局勢進行調查和譴責。「你可以去問為甚麼,原因很明顯。」馬洛斯說。

他還解釋說,中共在歐洲的投資、撒錢,中共大使館以及中共的游說企圖讓一些歐盟國家噤聲。

他說,他對中共在歐洲的干擾所發出的信號是明確的:「他們(中共)必須要改變他們的立場」。

馬洛斯還表示,他對那些屈服於中共的國家發出的信息就是「不要害怕」。「歐洲人有價值觀。其中之一就是言論自由,我們不應該害怕來自中國共產黨或其他人的任何壓力來削減我們的言論自由,並對藝術表達和思想表達進行審查。」

「我們不應該受到來自任何人的經濟和政治制裁。廣泛實現我們的價值觀要重要得多。不要害怕。」馬洛斯說。

除了歐洲外,馬洛斯透露,中共通過投資也增加了在其它地區的影響力。他說,他與在馬爾代夫的朋友通話。幸運的是,馬爾代夫的前總統阿卜杜拉·亞明(Abdulla Yameen)去年下台了。亞明曾從中共那裏大舉借債。他甚至向中共提供了5個島嶼,用來放集裝箱以及設立軍事基地。

中共在歐洲進行文化干預 手法好比納粹

中共除了通過撒錢,讓一些歐洲國家對其人權記錄噤聲外,還在歐洲進行文化干預。針對今年初中共大使館施壓西班牙馬德里皇家劇院取消神韻一事,馬洛斯說:「這是一種恥辱。當然,對於這個在中共壓力之下的劇院來說,這是一種恥辱。最主要的是,這對中共政權來說是一種恥辱,其不僅在其自己的領土上使用法西斯主義的手段,而且在歐盟做出來這種事情。這應該被公眾知道。」

馬德里的皇家劇院。(Carlos Delgado/Wikimedia commons)
馬德里的皇家劇院。(Carlos Delgado/Wikimedia commons)

「中共政權使用的手段與30年代德國納粹所使用的手段完全相同。30年代的納粹分子使用各種手段企圖阻止那些逃離納粹政權的德國藝人在海外表演。」

「文化活動、經濟活動和政治活動,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社會中。文化是我們靈魂的一部份,是我們價值觀的一部份,是我們歐洲願景的一部份,我們與全球其它部份包括中國進行互動。我們不僅為言論自由而戰,我們為所有的,包括我們的未來,我們自己的價值而戰。」馬洛斯說。

馬洛斯說中共不是正常的合作夥伴 令中共大使不悅

馬洛斯說,「只要我們不接受中共的做法,我們就不能把他們看成是正常的合作夥伴。我跟中共大使說了這些事,該大使感到不高興。我們不能把他們看成是正常的夥伴。」

馬洛斯說,他們必須要改變他們的立場。他們的立場不是正確的立場,是一個「帝國主義願景」。「我們在歐洲不要這個」。

「我無法想像(與持這樣立場者共存)。我們應該與中共有正常的關係,有一個正常的貿易關係,自由貿易的關係。」

歐洲不要共產黨政權干擾

馬洛斯認為,中共對歐洲的文化干預以及讓歐盟國家噤聲,已經在製造「一場戰爭」,因為「在和平中是無法遏制言論自由」的。

「我們說,『不要戰爭』,『不要法西斯政權稱霸』,也『不要共產黨政權稱霸』。這是我們價值觀的一部份。」 馬洛斯說,「這是關於我們自己的未來和自由。我們希望成為一個生活在自由社會中的自由公民。」

馬洛斯還指出,中共在歐洲的行為,比如施壓西班牙皇家劇院禁止神韻演出,對歐洲社會的自由是「一種犯罪,必須予以阻止」。

馬洛斯說,歐洲社會不應該害怕中共。「不要害怕,對歐洲的文化機構、政府、政要和經濟體來說,你們應該和中國公民社會對話,而不是受中共政權的影響,這個政權維持不了太久。」

馬洛斯:不要忘記中共的本質 中國人是第一受害者

在馬洛斯看來,雖然中共對西方進行干預和滲透,但飽受這個政權之苦的首要受害者是中國老百姓。

「中國人是中共政權的第一個受害者。」馬洛斯說。他同時也指責中共在中國設置了大量的再教育營,以惡劣的環境關押少數族裔、信仰團體,這些人甚至還成了被強摘器官的受害者。他強調,媒體曝光具有很大的影響力,應該大膽去做。

但馬洛斯也表示,歐洲的一些媒體和政要忘記了中共政權的本質。當一個大國帶著很多投資、很多資金進來的時候,你就會容易忘記中共的本質是甚麼。

他強調了媒體揭露的作用。他說,在過去幾個月引發各界關注的是中共的再教育營。用來關押維吾爾人、異見人士、法輪功和西藏人的監獄、再教育營。活摘器官在這些拘留營中發生,有很多的媒體報道,現在已經引發公眾輿論。「你們知道,政要們對公眾輿論很敏感,因此,他們越發會意識到,如果他們在下一次中歐峰會不談及人權,他們可能會受到公眾、非政府組織、人權團體的指責。」

「大聲地將其披露出來是媒體、政治家們及公共領域服務人員的一個共同任務。」馬洛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