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製造業數據表明,中國經濟面臨加大的下行壓力,而更嚴峻的問題是刺激政策效果不佳,中國經濟2019年可能迎來泡沫、而非增長。

財新傳媒和研究公司Markit周三(1月2日)公佈,12月財新中國通用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降至49.7,這是2017年6月以來首度跌破榮枯線。該指數高於50表明製造業活動擴張,低於50表明萎縮。

其中,供、需、價、庫存全線下滑,除中美貿易衝突壓制外需外,內需放緩的現象更為顯著。出口新訂單指數更是連續第九個月出現收縮,用工規模持續62個月連續收縮;同時,對未來12個月的生產前景,製造商的信心度雖輕微上升,但整體仍屬低迷。

2018年12月財新製造業PMI的走勢與官方數據一致。中共國家統計局年前公佈,2018年12月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驟降至49.4、刷新2016年2月以來新低,顯示製造業景氣度大幅減弱。

PMI等先行指標惡化意味著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在加大,而背後隱藏的深層問題是中共的經濟刺激措施效果不佳。

《華爾街日報》1月2日報道說,中共央行實施了九個月的貨幣寬鬆政策未能提振對實體經濟的放貸,但另一方面,房價和政府債券價格卻被推入泡沫區間。

「中國(中共)貨幣政策機制的扭曲現象對2019年來說不是好兆頭。」報道預測,中國經濟增長或在今年第一季度觸底的可能性在增加。

銀行貸款流通不暢 水去不了私企

貨幣政策扭曲主要體現在金融系統的流動性不暢。自中共央行去年年初開始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以來,銀行間貸款已大幅回升,去年11月一日銀行間債券回購協議交易量幾乎是4月份水平的兩倍。

但這些資金大多流入了中國主權債和地方政府債券市場,同時再度進入房市、推升房價大幅上漲。而流向非金融機構借款人的銀行信貸餘額增長幾乎沒變——實際上在10月還再度略有下降,而低評級債券收益率仍居高不下。低評級債券常常是小型民營企業所能發行的唯一一種債券。評級為AA-的6個月期商業票據的收益率目前略低於6%,與4月中旬持平。

扭曲的金融系統讓民營企業無法從貨幣刺激政策中受益,如同澆灌渠,不管水加多大,只要管道不改動,缺水的還是缺水。

「就算中國銀行開始再次放貸,主要還是面向其它金融機構和政府,而不是面向真正推動經濟增長、缺乏現金的民營公司。」報道說。

億萬富豪、祥祺集團(Cheung Kei Group)董事長陳紅天近期出席活動時也公開指,中國私營企業主2019年「將面臨比預期更大的困難」。

他表示,雖然中共當局公開承諾將公正對待民營企業,「但說實話,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這樣的措施」。

香港《南華早報》報道,陳紅天的言論反映了中國企業家對中國經濟形勢的極度擔憂。陳紅天也是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除非中共當局允許影子銀行反彈——影子銀行以前是民營企業的一個主要資金來源,或採取措施改善民營部門獲得銀行貸款的機會,否則未來一段時間裏情況可能不斷惡化。

刺激不起效果 經濟局面越加複雜

中國經濟的局面已變得更加複雜,一方面缺水終端盼不到水,另一方面,大水漫灌也在引發洪澇。中共央行已不得不在過去兩個月從銀行體系中吸納流動性,自10月末至12月中旬暫停常規的每日銀行間流動性注入,持續時間之長打破了2016年以來的紀錄。 問題是,即使如此,也未能完全沖抵經央行降准及2018年特別信貸安排下注入的流動性。

《華日》的報道指,中國銀行機構在去年10月和11月擁有非常充裕的資金,但實際上仍未向諸多有需要的企業提供貸款。而為解決小企業貸款問題,中共央行更於去年12月20日宣佈了創設一項新的借貸便利工具的消息,引導銀行機構向小企業發放貸款。

基於中共政策向來是缺甚麼、吆喝甚麼,「這一點上可以看出問題有多嚴重。」《華日》報道說。

中國經濟面臨內外夾擊的困局。一方面,中共政府試圖遏制持續膨脹的債務規模,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對中國商品加徵了進口關稅,這些因素都導致中國經濟難以保持以往的高速增長。

北京高層對中國經濟的看法也不樂觀。去年12月21日,為期三天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閉幕,結束時發佈的聲明指,「目前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而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

多家外國投資銀行預測,今年上半年,中共當局料將進一步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同時出台減稅或基礎設施投資等形式的財政刺激措施,但刺激政策對經濟的提振可能是短暫的。

里昂證券(CLSA)經濟研究部門負責人Eric Fishwick表示,隨著人們對中國經濟增長數量的擔憂消退,增長質量的惡化將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

英國研究機構凱投宏觀在發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說,「政策刺激措施是在年底之前給增長設置一個底線,但不會帶來經濟的強勁復甦」。

野村(Nomura)證券分析師更是表示,中國經濟的最壞時刻尚未到來,不利於增長的更多因素將陸續出現,包括內需減弱、信貸下行周期、房地產市場降溫以及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延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