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說卷宗「丟失」,一說卷宗「存檔」,「陝北千億礦權案」由中共最高法院宣判一年後,近日又陷入口水戰。

《中國經營報》12月26日的報道引述多名知情人士說法稱,在最高法院審理的「陝北千億礦權案」的二審卷宗,已於2016年11月一次性丟失。但第二天(27日)和第三天(28日),中共高院接連通過《新京報》和澎湃新聞發聲否認,稱「該案二審卷宗已於2018年9月26日歸檔」,「卷宗丟失」一說係「謠言」。但仍無法抹去外界的疑慮。

但這場「丟失」風波讓離奇的「陝北千億礦權案」再次備受關注。

案件起源於榆林市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關於一起煤礦所有權的糾紛。2003年雙方曾簽訂勘查合同,之後探出的煤礦蘊含20億噸儲量的優質煤礦資源,估值高達千億元。但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況下,在2006年與其它公司簽訂合作勘查協議,導致「一女兩嫁」。

於是凱奇萊公司實際控制人趙發琦展開了一場持續十餘年的「奪礦之戰」。

《中國經營報》報道,該案先後經歷了陝西省高院一審勝訴,重審敗訴,2017年12月21日最高院做出判決,趙發琦勝訴。「丟失卷宗」一說,就是發生在最高法院做出判決的大約一年前。 

據報道,該案的卷宗分為正副卷。正卷是開庭的文件,當事雙方都可以查看,包括2013年開庭的全部材料。副卷則包括內部的一些審批、合議記錄等。報道強調,卷宗丟失情況得到了多位知情人士的確認。

具體細節是:2016年11月下旬的一個周末,該案二審全部卷宗一次性丟失,事發地點正是「審理該案的有關單位」(法官辦公室內)。審理單位在發現卷宗丟失後,曾多方尋找,有關人員還曾詳細查看監控錄像,而事發時的監控錄像為黑屏,隨即使逐級匯報至院主要負責人。但過去兩年裏,有關單位未對此事進行報案,也未展開內部調查,更未對任何人進行查處,卷宗至今無下落。

巧合的是,就在丟失前20天,千億礦權案當事人、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在網上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等人曾干預該案。 

凱奇萊於2006年在陝西省高院起訴西勘院違約後,同年11月份,陝西省高院判決雙方合同合法有效、繼續履行。西勘院隨後上訴至最高院。 

2009年,最高院對此案進行審判,撤銷原判,發回陝西省高院重新審理。高層授意下,陝西省高院於2011年3月30日作出二審判決,徹底改變了該院一審判決的結果。

趙發琦在2011年8月19日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關押了133天後,以取保候審放出,後被判無罪。

早前《財經雜誌》曾報道,最高法院審理該案期間,2008年4月底,時任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的奚曉明邀請陝西省政府官員到最高法院「商議案情」。中共陝西省委向中共中央辦公廳做了匯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做出批示,「要求正確引導輿論」。

該案一直到2017年末,儘管最高院作出第81號判決,認定凱奇萊與西勘院合同有效、繼續履行,但據報道,如今一年過去,勝訴的趙發琦仍然沒有從地方政府那兒拿回礦權。

中共央視的報道稱,「西安地勘院,作為合同糾紛中的另一方,在最高法判決合同合法有效、繼續履行之後,卻依然拒絕執行。儘管他(趙發琦)已經向當地法院聲請了強制執行,但至今仍沒有任何結果。」

這也並非陝西當地官員首次「犯上」。位於陝西秦嶺北麓的高檔別墅區,因涉及官員腐敗及違建,被習近平多次點名要求整改,但近四年未處理。直到今年在中共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兩度親赴陝西,秦嶺違規建別墅群才開始拆除。西安官場多名官員因涉案而落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