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對中共來說,2018年真是個「不平靜」的年份,即使是年底也沒消停。2018年12月29日《華夏時報》公佈了一份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的自述影片,證實了社交媒體傳聞的最高法院一樁千億元案件二審全部卷宗兩年前丟失卻不報案的重大案件。

在中共最高法院大樓內,發生這樣的事情,外界不由得驚嘆「太奇葩了」。而更「離奇」的是最高法的前後說辭,先發聲明否認丟失卷宗,指稱是「造謠」。可是在新證據公佈後,最高院又改口「啟動調查」。

點擊下載視頻

周強和最高法被架火上烤

這樁「離奇」案件吸引了眾多媒體的目光,同時也把中共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和他領導的最高法架在了火上烤。有律師表示,這種詭異、怪誕和黑暗,可以載入世界司法史冊。

在那個影片中,王林清介紹說,他是山西榆林凱奇萊公司起訴西安地質勘查院案件的承辦人。就在準備寫判決書之前,存放在自己辦公室的案卷「離奇」被盜了。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不測」,所以錄了這個影片。

據他介紹,王林清辦公室的門口有兩個監控,但是都「神奇的壞了」。王林清說,「我一聽就覺得這個事情非常蹊蹺,監控怎麼可能說壞就壞?而且是安裝不久的監控。」王林清也發出疑問:「壞一個,也不可能兩個都壞呀。」

與此同時,中共最高法的官方微信發了一份「措辭含混」的聲明。最高法說,「我們已經啟動調查程序。」最高法沒否認、也沒證實卷宗丟失問題,不過這與2018年12月26日的說法已經完全不同了。當時最高法在中共官方媒體闢謠,說卷宗丟失傳聞是「沒有任何事實和證據證明」的謠言。

這是崔永元爆料「陝西千億礦權案」案件卷宗在最高法辦公室「被盜走」之後,最高法的第一反應。爆料表示,王林清2016年11月突然發現,這個案件的正副卷宗「全部不見了」。他隨後報告給了廳長程新文,程新文「相當鎮定」地讓他再好好找找。王林清要求調看監控錄像,程新文一人調看後說監控顯示黑屏。

王林清也報告了周強,對方並不著急,沒有安排追查,也沒有報案,只是要法官重新補一個新卷宗。說白了就是弄一個造假的卷宗,據稱遭到了很多法官的抵制。隨後不久「重要文件又飄回來了」,但其中關鍵的領導人「重要批示」和會議紀要卻永遠消失了。

「高法大樓裏丟案卷不報案、內部監控能黑屏,這能保護當事人利益嗎?這屬於遵紀守法嗎?這是瀆職違法!」崔永元質問,「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都帶頭知法犯法,你讓老百姓有何盼頭?」

監控錄像頭 關鍵時總壞掉

其實監控壞掉這種事,在中共司法史上挺常見的。為了監控社會,中共安裝了成千上萬的監控錄像頭。但每當發生大案要案、需要調取證據時,那些錄像頭往往會「神秘地、協調一致地失靈、損壞」。

2016年5月,北京市民雷洋在執法人員手中神秘死亡,現場周圍的監控錄像頭全部失靈;2017年11月,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涉嫌集體性侵兒童醜聞,幼兒園的監控壞掉了。

最高法內外戒備森嚴,無關人員根本進不去。凱奇萊老闆趙發琦表示,最高法一定有「內鬼」,兩年多時間,不報案、不調查,影片也剛巧壞了,他們在掩飾真相。

很多網民表示,最高法保不住卷宗太「幽默」了,「電影裏都不敢這樣拍」,「不敢想像背後的水有多深」。

誰都知道,卷宗有著「第二生命」之稱,遺失的概率是很低的。一旦丟失,後果非常嚴重,甚至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責任。尤其是司法卷宗,它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而最高法丟失的卷宗當中,甚至包括連律師都看不到的「副卷」。

「骯髒隱密的世界」

律師王振宇指出,「副卷」裏面是一個「骯髒隱密的世界」,都是影響案件判決的「法外因素」,「充滿了權錢交易、法外之法」。

另一名律師段萬金表示,「最高法院先澄清案卷沒丟失,但是後來又撤回了澄清聲明,讓事件變得詭異重重。其後更出現最高法院主審法官為避免厄運,居然要發短片澄清案卷丟失情況。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很可能會產生驚濤駭浪,甚至足以載入世界司法史冊。」

知名媒體人羅昌平直接喊話首席大法官周強:「看了王林清自保短片,事關正義與底線,首席(周強)至少得引咎辭職,或者站出來說明一下吧?」

資料記載,這起礦權案發生在2003年,凱奇萊先是和西安勘查院簽訂合作勘查協議。探明菠蘿井田有15.6億噸儲煤後,西勘院在沒有解除合同的情況下,2006年和香港一家公司又簽訂了合作勘查協議,導致「一女兩嫁」。2006年陝西高院判決凱奇萊勝訴,但是除了得到部份現金賠償之外,他們最主要的訴求——探礦權的歸屬問題仍然懸而未決。

趙發琦2016年公開實名舉報,陝西省主要領導干預此案,曾致函最高院,希望推翻判決。

據查證,2007年到2012年,陝西省委書記正是現任中共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