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清拆重建的觀塘裕民坊,有一間廿四小時營業的報檔兼士多檔——燦記,屹立觀塘五十五年,凝聚著三代人的深厚感情。燦記如同裕民坊街頭一盞永不熄滅的燈,風雨無阻、全年無休為街坊服務,而老闆賴氏一家勤勤懇懇的工作態度,夫唱婦隨、子承家業的傳統美德,也是街頭巷尾的一段佳話。

凌晨一時許,燦記的老闆賴錦華嫻熟地將舊報紙捆紮好,騰出檔口空位,等待新報紙的到來。好幾位的士司機是燦記的熟客,與賴生有說有笑,他們表示這裏或許是每日新報紙最早到達觀塘的地方,比便利店來得早。凌晨一時半,賴太前來與丈夫交更,而新的報紙也隨後來到,夫妻二人交接工作後,燦記新的一天則拉開了序幕。多年來,日日如此。

燦記的日與夜——廿四小時營業的報檔兼士多檔燦記,如同裕民坊街頭一盞永不熄滅的燈,風雨無阻、全年無休為街坊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燦記的日與夜——廿四小時營業的報檔兼士多檔燦記,如同裕民坊街頭一盞永不熄滅的燈,風雨無阻、全年無休為街坊服務。(陳仲明/大紀元)

三代人家庭責任撐起小店

廿四小時營業的燦記書報社,是賴錦華的父親五十五年前所創,當時還未有7-11、OK等便利店,小店同時擁有小販牌和商業牌,因此除了售賣書報雜誌外,還可以售賣其它小商品,如零食、汽水、玩具、香煙等,為街坊帶來便利。賴生為家中的長子,大學主修商科,曾經在加拿大留學,返港後在一間公司工作,後因父母報檔兼士多需要人手,希望他與女友Peggy前來幫忙,對家庭充滿責任感的賴生一口答應。經營燦記,其實並非賴生的理想事業,但面對家庭所需,不忍心看著年邁的父母辛苦,便接手燦記,當時的女友Peggy是公司白領,剛好辭工,於是邀請她一起幫忙。賴生與Peggy結婚後,二人更攜手並肩經營,這一接手就是二十餘年,時至今日。

賴生接手父親留下的燦記,時至今日已有二十餘年。(陳仲明/大紀元)
賴生接手父親留下的燦記,時至今日已有二十餘年。(陳仲明/大紀元)

在公司做白領,與在報檔做生意完全不同,風雨不改做生意,而且全年無休,一家人齊齊整整過節吃飯都是奢求。談及自己的丈夫放下自己的理想而接手家族生意,Peggy眼中透著欣賞:「他都讀幾多書的,所以我都覺得他很偉大。好大付出,但是都值得的,我老公真的很孝順的。他是長子,父母供他讀書,他覺得應該這樣做。」而Peggy也表示自己是心甘情願前來幫手,雖然沒有預料到一幫就是二十多年。談及自己的家人是否支持,Peggy十分感恩地說:「支持!我媽是很傳統的女性,她覺得我這樣做是對的。」Peggy表示,母親為她付出很大,幫她帶大兩個兒子,照顧生活起居,幫助打理家事,她非常感激母親的一路支持。

賴生育有兩個兒子,大兒子阿勇今年二十四歲,已經大學畢業,小兒子阿邦二十一歲,還在讀大學,兩人都力所能及地在檔口幫忙,願意犧牲自己的休閒時間,為家庭付出。談及自己的教子之道,Peggy表示自己並沒有對孩子有特別的要求,只是父親曾簡單地與他們提到當前的工作需要人手,她相信兩個兒子看到父母工作辛苦,內心也受到觸動,因而自願幫手:「他們長大了,讀那麼多書,他們明白的。」

賴生的大兒子阿勇,自願幫忙父母的小店。(陳仲明/大紀元)
賴生的大兒子阿勇,自願幫忙父母的小店。(陳仲明/大紀元)

心繫街坊獲口碑

訪問當日,賴生正舉著一張「尋人啟事」向幫襯小店的幾位的士司機解釋。事緣八十三歲的老翁劉新在一月底於藍田啟田街市走失,至今已經一個多月了,仍未有消息。他表示這位長者是觀塘街坊,再三囑咐司機若見到這位長者,可以載送他到自己的店舖,他能夠幫忙聯絡家人。賴生對街坊的熱心,從他的行動可見一斑。

常常幫襯燦記的一位的士司機分享,燦記如同街頭一盞不熄滅的燈,為他們提供歇息地,習慣了每天來這裏買報紙,在不久的將來店舖光榮結業後,自己一定不習慣的。

Peggy表示小店的位置在街口,四處來風,冬天非常寒冷,街坊們每次見到她都會關心地問候她,請她添衣,這令她十分感動。(陳仲明/大紀元)
Peggy表示小店的位置在街口,四處來風,冬天非常寒冷,街坊們每次見到她都會關心地問候她,請她添衣,這令她十分感動。(陳仲明/大紀元)

賴太Peggy提到,小店的位置在街口,四處來風,冬天非常寒冷,街坊們每次見到她都會關心地問候她,請她添衣,這令她十分感動。當聽聞燦記即將光榮結業,街坊們每次經過都會叮囑她若未來重新開舖,一定要告訴他們店址。街坊們對燦記的關心,Peggy都記在心上。當筆者詢問Peggy若她生病了怎麼辦,Peggy思考了一下說:「撐,真的要撐,你病都要坐在這裏。」她那份對工作敬業的精神,或許也是贏得街坊對她信任的原因之一。她還回憶,在去年超強颱風「山竹」來襲之時,他們也未收檔,一家四口相聚守護小店,這段經歷令她十分難忘,也看到燦記是凝聚一家人的重要紐帶。而他們在打風當日依然開舖,也令街坊們印象深刻,對賴氏一家感到佩服。

* * * * * * * * *

觀塘裕民坊重建在即,大部份已接受搬遷方案且簽署搬遷協議的構築物用戶和持牌小販在二月二十八日交吉,但燦記因市建局計算賠償的方式不合理而暫未搬遷,至今仍為街坊服務,希望能留守到最後一刻;賴生一家也期望能夠完成父母的心願,令這間小店能夠不留遺憾地「光榮結業」。◇

即將清拆重建的觀塘裕民坊。(陳仲明/大紀元)
即將清拆重建的觀塘裕民坊。(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