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頭企業,2019年跨年夜最後一刻『暴雷』,基金和股民徹底無語!」

「又一電商平台暴雷,曾模仿拼多多,今千萬人被騙百億,欲哭無淚」

——這是2020年大陸進入小康社會第一天,媒體接連爆出的新年特大「禮物」。

「一天六宗爆雷!2019年7月以來15宗違約 債券市場怎麼了?下半年房地產債能否穩得住?」

「深夜無眠!一晚三顆驚天大雷,7億黑天鵝餘音未了,這2隻股票又爆111億大雷,年報爆雷季提前上演?」

——這是2019年大陸房市和股市接連爆出的幾顆滾滾驚雷。

傳奇人物馬雲風光退休,拯救愛國危機的柳傳志黯然離去,地產紅人潘石屹告別地產,房價預言家任志強鮮有發聲,王石已經放下,前首富王健林斷臂求生,現首富馬化騰壓力山大。如果用一個關鍵詞來總結2019年的中國經濟,那就是兩個字「暴雷」;如果再用一個關鍵詞來展望2020年的中國經濟,那還是兩個字繼續「暴雷」;如果再用一句網絡流行語來描述,那就是「2019年可能是過去十年裏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一、P2P網貸正式進入死亡倒計時

暴雷,又稱爆雷,網絡流行詞,原指P2P平台利用高息和虛假信息騙取投資者的資金,最終因龐氏騙局敗露,到期無法還本付息,突然在網絡上暴露平台停業、清盤、法人跑路、平台失聯、倒閉等的消息。如果這種現象在一定時間集中爆發,那就是暴雷潮。

這裏的「雷」指地雷,投資者猝不及防,好像突然踩中了埋藏在地下的地雷一樣,血本無歸,稱為踩雷。在股市和債市中,一些公司因財務造假,深深掩埋的風險突然暴露,業績下降,價格暴跌,投資者來不及預防,損失慘重,稱之為地雷股或地雷債。

「在風口上,豬也能飛起來!」在中國,雷軍這句名言一直被無數創業者奉為經典。然而,馬雲也曾說過一句話:「風停了,死的都是豬。」財經作家吳曉波指出,今天的中國是全球創業企業最多的國家,每天一萬家新創企業誕生。同時,也是失敗企業最多的國家,每天兩百多萬家倒下,97%的企業會在18個月裏面宣告死亡。

一時間,瘋狂野蠻生長的P2P網絡借貸平台,曾被黨媒高調吹捧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重塑中國金融版圖的新模式,如今卻成為引爆中國金融體系的「連環雷」。2015年巔峰期,在政府的各種激勵政策大力刺激下,不受任何監管與約束的P2P平台,一度高達6千多家,還不算無數地下投資平台。面對比銀行存款利息高出數倍的極大誘惑,成千上萬的投資者懷揣一夜暴富的夢想,猶如飛蛾撲火一般,趨之若鶩,紛紛將自己多年積攢的儲蓄,不惜借貸、透資賺取息差,甚至將「棺材本」投入進去。當然,也有不少上市公司和國有企業紛紛向P2P平台注資輸血。

然而,從2018年開始一直延續至今,無數P2P平台包括不少千億級平台,雷聲一陣高過一陣,炸的無數投資者血肉橫飛,屍首無存。自殺者有之,離婚者有之,跳樓者有之,從而產生無數金融難民,引發大規模的社會抗議活動。目前尚未暴雷的P2P只剩下462家,其中正常營運的只有262家,統統都在等待當地政府下達清場的「死亡令」。

由於各級政府對金融市埸的監管失控,各種網貸,套路貸,校園貸,民間借貸,非法集資,非法投資也呈高發形勢,防不勝防。

二、共享單車、電子煙、電商、網紅、影視等百業凋零,哀鴻遍野

「雷聲年年有,今年特別大。」據IT桔子發佈的《死亡公司公墓——新經濟死亡公司數據庫》統計,截止 2019 年12月16日,共有336家新經濟公司宣告「死亡」。「死神」活躍在各個領域,社交電商、生鮮、電子煙、教育等無一倖免。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打著「解決最後一公里」口號的共享單車,憑著造就的融資神話,吸引到了大量的創業者,整個行業燒光近700億以後紛紛倒閉,各地共享單車殘存的屍體堆積如山。
據電動車商情網的統計,國內電動單車社會保有量已超過2.5億輛。新國標實施後,大陸電動單車市場銷售進入「寒冬」,企業「祈禱不要在黎明前倒下」。

