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共強調「加強黨的領導」,其黨組織滲透到大陸各階層中,在中國大陸引發各界反感。在國際上,從中美貿易戰的核心問題及華為事件中也可以看到,「加強黨的領導」反而導致中共在海外遭遇越來越大的壓力。

有分析認為,中共越是「加強黨的領導」,其遭到的壓力就越大。中共此舉實際加速了自身解體的進程。

中共「加強黨的領導」引疑慮 西方抵制華為

1月21日,美國政府通知加拿大政府,美國計劃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理由是她涉嫌就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詐騙銀行。同時,美國還敦促英國和歐洲盟友抵制華為。

《紐約時報》1月28日的文章透露了美國對華為深層的擔憂。

文章引用美國官員的話說,更大的問題在於中國政府日益專制的本質,在於獨立企業與政府之間的界限正在消失,也在於將賦權中國政府調查,甚至接管由像華為這樣的公司幫助建設和維護的網絡的新法律。

「重要的是記住,中國企業與中國政府的關係不同於私營企業與西方政府的關係,」美國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主任威廉·R·埃瓦尼納(William R. Evanina)說。「中國(中共)2017年生效的《國家情報法》要求中國企業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不管它們在哪裏經營。」

十多年來,由於華為的「不透明度」,加上其中共軍方的背景,在中共「加強黨的領導」的口號下,越來越引起包括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擔憂和質疑。

2012年,美國眾議員情報委員會經過一年的調查發表報告指,中共大量補貼華為和中興。

《衛報》報道說,西方國家擔心華為和其它技術設備製造商會被中共安全機構利用,幫助中共蒐集情報。

1月28日,美國對華為正式提出23項控罪。之後,有海外中文媒體發了一篇文章「中共力推企業『黨支部』的政治隱患」。

文章表示,在民企甚至外資企業中強行建立黨支部,這種「中共特色」、「中共模式」的做法,「活脫脫將華為打造成了一個黨的機構」,引起了西方人的擔憂。

文中披露,華為公司建立了三百多個黨支部,企業內的黨員人數超過了一萬人。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無論私企還是國企,在大陸都必須服從中共的要求,尤其在中共「加強黨的領導」的政策之下、在中共黨組織的監督之下,這點在中國大陸是常識。除非你這個企業不想在大陸生存了。

中美貿易戰核心問題涉及中共「加強黨的領導」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美國一直要求中共進行經濟結構性改革,其中有一條就是中共必須放棄對國企的補貼。

日前,中美經貿高級別新一輪談判已結束,雙方未達成協議。白宮聲明強調,美方「對結構性問題以及減少貿易赤字,美方特別關注能否達成有意義的承諾」,但中方避提「結構性問題」。

《紐約時報》報道說,特朗普政府一直在極力推動中共減少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大幅度向外國投資開放市場,並結束迫使美國企業把交出商業秘密作為在中國經商的條件這一長期做法。

「中國國內自去年12月以來的任何改革都沒有真正解決兩國貿易關係中的結構性問題,」經濟學人信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亞洲和中國分析師尼克·馬洛(Nick Marro)說。

近年來,中共推動國企「做強、做優、做大」,並強調要「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其實,中美貿易戰的核心問題也是源於中共試圖「加強黨的領導」。要中共「改變經濟結構」,這就等於要中共放棄補貼國企,放棄「加強黨的領導」,這等於是觸到了中共的死穴。

中共強化黨領導做法不得民心

中共「加強黨的領導」的政策,除了在國際上遭到越來越大的壓力外,在國內也不得民心。

中國新年前夕,1月28日,被稱為「709案最後一人」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43歲)被中共以所謂「顛覆國家政權」非法判刑4年6個月。

從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在多達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約談了上百位律師、民間維權人士、上訪民眾及其親屬,部份人士因此下落不明,這就是著名的「709事件」。

王全璋曾受理高度敏感案件,包括警察刑訊逼供及法輪功案件。

謝燕益律師表示,中共的做法是背離了人心所向,肯定會徹底失敗。

2018年9月17日,中共司法部在雲南召開全國律師行業黨建工作會,號稱要「理直氣壯地堅持黨對律師工作的全面領導」,「務必在今年底前實現黨組織、黨的工作對律師行業的全覆蓋」。

李林一說,中共對律師的抓捕、施加壓力,都是「加強黨對律師領導」政策的具體體現。這種強制的做法,是不得民心的,反而會讓民眾對中共的司法死心。

外界對中共黨支部的厭惡

在中共「加強黨的領導」政策下,經濟領域也不能倖免。連各個私企也被迫成立黨支部,這被視為中共加強對經濟的控制。

去年11月,中共中央發佈《中國共產黨支部工作條例(試行)》(簡稱《條例》),要求有黨員3人以上的基層單位都需成立黨支部,其中包括民營企業、外企等在內的所有企業以及其它行政和社會組織、社區、學校、科研院所、軍隊等設立「黨支部」的規定,再次遭到外界批評。

同時,中共強調加強黨在企業中領導地位,一些合資企業將重大決策交由黨組織定奪。長期以來,容忍共產黨在企業內部設立黨支部已成為外企在中國大陸做生意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現實。

譬如,從諾基亞到家樂福、沃爾瑪,從渣打銀行(中國)到普華永道,從北京現代到阿卡特朗訊上海貝爾,一些外企紛紛建立黨組織。

中共官媒2017年報道,大陸約186萬私營企業中,近70%設有黨組織。

旅居美國的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向大紀元表示,對民營企業來講,這是他們辛辛苦苦的成果,他們心裏不會願意中共設立黨支部,讓黨支部、黨支部書記來指手畫腳,他們當然會非常反感。

當前中國經濟的持續下行,有學者將部份原因歸結於中共對經濟越來越嚴重的干涉,扼殺了中國經濟活力。

「加強黨的領導」加速了中共解體進程

李林一說,中共試圖在各個領域加強黨的領導,在國際上換來的是西方國家對華為、中興的猜疑和擔憂、近期不斷抓捕中共間諜;在國內,經濟下行,私營企業不斷倒閉;民眾越來越看清中共本質,對中共的司法死心。

李林一認為,中共越是「加強黨的領導」,其在國內外遭到的壓力就越大。現在不少人都看清了,中共實行「加強黨的領導」,實際卻加速了中共解體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