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重慶官方再批要清除孫政才「惡劣影響」的同時,2月5日,陸媒長篇報道詳細披露了孫政才與另一名神秘女商人劉鳳洲的特別關係。據報,劉鳳洲染指的重慶多個重大項目,都與孫有關。

劉鳳洲從北京一路跟隨孫政才到重慶

2月1日、2日,重慶召開「2017年度市委常委會民主生活會」,再次強調「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王』思想遺毒」。重慶書記陳敏爾批孫政才和薄熙來集政治變質、經濟貪婪、生活腐化於一身,最突出的問題是政治腐敗。

去年7月24日,孫政才被立案審查。中共官方通報中其中提到,孫政才本人或夥同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財物,腐化墮落,搞權色交易。

陸媒《財新週刊》2月5日最新一期文章披露,與億贊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黃蘇支相比,劉鳳洲是孫政才最早且關係最長久的情婦。劉鳳洲和孫政才認識已有20年,她並不避諱身邊人知道自己和孫政才的特殊關係。

文章說,早在1998年孫政才擔任北京市順義區區長期間兩人就相識,劉鳳洲在順義區創辦果蔬飲品公司。劉的商業軌跡和孫政才的仕途升遷路徑同步。孫先後在北京、吉林、重慶任職,劉鳳洲的公司也從北京、吉林開到重慶。

劉鳳洲染指重慶多個重大市政和通信工程項目:由重慶市經信委牽頭的「融信通」項目、總投資約46億元的紅岩村橋隧PPP項目、總投資約211億元的重慶軌道九號線PPP項目。

2012年11月,孫政才調任重慶市委書記,劉鳳洲也將商業重心轉至重慶,開始涉足重慶當地市政工程,第一個項目是與中國聯通重慶分公司(下稱重慶聯通)合作打造的「融信通」。

據報道,2013年5月9日,重慶市政府、中國聯通、與劉鳳洲的北京磊強三方簽訂合作協議,時任重慶市主要領導、中國聯通董事長常小兵和北京磊強董事長胡銀龍出席簽約儀式。

報道說,重慶市「非常重視融信通」這個商業項目,不惜以政府之力推廣應用。重慶聯通一名副總裁表示,「融信通」是在沐華平擔任重慶市經信委主任期間引進的。但最終該項目宣告失敗。

消息人士告訴財新網,孫政任重慶市委書記後,沐華平迅速向孫政才靠攏,為孫政才的兩名情婦——劉鳳洲和黃蘇支在重慶的商業經營提供鼎力支持。據報,目前磊強通信尚欠重慶工行1000多萬元貸款。

隨後,劉鳳洲又介入紅岩村橋隧PPP項目,其中重慶華融天澤基礎設施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華融天澤基礎)為中標的公司之一。而華融鼎智背後的出資人之一就是劉鳳洲。

此外,劉鳳洲還介入重慶軌道交通九號線(下稱九號線)PPP工程項目。報道說,劉鳳洲幫助中建奪得九號線標。

據報,孫政才插手九號線招標,要求市發改委廢掉第一次招標結果,最終讓中建奪標,據稱中交建和中鐵建對流標不滿,曾經找市政府反映情況,但被孫壓下來。

接近劉鳳洲的消息人士說,劉鳳洲不懂基建工程,她涉及此領域與重慶聯通前高管周長勇有關。周知道劉鳳洲與孫政才的特殊關係,由劉鳳洲利用孫政才的影響力去拿項目,周長勇則聯繫施工單位撈取好處費近億元。

2017年4月底,周長勇在北京被抓。劉鳳洲於2017年5月被協助調查,至今與外界失去聯繫。

孫政才生活糜爛 傳有多名情婦

除劉鳳洲外,孫政才的另一名情婦、億贊普的核心人物黃蘇支於去年4月被有關部門調查。

《明報》曾引述消息稱,中共十八大之後,孫政才仍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關係,育有多名私生子;更嚴重的是,孫政才還為這些女性背後的企業提供「一帶一路」資金。

外傳孫政才至少有4個情婦及3名私生子,現被媒體踢爆的黃蘇支和劉鳳洲,據傳還有在校女大學生。

黃蘇支這名80後女子,原本寂寂無聞,靠著孫政才的關係,近幾年在重慶暴發。財新網曾報道,黃蘇支與孫政才的特殊親密關係,在重慶當地政商圈是公開秘密,黃可以在深夜直接致電孫。

文章提到,億贊普早年以做所謂大數據業務起家,近年轉至重慶,並攀附「一帶一路」概念,在極短時間內相繼獲得牌照以及一輪又一輪的巨額融資,順利借殼香港上市公司。

港媒曾披露,孫政才透過心腹、重慶副市長沐華平,將習近平倡導的「一帶一路」10億元人民幣項目基金,轉至黃蘇支在香港開的空殼公司。此事被重慶一名官員反對,該官員遭打壓逃亡廣東,通過關係向中紀委舉報。

孫政才被指是江派大員賈慶林、劉淇、曾慶紅等人提拔、培植的人馬。有港媒認為,孫政才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政治立場問題,官媒將其與周永康、令計劃這些人放在一起,說明他的致命要害是「陰謀篡黨奪權」。

港媒此前報道,孫政才野心大,認為自己可以成為未來「第一人」,因此醉心於拉幫派建班底,到處許諾,拉攏北京不少部門到重慶行業開會,吸引各方關注。這些不正常的非組織活動,引發高層的警惕,最終使孫在「十九大」前被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