汽車主機廠供應商國威科技資金鏈斷裂破產,受此影響,中國14家主機廠被迫停產,包括大眾、長城、海馬、東南、眾泰、吉利等,多數都是國產自主品牌車系。

鮮血染紅的網約車滴滴虧損109億,裁員15%,深陷危機邊緣。

永泰作為世界前75強的輪胎,也已經走上了破產清算的行列。中國輪胎行業岌岌可危,大企業接連破產,倒閉。

中國的電子煙產量佔全世界總產量的90%以上,禁售通告發佈後,電子煙市場只剩下遍地狼煙。

2019年傷亡慘重的還有電商領域。1億用戶的淘集集因負債16億元正式宣佈破產;成立9年的尚品網宣佈倒閉;明星美妝樂蜂網關停;靠「消費返利」模式吸引了近1,200萬會員的易網購,在雙十一突然吸金260億元之後,其實控人「捲款跑路」,等等。

生鮮電商也是「倒閉大軍」中一顆閃亮的「明星」。數據顯示,生鮮電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4%盈虧平衡,88%虧損,7%巨額虧損,最終只有1%實現了盈利。有學者表示,「洗牌持續進行,熬死小的,拖死中的,剩下大的。」
在中國極度紅火的快遞行業除了大洗牌,還有套現離場,大清倉,三大快遞紛紛倒下。就連曾直言「不上市」的順豐也借殼上市,降價促銷。

美特斯邦威、ZARA、海瀾之家、HM、海恩斯莫里斯等知名服裝品牌庫存堆積如山,中國服裝業跌下神壇;富貴鳥、報喜鳥、貴人鳥等鞋服品牌翅膀折斷,未能飛到2020年;林志玲代言的「內衣第一股」涼了,巨虧10億,關店上千家,市值蒸發150億。

過去中共政治教材說,「資本主義國家發生經濟危機時,資本家將牛奶倒入大海」;如今社會主義國家創造世界經濟奇蹟後,僅僅一家服裝企業每年就要焚燒12噸服裝,284億庫存一件不留。

「平安夜」不平安。亞太藥業公告,重要子公司失控,這家公司炸雷,股東難眠!進入12月以來,多家中國上市藥企賣房子、賣股權、甚至賣孔雀,解決財務困境。

中國餐飲行業曾突破「四萬億」大關,如今一個又一個餐飲品牌倒了下去。據統計,當下餐廳的平均壽命只有508天,而行業整體的閉店率高達70%。

2015年是中國影視圈的「黃金之年」,「一個小鮮肉的一次出場費,超過10個科學家畢生積蓄。」2019年以來,全國曾經火爆的影視行業有1,884家公司關停。演員改行做直播,橫店「餐館10年最冷清」。

大陸教育培訓機構頻「爆雷」,去年1.2萬家關停倒閉,交了費的家長和會員不知道去哪裏去要錢。

三、業績雷、猥褻雷、信託雷、基金雷、私募雷,五雷轟頂,驚天動地

2019年底又開始上演掃雷大戰,商譽雷,造假雷,嫖娼雷,詐騙雷……堪比地雷戰,有股民調侃,A股把我們這些小散當做鬼子了!先上市圈錢,再解禁套現,最後退市,這一圈轉下來,意味著提款機的作用完結,億萬股民顆粒無收,葬身股海。

業績雷,去年以來,已被強制退市或公告將被強制退市的A股公司已有12家,還有9家公司被暫停上市。新一輪的年報業績,將導致2020年又一批公司面臨退市危機。如果按照2018年上市公司所發佈的業績計算,「全國實體部門辛苦幹了一年,倒虧了兩萬億。」有分析認為,中國需名義GDP增長11.23%,方可覆蓋債務償息(9.29萬億),否則實體債務問題巨大。

老賴雷,在A股市場,去年有近30家公司創始人或合夥人被列為「老賴」,而08年一年,只有寥寥數人。最高院數據:2019「老賴」人數:1,591萬;被限制出行人數:4,171萬;拍賣物品總件量:46萬件,總成交金額:9,943億元。就連「國民老公」王思聰也變成「國民老賴」。

猥褻雷,2019年7月3日,新城控股時任董事長王振華被曝因涉嫌猥褻9歲女童而被上海警方採取強制措施。

減值雷,新證券法提高對違規造假公司的罰款額度之後,有一大批企業趕在去年3月1日之前計提商譽減值,組團暴雷。慈星股份6個億、中集集團40億~55億、華東科技近57億,還有湯臣倍健15.4億~16.4億元、大唐發電12.58億,以及海正藥業、眾應互聯、鵬鼎控股和昊華能源。每到年底,都是業績洗澡期,上市公司商譽減值、資產減值、壞帳準備等各種計提接踵而至。

騙貸雷,天津第一家世界500強渤海鋼鐵,先是利用子公司把天津的大小銀行統統貸一遍;再通過子公司成立孫子公司又貸一遍;然後用票據貼現撈錢。長期靠以貸還貸,以貸還息,借新還舊來保命。直至最後天津所有銀行的一把手都被組織到一起開會,要求給渤鋼倒貸,但還是沒有救過來破產了。

