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日凌晨,即「兩會」前夕,坐在「火山口」的中共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十萬火急,半夜雞叫,正式簽署和發佈了他上任以來的第一份主席令,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主要制度規則。此前,受科創板即將出台的政策強烈刺激,原本熊冠全球的A股節後爆發了一段強勁反彈行情。於是有網友點評,「A股剛從ICU出來,馬上就進了KTV!」

2019年,中共即將迎來建政70大壽,並進入所謂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但號稱「經濟晴雨表」的中國股市卻十分不給力,令「偉光正」的黨媽臉上無光。自2015年股災以來,大陸股市一蹶不振,只剩下一枝獨秀的樓市。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樓市泡沫也開始破滅,靠賣地為生的土地財政也難以為繼。加上受美國加徵貿易關稅的影響,外資倉惶出逃,民營企業破產,P2P平台暴雷,車市入冬,消費降級……眼看債務違約將導致金融危機一觸即發。於是在貨幣刺激機制失效背景下,為了火速打通金融「血脈」,給資金鏈斷裂的實體經濟強行輸血,原本暫緩施行的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不得不再次提上中共的議事日程。

去年11月5日,習近平在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突然宣佈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今年1月23日,習近平主持深改委會議審議通過了《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總體實施方案》和《實施意見》;1月26日,「宇宙行」行長易會滿臨危受命,接棒劉士余擔任證監會第九任主席;1月30日,證監會緊鑼密鼓就《科創板上市公司持續監管辦法(試行)》和《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註冊管理辦法(試行)》公開徵求意見;2月22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強調,「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要「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建設一個規範、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2月27日,就職剛滿月的易會滿就參加首次新聞發佈會,介紹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3月1日,辦法徵求意見剛結束就史無前例的緊急頒佈實施。

眾所周知,3月1日是美方原定對中國產品繼續加徵關稅的日子。中共以「火箭速度」宣佈試水科創板和註冊制,不僅是防止「黑天鵝」和「灰犀牛」, 用「穩金融」來「穩經濟」,堅決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嚴格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的迫切需要。也是在中美貿易談判中,中共在強大壓力下不得不妥協讓步,承諾進行「結構性改革」(包括取消工業補貼、停止強制性技術轉讓和實行市場導向)後,再另闢蹊徑,暗度陳倉,通過資本市場給「中國製造2025」提供直接融資渠道的重大舉措。

尤其是受到中興、華為事件致命打擊之後,中國當局才真正意識到僅靠「房地產業」已救不了中國經濟,只有「科技創新」才是唯一出路。而科技產業的崛起又離不開融資自主化和創新自主化,顯然靠過去的銀行融資和財政補貼已無法適應經濟轉型要求,這樣就必須改變過去以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為主的模式,從而建立起強大的資本市場,也就是媒體所鼓吹的「股市將成為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組成部份」。

這在《實施意見》中也有非常明確的表述,「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是中國證監會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進一步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增強資本市場對提高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的服務水平,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完善資本市場基礎制度,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貫徹新發展理念,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舉措。」 

「在上交所新設科創板,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務於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重點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以及生物醫藥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和製造業深度融合,引領中高端消費,推動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

2018年底在大陸股市「跌跌不休」的情況下,中共為了營造牛市的預期,給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鋪路。首先是通過輿論誇大其詞,炒作「外資瘋狂抄底」。

今年1月12日,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稱,「去年淨流入A股達3,000億元,今年預計會進一步增加6,000億元應該是可以預期的。」還稱,證監會將對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三大類機構全面開放,外資持股可以佔比51%,3年以後外資可以100%控股。

3月1日早間,美國著名指數編制公司明晟公司(MSCI)宣佈,增加中國A股在MSCI指數中的權重,並通過三步把中國A股的納入因子從5%增加至20%。於是,國際方面:摩根士丹在研究報告中指出,2019年將成為A股外資流入規模的「紀錄之年」;而國內方面,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則認為:2019年外資持有A股流通股資金量或突破1.8萬億元人民幣。

不過,有評論認為,外資大量湧入A股市場,與當年的外資抄底中國樓市如出一轍,都是站不住腳的偽命題。甚至有人質疑,通過陸股通(滬股通和深股通)渠道進入A股市場的外資(北向資金)乃是官方機構資金繞道的「假外資」。其目的是忽悠散戶和炒房游資入市,操縱和拉升A股市場,並抄底股票,穩住匯率。

其次,2019年伊始,中共央行為了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倣傚2008年繼續印鈔「大水漫灌」。1月15日和25日,分兩次共降准1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1月14日到17日,僅僅四天時間,央行就通過公開市場操作釋放11,400億元資金。

此外,1月新增人民幣貸款3.23萬億元,社會融資增量達到4.64萬億元人民幣,大大超出市場預期,均刷新歷史紀錄。並有意讓其中一部份資金間接流入了股市。

再次,1月31日晚間,當A股遭遇史上未遇的商譽減值預虧滾滾「天雷」時,證監會立即發佈了三條救市新政,減少賣盤,增加買盤,引導券商資金入市;擬取消「平倉線」不得低於130%的統一限制;將QFII、RQFII 兩項制度合二為一,降低准入門檻與擴大投資範圍。

為了緩解股票質押風險,證監會還出台設立證券行業專項資管計劃、發行專項紓困債、設立紓困併購基金等舉措,與50家證券公司簽署協議,承諾出資累計545億元。38家證券公司正式成立了多隻系列資管計劃和子計劃,合計出資5,293億元。甚至重新允許險資入市等等。

再加上去年隻字未提股市的新聞聯播開年後接二連三的吹捧股市, A股市場隨之上演了一場逆勢上漲的逼空行情,也叫「官造牛市」,最終誘發股票場外配資再度死灰復燃,捲土重來。目前市場上10倍槓桿的配資秒到帳。融資融券也不斷猛增。

據統計,配資公司僅一周業務量頂去年全年。可悲的是,2015年清理場外配資引發的股災,導致不少股民家破人亡、血本無歸,尚記憶猶新。如今「配資炒股」與「賣房炒股」又成為好了傷疤忘了疼的韭菜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更加奇葩的是,就在股民跑步入場的同時,股東卻扎堆減持。上市公司今年已發佈533份減持計劃。有分析指出,「之前絕大部份大股東都做過股權質押,這些股東除了面臨平倉線壓力,還面臨質押到期的還款壓力,以及償還其它社會融資。因此,在股價出現明顯上漲之後,大股東優先需要解決這些現實問題。」

由此可見,如果中共當局繼續沿用過去的「舉國體制」,動用政府權力干預市場波動規律,甚至一如既往的採用「大水漫灌」方式來解決一切經濟問題。既不能防止「黑天鵝」的降臨,也無法阻止「灰犀牛」的到來。否則,委內瑞拉的今天就是中共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