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場荒淫,各級官員從上到下不僅貪腐司空見慣,而且權錢色醜聞不斷。日前,陸媒盤點了包養情婦的中共落馬官員,再次點名周永康、令計劃和孫政才等人。

中共十八大以來中紀委對落馬官員的通報中,貪官多與權色、錢色交易等沾邊。不少官員甚至「錢色」、「權色」通吃,成為「雙色」老虎。

據北青網2月14日報道,官位比較高、引起大家更多關注的有周永康、令計劃和孫政才等人。

2014年12月,中共官方對周永康的通報中提到,周永康「與多名女性通姦並進行權色、錢色交易」。2015年7月,令計劃被指「與多名女性通姦,進行權色交易」。2017年9月,孫政才被指「搞權色交易」。

其中孫政才被陸媒曝光有兩名情婦。《財新周刊》曾報道,孫政才與神秘公司億贊普的核心人物黃蘇支有特殊關係。億贊普入渝自有上層關係,黃蘇支與孫政才的特殊親密關係在當地政商圈裏並非秘密。

另外,北京女商人劉鳳洲,被指是與孫政才認識最早、關係最長久的情婦。報道說,隨著孫仕途陞遷,劉鳳洲從北京、吉林、重慶一路追隨,組建起商業王國,並染指重慶市數百億重大通信和市政工程項目。

在孫政才落馬後,港媒曾披露,孫政才擁有4名情婦,兩名是公務員,一人是商人,最受寵的是一名年輕的在校大學生。此外,孫政才為情婦挪用「一帶一路」資金。

周永康在石油系統任職時,由於玩弄女性成癖,因此有「百雞王」之稱。周曾被多次舉報強姦婦女。港媒曾報道,周永康僅在北京就有6處淫樂「行宮」,包養情婦至少有29人,他玩弄過的女性超過400人。

據港媒披露,令計劃從1999年10月升任中辦調研室主任後,長期外出便服巡視,並以考察為名到高級會所、在賓館玩弄女性。從抄獲的日記中追查到,與其往來的女性有27名,而且有7名跟他有定期同居關係。

中共官方曾披露,受處分的廳局級幹部中,90%的落馬貪官都包養情人,甚至多個貪官共用一個情人。

前山西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金道銘被指涉嫌縱容政商人物、情人的貪腐行為。在金落馬一個月後,其在山西官場的「白手套」——女商人時年37歲的胡昕和35歲的胡磊一起被查。

當時,胡昕、胡磊被多家媒體指稱為姐妹,均為金道銘的情人。

2017年7月6日,胡昕受賄、非法經營案在江蘇開庭。胡昕被指控在2010年至2011年作為金道銘(已判刑)的特定關係人,接受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孔慶智、經辦人趙海斌的請託,與金道銘共謀,利用金道銘擔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等職務的方便,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參與兼併重組整合謀取利益,幫助山西汾西正城煤業有限責任公司分立採礦權、實行分區開採的方案通過審批。2010年5月至2011年初,胡昕先後收受孔慶智、趙海斌給予的人民幣1億元。經查,胡昕違法所得人民幣14.763億餘元。

2016年10月,金道銘受賄1.23億元被判處無期徒刑。

此外,2016年4月26日,深陷廣東揭陽腐敗窩案的「許小婉」(即許秋琳)被判刑6年。據報道,她是廣州市委前書記萬慶良與揭陽市委前書記陳弘平的「共有情婦」。

北青網報道,廣東省紀委在查辦陳弘平案時,發現他有情婦並育有一子。在詢問該涉案女子時,其最終供出與萬慶良也秘密育有一子。而且,萬慶良結識該女子在先,萬慶良、陳弘平兩人彼此之間對對方的事均不知情。

許秋琳曾在庭審中自曝身世:「我有六個孩子,最小的才10個月,其次一個23個月。他們的爸爸都被抓了……」。

此外,內蒙古自治區政協經濟委員會前專職副主任趙錦被指與3名女性進行權色、錢色交易。前遼寧省撫順市市長欒慶偉也被指有多個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