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遇到選擇的關頭,每個人都以自己的理念選擇並走下去。雨果 《孤星淚》裏,通過描述不同人物的不同遭遇和選擇,作者展現出世間不同人生的善惡美醜。而主角冉阿讓正是在人生的一次次選擇中,從惡走向善,從地獄走向天堂。

《孤星淚》(法語:Les Misérables)是世界文學史上的一部不朽巨著。雖然歷經150年, 《孤星淚》的故事依舊感動著世界各國各族民眾的心。就如作者維克多.雨果(Victor-Marie Hugo)當年所言,這部書是寫給所有人的。「凡是男人愚昧無知、陷於絕望的地方,凡是女人為了一塊麵包而賣身、兒童因為沒有學習的書籍和取暖的火爐而痛苦的地方,我的 《孤星淚》都會來敲門,說:『開門,我找你們來了!』」

隨著時代、社會的變遷,人們痛苦的表面因素也許與雨果創作 《孤星淚》的150年前不同,但苦痛的本質卻是一致的。雨果通過 《孤星淚》所傳達的理念,跨越了時代,至今依舊影響著世間的人們。

作品中,雨果通過對主人翁冉阿讓一生的經歷,以及圍繞主角出現的諸多人物所思所為的刻畫,展現出各種各樣人物對人生的理解、對善惡的衡定與選擇。

靈魂昇華後的人生抉擇

世上的每個人都會在人生經歷中遭遇各種不幸與幸運,當遇到這些事情時,人應該如何選擇,決定著個人及人類未來的命運。

冉阿讓剛剛出獄便遭遇種種冷遇不公,而米里哀主教卻親切招待救助了他,甚至把冉阿讓恩將仇報偷走的銀器說成自己送他的,從而使冉阿讓免於再次的牢獄之苦。在社會的鄙視與主教的救贖之間,冉阿讓選擇了聽從米里哀主教的教誨,聽從內心善念的呼喚,決定棄惡從善。

靈魂昇華,做正直好人的冉阿讓,最後事業成功還當上了市長。

從苦役犯到功成名就的市長,冉阿讓卻再次面臨選擇。為了救一個因自己被冤枉的陌生人,冉阿讓失去了市長的榮耀,成為被追捕的逃犯。這裏,冉阿讓沒有因為變得有錢有勢而改變做一個正直人的初衷,選擇了正直與誠實。

另一次人生的抉擇,冉阿讓被賦予處決追蹤其一生的宿敵沙威警長的權利,而他卻選擇放走了仇人,因為冉阿讓認為沙威沒有做錯,作為警察,追捕犯人是他的責任。這一舉動,表現出冉阿讓內心的純善與寬容大度。

在作品中,種種人物都會遇到選擇的關頭,每個人都以自己的理念選擇並走下去。通過描述不同人物的不同遭遇和選擇,作者展現出世間不同人生的善惡美醜。

而主人翁冉阿讓正是在人生的一次次選擇中,從惡走向善,從地獄走向天堂。

《孤星淚》中,作者還表達了另一層理念,即對嚴刑峻法的抨擊。雨果認為:「嚴刑峻法只能使人更加邪惡,應用道德感化的方式來處理。」甚至提出:「將來人們會把犯罪看作一種疾病,由一批特殊的醫生來醫治這種病。醫院將取代監獄。」

因為監獄並不能使罪犯棄惡從善,而正信卻能治癒人類被惡念所感染的精神疾病。

正如米里哀主教對於本性善良卻由於生活所迫,導致行為犯罪的冉阿讓的善意引導,救贖了一個正走向墮落與罪惡的靈魂,造就了一個全新的正直人類。

《孤星淚》作者維克多.雨果醞釀了40年才完成的一部文學巨著,150年間收到多少評價論說都不如作者本人在著作最後的總結來得精闢且畫龍點睛:「從頭至尾,從整體到細節,全是講述人從惡走向善,從非正義走向正義,從假走向真,從黑夜走向光明,從慾望走向良心,從腐朽走向生命,從獸性走向責任,從地獄走向天堂,從虛無走向上帝。起點是物質,終點是靈魂。始為九頭蛇,終成為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