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國際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標準普爾因擔憂中國經濟債務問題,將中國評級由「AA-」降至「A+」,這是繼5月穆迪調低中國主權評級後,中國經濟前景二度被「看低」。外界預計這次評級將再次把中共當局置於火山口上,本輪維穩壓力料更險峻。

一直以來中共在經濟上希冀「保六望七」,保持外界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良好預期;而外界亦把中國經濟比作剎車失靈的高速列車,一旦減速,那結果就是崩盤。在標普、穆迪降級後,外界不禁猜測:中國經濟是否減速?經濟中的「灰犀牛」能被馴服嗎?還有,未來的中國經濟走勢如何,解決中國經濟問題的關鍵是甚麼?

中國經濟是否陷經濟衰退?

根據CBB International 9月26日發佈的《中國褐皮書報告》(China Beige Report),或許今年中國經濟能保持正面增長,但明年恐會不樂觀。原因是在減債和削減過剩產能上無太多做為,而過去政府投資帶動的大宗商品價格暴漲,也可能很快會結束。

2017年以來,中共當局提出加強對經濟和金融體系的控制,但報告駁斥了中國經濟有所進步的看法。

報告指出:中國削減鋼鐵和其它大宗商品產能的計劃,實際上並未發生;而企業借貸持續上升,去槓桿看上去像是神話;經濟的供給側結構性調整並未出現製造業轉向服務業的再平衡;同時,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不及過去,但獲利上揚(註:極可能是因為物價上漲導致賬面盈利增加)。

《日本經濟新聞》最近的評論也表示:「一直堅挺的中國經濟開始緩慢減速。」評論稱,從2017年年初開始,在利率上升和房地產市場收緊的政策下以及中共當局相繼關閉中小型污染企業的情況下,中國最新公佈的8月份主要經濟統計指標顯示,中國經濟生產和投資增長率出現縮小,其中投資降至199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

那麼中國是否已經陷入經濟衰退?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告訴《大紀元》:「正常國家連續2—3個季度經濟指標下滑就是衰退,中共不敢告知真實數字,現在是在慢慢釋放數據。」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商業周期委員會對經濟衰退下的定義為:持續超過數月的經濟活動嚴重下滑,通常體現在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實際收入、就業、工業生產和批發零售銷售等方面。

當經濟陷入衰退時,GDP下降、失業上升,並往往伴隨通貨膨脹、物價上漲。謝田表示:「隨著房地產、股市泡沫破裂,通貨膨脹上漲,然後企業、銀行大規模破產;破產以後進一步失業、進一步通脹失控,經濟進入大衰退。5—10年後才能慢慢恢復。」

謝田開玩笑地說:「按照常理來看,中國經濟應該已經崩潰了好幾次。」如今中國經濟通脹靠瞞、房價靠撐、銀行靠保,失業(數據)沒真,企業欠債很多,「因為政治手腕撐著(經濟)不破,但是問題還在,且拖得越久、破壞力越大」。

比如通脹指標上,中共靠的是編造虛假數據,他說:「醫療、教育漲那麼多,通貨膨脹率指數卻上不來。」在老百姓覺得荷包變鼓、處處漲價、錢不值錢的時候,北京官員還在強調「通脹可控」。◇

三頭「灰犀牛」 房地產最大

在7月中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後,黨刊發文提到防範化解金融風險,要既防「黑天鵝」,也防「灰犀牛」,引發對「灰犀牛」的關注。

「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華爾街見聞》指中國有三頭「灰犀牛」,房地產泡沫是最大一頭,符合世界所有房地產泡沫的兩個特徵:一是周期長,一輪大牛市超過10年;二是泡沫破裂時,想要逃生非常困難。

第二頭「灰犀牛」是「貨幣貶值、資金外流」,可引發金融動盪。第三頭「灰犀牛」是銀行不良資產的增加。此外,還有影子銀行、地方債務存在的問題,均比中共官方承認的現狀要嚴重。

房價「犀牛」難馴服

那麼這些「灰犀牛」能被馴服嗎?先來看居高不下的房價。

上海交大金融學教授朱寧從消費者行為預期的角度,分析了房價下跌、中國經濟的兩難。一方面,如果救市,強力介入,會形成新一輪暴漲預期,他說:「既然政府會兜底,投機者為甚麼不再賭大一點,槓桿為甚麼不再加高一點?」

