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香港反送中4個月了,事實已經讓人們看得很清楚,中共操控傀儡政權,不惜一切代價,就是要處心積慮全面控制香港。在正義和邪惡面前,很多人會站在香港市民一邊,NBA火箭隊總經理達里爾·莫利(Daryl Morey)也是如此,不過他的撐港推文惹怒了中共。壓力之下,NBA說莫利傷害了「球迷感情」。但NBA的向中共低頭,遭到了美國朝野的撻伐。

事情並沒結束,在日本參加活動的NBA總裁亞當·肖華(Adam Silver)10月8日表示,他支持莫利的言論。但隨後,中共央視在微博表示「強烈不滿和反對」,體育頻道暫停轉播在中國舉辦的NBA季前賽,同時安排調查所有涉及NBA的一切合作交流。淘寶、京東等網購平台下架了火箭隊的商品。

莫利的一則短推文,竟然引起如此的軒然大波,出乎許多人的意料。從中可以看出,中共的言論控制已經從國內延伸到了國外。同時也引起人們的思考,在金錢與價值觀當中,企業該如何選擇。

中共控制言論從國內伸向國外

央視再次扮演「吹火筒」角色前,肖華對日本共同社表示,已經知道了莫利的言論對NBA造成的(經濟)損害。不過肖華話鋒一轉,「我想明確聲明⋯⋯莫利是受支持的。他能執行他的言論自由權,這就是(我們的)支持」。

不過央視表示,肖華的說法和莫利一樣,是「挑戰國家主權和社會穩定」,「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疇」。

大家知道,言論自由,這是一項基本人權。在自由民主國家,人們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表達意見和想法。莫利和肖華都是在使用自己的這項基本人權。

但在中共控制下,中國人從來沒有體會過甚麼是言論自由。人們只能在中共允許的範圍內說話,只能對中共唱讚歌。說中共不喜歡聽的話,都會遭到打壓。如果是中國人說,會被扣上「煽動顛覆」罪名。如果是外國人,那就是「挑戰國家主權」。

中共壓制人們言論自由,已經使很多人有了「自我約束」意識。美國之音隨機用手機採訪北京等地的民眾,多半不願談香港和火箭隊的話題。只有一位男士表示,政治不應該和體育掛鉤,不需要抵制火箭隊和NBA。而網絡上,極少能看到支持火箭隊的留言。

吉林遼源一位叫Howard王顥達的微博用戶,身穿火箭隊球衣,帶著黑色口罩,用黑布矇住右眼,並手拿打火機和五星旗。

照片曬出不久就被抓了。遼源網警說他侮辱國旗。王顥達的微博目前已被全部清空。

很顯然,中共把控制大陸民眾言論的手法,用在了莫利和肖華身上。

中共建數千新號「圍攻」莫利

為了通過莫利事件製造寒蟬效應,中共沒少下力氣。

莫利發出「為自由而戰。與香港站在一起」的推文之後,「新的愛國怒潮」很快形成了。

中共官媒口誅筆伐,大量小粉紅和自乾五也加入戰團,甚至用標準「國罵」的拼音縮寫,洗版對莫利的社交媒體。

有推友研究發現,這些罵髒話的帳戶有5800個。大多數是最近才設立的,而且有非常少的粉絲和同其它帳戶的聯動。

另有推友發現,一個叫「飯圈女孩」的帳戶呼籲,在7日晚8點攻擊莫利的幾個個人社交媒體帳戶。

《大紀元》還發現,飯圈女孩自稱聯合了中共網軍「帝吧」出征,截止到22點,已招募了幾千人加入「出征團」。

小題大做 北京找「出氣地方」?

