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1月17日),中共「一帶一路」合作國家吉爾吉斯斯坦的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爆發抗議活動,數百名參與者要求當局調查去年出故障的、由中企負責的熱電廠項目。

路透社說,這是迄今為止中亞地區最大的反對中共在該地區日益增長影響力的抗議活動。

中共近年來加大在中亞推廣「一帶一路」項目,作為中國的鄰國,吉爾吉斯斯坦(簡稱吉爾吉斯)是最早支持該項目的國家之一。「一帶一路」所涉項目以使用中國承包商為前提,項目資金則由吉爾吉斯從中共的國有銀行貸款獲得。中吉簽署的一個最大能源項目是比什凱克的熱電廠改造項目。

BBC報道,這個價值4億美元的項目由總部設於中國新疆的「特變電工」負責。但翻新工程完成數個月後,電廠就於去年發生倒塌。令比什凱克停電五天。吉爾吉斯當局事後檢控數名當地官員,但至今仍沒有向「特變電工」尋求索賠。

路透社表示,「特變電工」尚未被吉爾吉斯當局正式指控有任何不當行為,造成當地人的不滿。而這一不滿情緒也開始持續升溫。

周四(1月17日)聚集在比什凱克的抗議者要求當局核查4億美元的中國貸款是如何被使用的,並徹查由「特變電工」負責維修的發電廠倒塌事故。

吉爾吉斯民眾要求減少中共債務

抗議者還要求減少吉爾吉斯對中共的債務,限制中國公民的工作許可等。

「一帶一路」項目給吉爾吉斯帶來的債務風險不僅引發當地人的擔憂,也引發國際關注。

華盛頓智囊「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2018年3月4日發佈一份研究報告指出,有8個小國因為中共推出「一帶一路」相關的「未來融資」(future financing)項目,顯著增加其陷入「主權債務」的風險。吉爾吉斯就是這8個國家之一。

報告作者估計,根據「一帶一路」在吉爾吉斯的情況,該國外債中對中共的債務份額可能會從2016年底的37%增加到未來幾年的71%。

「一帶一路」項目所帶來的債務負擔引發西方國家的譴責。美國指責北京在進行「債務陷阱外交」,使合作國家通過向中共借款來支付中國承包商的工程,以便建造合作國無法負擔的基礎設施項目。當合作國無法還債時,中共就會趁機掠奪他們的戰略資源。

《日經新聞》去年8月底報道,中共的債務陷阱已經擴散到中亞國家。土庫曼為了償還中國80億美元的貸款,可能不得不交出天然氣田控制權;而土庫曼鄰國塔吉克,已經在2018年4月把一座金礦權利交給中國,以償還興建發電廠的三億美元。而另一個中亞國家吉爾吉斯,也通過談判被要求讓出鐵路經營權,以交換興建鐵路的資金。

此外,對於比什凱克的熱電廠改造項目,根據合約條款,若吉爾吉斯債務違約,中共政府將可控制吉國廣泛資產。

除了對「一帶一路」的憤怒外,因為大批吉爾吉斯人及其他突厥穆斯林(如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在中國新疆的再教育營遭受迫害,這也加劇了吉爾吉斯人民對中共的敵意。

上個月,上百名示威者在中共駐吉爾吉斯的大使館外示威,要求中國釋放所有在新疆「再教育營」被扣的吉爾吉斯人。

比什凱克的熱電廠改造項目並非首個「一帶一路」劣質工程

路透社此前爆料,中共在太平洋島國也進行了大量的基礎設施建設。不僅令這些國家的債務飆升,同時也存在嚴重質量問題。以庫克群島一些中共主導的項目為例,這些公共項目包括法院、警察局及體育場的建設,使用了從中國進口的勞動力和材料。

「很多建築都是如此不合規,正開始散架。」庫克群島前司法部長馬克·肖特(Mark Short)說,體育場建成後不到十年就鏽蝕了,已經變得不再安全。此外,由中方建築的法院地下室(待上)超過兩個小時就缺氧。

庫克群島副總理馬克·布朗(Mark Brown)承認,這些建築物部份地方的材料選擇和工藝質量存在一些問題。

《紐約時報》上個月披露,厄瓜多爾一個中共國企出資並承建的大壩在建成後,同樣出現嚴重的質量問題。這個名為「科卡科多辛克雷水電站」(Coca Codo Sinclair)的大壩投入使用僅2年,數千道裂縫正在瓦解壩體,部份建築可能必須重建。而厄瓜多爾卻為此項目揹上了沉重的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