另一方面,不救(市),任其發展的話,「持續的下跌會進一步擠壓市場上僅存的投機需求,從而引發資產價格的進一步下跌,乃至誘發像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那樣的系統性金融風險」。

過去諸多研究證實,泡沫崩盤過程中摧毀財富最多的時機,不位於泡沫頂端,而是位於資產價格下滑過程。政府介入形成的短期市場穩定及至報復性價格上漲,很可能吸引最後一波邊際投機者進場,成為最終的接盤員,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捧得越高、摔得越慘」。

還有學者表示,中國房地產泡沫和地方政府債務連在一起,地方政府靠推高房價中飽私囊,所以不敢也不願讓房地產泡沫破滅,同時房地產又是吸納流動性過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並跟中共銀行捆綁在一起,如果貨幣政策不大轉向,短期內房地產出問題可能性或不大。

資金外流形勢嚴峻

有經濟學家認為貨幣貶值、資金外流,是目前中國經濟存在的最大問題。《華爾街日報》報道稱,在中共政府看來,人民幣匯率和外匯儲備是反映人們對中國經濟的信心。一旦對外貿易下滑以及外匯大量流失,引發金融動盪、甚至中國經濟崩盤的可能性將大大增加。

此外,資金外逃的情況很可能被低估。而人民幣匯率長期處於外升、內貶的雙重矛盾中。因為中國巨大的出口順差,尤其是對美國每年高達三、四千億美元的順差,對應了人民幣對外升值的壓力;同時,中共在國內過度印鈔,政府投資刺激經濟、催發房產泡沫,又釋放了人民幣對內貶值的壓力。

謝田表示:「在正常國家,兩股壓力會因為市場調節、匯率變動和物價升降,而自動調節、達到平衡。但在中國,因為同時操縱匯率、匯兌、印鈔(M2)和物價(及編造通脹數據),升貶壓力不能平衡,這才出現今天的局面。」

他說:「如果外貿出口還比較不錯,可維持出口和人民幣價格堅挺,表面上撐著購買力」,但考慮到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執政重點之一就是調整對華的大規模赤字貿易,「糾正貿易的話,中國對美貿易會繼續下滑,外匯流失就會加大。」

他認為,未來一旦中國對外貿易放緩、外匯儲備下降,不足以支撐人民幣預期走強,中國的經濟問題可能會一觸而發。◇

若中國經濟崩盤誰能救市?

中國經濟存在大問題,但迄今並沒有崩潰。(大紀元資料室)
中國經濟存在大問題,但迄今並沒有崩潰。(大紀元資料室)

這些年,學界對中國經濟預測似存在一條潛規則:大家可說它有大問題,但不敢說它已「出」問題。從美國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Chang)2000年寫的《中國即將崩潰》,到2012年《全球事務》刊發《華盛頓郵報》社論版副主任編輯蒂爾(Jackson Diehl)文章,預言中、俄兩國即將崩潰,都沒有成真。

但如中國經濟真崩潰,誰能救它?2016年,美國之音採訪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在被問到一旦中國經濟出現更為嚴重的「狀況」,世界其它經濟體會不會「救市」,克魯格曼搖頭回答:「不會。中國(經濟)不會因為規模太大就不會垮,但會因為規模太大而到很難被救(活)。」

中國真的經濟崩潰會如何?謝田教授回答:「將是財富的重新洗牌。但對中國來說,既得利益集團、官員的財富,會在中共解體的時候突然都沒了。」

對於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勢,謝田認為出口會進一步衰退、資金(內資、外資)也會外逃,同時官員的跳船行動加劇。當資金外逃嚴重、外匯儲備不足以支撐的時候,人民幣會大貶,他形容:「百分之幾十、百分之幾百這樣的貶值」。

一方面,一旦人民幣狂貶,國內的通貨膨脹就會失控,中共就再也抵擋不住經濟的連鎖效應。「價格上漲,財富效應就會縮水,持有房產的人不得不破產、甩賣,房地產泡沫破裂導致房地產市場崩盤,就會帶動銀行體系破產,因為銀行太多錢都壓在房地產上面。」他說。

反過來,「一旦房地產泡沫破裂,(中共)多發、濫發人民幣的問題進一步被暴露出來,通貨膨脹就會失控,那時候人民幣會更不值錢,外匯也會加速出逃。」

那麼中國經濟是否有解?研究中國經濟問題多年的謝田表示,解體中共、中國經濟或可從頭開始。他認為,中國財富已集中得太厲害。不除掉這既得利益集團,不讓財富重新分配,解決不了經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