說起來,中共反應有些小題大作,甚至是借題發揮。

大家知道,特朗普在聯大演講,直接點名中共。說中共如何處理香港問題,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將來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呼籲習近平正確處理香港問題,做一個真正「偉大的領導人」,並且說社會主義是「幽靈」等等。

按說,特朗普在聯大這番數落,中共早該暴跳如雷了。但恰恰相反,中共一聲都沒有吭,就像沒那回事一樣,忍了。

特朗普的話和莫利的推文相比較,莫利的推文根本算不上甚麼。但是中共卻「跳腳」了,這種「過敏」反應,不覺得奇怪嗎?

也不奇怪!因為不敢惹特朗普,中共擔心惹怒特朗普後,可能繼續被加徵關稅,或者有其它懲罰中共的措施。所以對特朗普的話,說得再怎麼強硬、激烈,中共也忍著。

但被特朗普在世界面前批評,這口氣實在難以下嚥,中共一直在憋著,找不到撒氣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莫利「撞到了槍口上」,成了中共的「撒氣桶」,也可以藉機讓國民發洩一下。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表示,對莫利推文的反應,是中共對外國機構中權威人士所持異見的「標準反應」。

為了利益 NBA「後退了」

中共威脅之下,火箭隊老闆費爾蒂塔(Tilman Fertitta)表示,火箭隊不是「政治組織」,莫利不代表火箭。

NBA也表示,對莫利的「不當」言論「極其失望」。火箭球星詹姆斯·哈登也出面表示,「我們道歉,我們愛中國」。

火箭和NBA後退,當然是出於市場考慮。自從2002年姚明加入火箭後,燕京啤酒成了贊助商,贊助600萬美元。2005年,皮克因成了火箭官方贊助商,2年400萬美元成交。

此外,方正、安踏統一、崑崙潤滑油、中興手機、水性科天、中普車房網等等,這些中國品牌都先後重金贊助火箭。

NBA也得到很多好處。今年7月,騰訊體育剛續簽了一份5年15億美元的合約,是上個簽約周期的3倍。

美朝野撻伐NBA:美國應該醒來

毫無疑問,中共利用市場,迫使NBA後退了。但是中共沒想到,它的做法更激怒了美國朝野,形成了群起反彈。

共和黨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對中共進行了抨擊,呼籲美國企業界抵制中共的脅迫。他說「這是公然侮辱我們的價值觀」,「中共再次表明,它們願意窮盡一切國家手段向美國公司施加政治壓力,我們不應向如此明目張膽的脅迫屈服。美國應該與同為爭取自由而戰的香港人站在一起」。

他指出,「美國應該醒來,意識到中共不是我們的朋友,而是一個越來越大的威脅」。

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推文說,為了對中共獻媚,NBA把莫利當成了犧牲品。「他們(NBA)為了保護在中國的市場准入,允許中國(中共)打壓美國人的言論自由」。

曾親身到香港的共和黨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表示,莫利只不過發了一個簡單聲明支持香港自由,就被NBA滅聲,「很可悲」。「NBA認為金錢比人權重要,向北京叩頭,無恥!」

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用了反諷的語氣,「中共政府將100萬維族人關在集中營,還試圖鎮壓香港抗爭者。NBA是想為文化交流搭建橋樑嗎?」

民主黨眾議員馬聯絡斯基(Tom Malinowski)指出,NBA不介意球員或員工批評美國政府,卻對批評中共政府道歉,「這很無恥,無法忍受」。

此外,沃倫(Elizabeth Warren)、卡斯特羅(Julian Castro)、奧魯克(Beto O』 Rourke)等多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也公開譴責北京和NBA。

「與魔鬼交易」或良知選擇

而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創辦人巴斯(Kyle Bass)把NBA向中共退讓看作是「浮士德式的魔鬼交易」。

他指出,中共把霸道、影響力和極權主義帶到了美國本土,而企業對中共道歉,形同「魔鬼交易」。他質問「你們有多少道德觀?你們願意為金錢而妥協的價值觀有多少?」

這的確是個好問題:在傳統價值觀和利益之間,人們該如何正確選擇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