債券雷,山東西王集團,「堅決不違約」的中國企業500強,35億短期債券懸而未付,300億總負債泰山壓頂。

校企雷,頭頂北大和清華金字招牌,中國最大校企方正集團、清華同方長期寅吃卯糧,已負債纍纍,難以為繼跡。

連環雷,連續四年列國內第一的會計事務所——瑞華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應該是去年資本市場上爆發的最大雷。普通公司爆雷,至多殃及幾家或十幾家合作公司,而會計審計事務所一旦爆雷,影響面之廣,影響程度之深,無以復加。據了解,此次瑞華爆雷,受池魚之殃的公司有幾十家,其中包括至少21家上市公司,30多家欲上市的公司。此外,2018年由瑞華審計年報的上市公司共有319家,包括兩家新上市的科創板。

四、首富變「首負」 十位中國百億富豪出演《監獄風雲》

曾經風光無限的大佬們,有人無力償債,上了「限消令」;有人涉嫌性侵,留下千古罵名;有人身陷囹圄,出演《監獄風雲》;有人撒手人寰,空餘無限遺恨。據統計,2019年已經有17家A股上市公司的實控人被捕,多位地方首富變「首負」。在2020年新年的鐘聲尚未敲響之前,很多大佬無法等到來年的春天,而是前赴後繼地倒在了創業和守業的路上。

如今上市公司董事長成高危職業,犯罪率是全國犯罪率的3.2倍!暴風集團馮鑫、博信股份羅靜、新城控股王振華、*ST康得鍾玉、大智慧張長虹、*ST鵬起張朋起、*ST中科張偉、ST天寶黃作慶、愷英網絡王悅、派生科技唐軍……2019年以來,A股公司共有42名離職董事長涉嫌違法違規,佔離職總人數的17%。其中緣由包括涉疑犯罪、涉嫌虛開發票、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

民營經濟的貢獻被稱為「56789」,即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中國民企在整體業績下滑、資金緊張的同時,很多民企內部發生重大變化,數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國資系」,超過十家民企的實際控制人被抓,還有一些大型民企的創辦人辭職。

五、商業銀行發生擠兌,企業債務危機引爆銀行金融危機

中國銀行研究院《2020年度經濟金融展望報告》明確提到,中國經濟金融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就是「債券違約風險可能向信貸市場傳導」。簡單一句話:企業不還錢,銀行活不下去。

人民銀行公佈新年度「金融穩定報告」也警告,中國正面臨著多重的金融地雷風險。而被認定屬於「高風險」的金融機構,就高達586家,佔比超過13%。

因經濟快速下滑以及失業問題擴大等等因素,銀行出現大量壞帳(呆帳),導致中小商業銀行破產或者重整。去年9天之內,就有兩家地方商業銀行發生擠兌,5月開始,接連發生了包商銀行被政府接管、錦州銀行及恆豐銀行風險暴露、哈爾濱銀行已經被收歸國有。此外,至少11家商業銀行的信用等級被下調、15家銀行暫未公佈去年年報。

房地產是地方財政的最大來源。因債台高築,資不抵債,資金鏈斷裂,去年內宣告破產的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已經高達446家,創下空前紀錄,平均每天有1.5家房企破產。專家分析,未來市場有80%的開發商會死掉,只有20%能活下來。尤其是2019年至2021年是房企有息負債的償債高峰,到期規模分別為6.8萬億元、6.6萬億元和5.4萬億元。

2019大陸車企大潰敗,生存艱難,有的賣房保命;有的被甩賣,退出市場;有的巨虧、裁員。因連續虧損,大陸車市在2018年出現拐點,汽車市場28年來首次年度下跌。截至去年底,中國汽車市場已經連續18個月銷量下滑。一旦樓市、車市兩大支柱產業泡沫破滅,必將引發大規模的金融危機。

2019年大陸新增貸款和新增債券兩項合計大約25萬億元,差不多是GDP增量的4倍。除了新增大量不良貸款,企業債券共有178隻違約,涉及金額1424.08億元人民幣,遍佈28個省級行政區,相比2014年增加了逾6倍,違約金額是五年前的10倍多,被業界稱為「排山倒海、怵目驚心」。

謝田教授說:「現在看來,金融危機爆發的可能性越來越高。經濟如果繼續上升的時候,銀行可能還可以考慮新帳還舊帳,然後中共也不斷的放水。現在最大問題是經濟下滑,中共放水會導致通脹,它也不敢過多的放。」因此,中共高層連喊「要過緊日子」,最近央行大量降准、變相減息,財政提前下達2020年的地方債,也就是靠央行不斷釋放流動性和地方政府發債來延緩危機的到來。

總之,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根本沒有多少分析價值,只有通過大量的具體事實才能撥開迷霧,看清中國經濟的真相。展望2020年,中國經濟將繼續是「黑天鵝」滿天飛,「灰犀牛」滿地跑,債務頻頻暴雷,失業大軍浩浩蕩蕩,滅頂之災滾滾而來,且一陣比一陣更加猛烈。所以,中共提出「六穩」,最終只是為了「一穩」,也就是「穩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