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有石油巨頭中國石化將旗下貿易事業聯合石化(Unipec)的兩名高管停職,疑跟石油價格波動造成的貿易損失(金額不詳)有關。如果放到更大的背景下看,他們更似中共貿易戰的受害者。

聯合石化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公司之一,負責為其母公司中石化(亞洲最大的煉油廠)提供原油採購服務。周四(12月27日),多家媒體證實,聯合石化總經理陳波以及黨委書記詹麒遭中石化停職。

此消息導致中石化A股股票周四暴跌7.1%,並帶動中國股市(上證綜合指數)整體走低0.6%。這是中石化股票兩年來的新低,而其它亞洲股市都因美股的歷史性反彈、整體呈現利好趨勢。

中石化發言人呂大鵬在短信中證實了高管停職一事,並補充說這是出於「工作原因」。他拒絕確認是否因為貿易損失促使中石化高層作出這一決定。

據悉,停職決定由中石化黨委內部於周三(26日)作出。外界相信,兩名高管被停職的原因是因為中石化的能源交易出現大筆虧損。

知情人士說,中國石化副總裁凌逸群將接替陳波和詹麒的職務。中石化發言人稱,聯合石化的副總裁陳崗將接管行政職責。

2018年第四季度的油價波動已讓全球多家煉油商大傷元氣,目前已有幾家煉油廠為彌補損失而進行業務重組,中石化也不例外。

「市場正密切關注(中石化)損失的細節信息,包括損失規模及其對聯合石化和中石化整體營運的影響。」行業顧問ICIS中國分析師李莉(Li Li)告訴彭博社,「到目前為止,被確認的信息非常有限,但貌似風險可控。」

美對伊朗石油制裁 波及中石化

8月初,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重啟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但針對石油的制裁將從11月5日生效。在特朗普政府正式啟動對伊朗的原油制裁前,特朗普政府與伊朗石油主要進口國家/地區、包括中國進行了豁免磋商。

中石化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買家,其80%以上的原油都靠進口,而中石化旗下一部份早期煉油廠設備更是按照伊朗原油設計。

從事後的消息來看,美中政府之間進行的豁免磋商結果是,美方同意給予中國進口伊朗石油的臨時豁免,條件是中方同意減少伊朗的石油進口量。

路透社早先引述一位中方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政府官員8月訪華時,要求北京大幅減少伊朗的石油採購量。

「這個跟上次完全不同,過去更多是諮詢性語氣,這次幾乎就是最後通牒。」消息人士說。因為事態敏感,該消息人士拒絕透露姓名。

中石化的一位高管也在那段時間透露相關信號。中石化副總裁、董事會秘書黃文生8月27日在香港出席業績記者會時公開表示:「如果停止伊朗石油進口,將會對中石化商業利益有很大影響,因此公司非常關注美國對伊朗恢復制裁相關事態的進展,並與有關方面進行溝通迴避潛在的風險。」

從9月開始,路透社引述另一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中石化當月從伊朗進口的原油減少了一半。

中美貿易摩擦下 中石化的小動作

聯合石化是代表中石化進行原油採購的公司,也是中國成為美國原油最大買家的關鍵因素。因中美貿易戰升級,曾讓中石化一度停止進口美國原油。

眾所周知,原油是唯一被中共當局剔除對美25%報復關稅清單外的大宗能源產品。根據路透社稍早的消息,中共當局6月將原油劃入擬對美徵收25%報復性進口關稅的產品名單,導致中國多家石油企業一度2個月停止進口美國原油;隨後是在中石化的請求下,原油被當局在8月初剔除在160億美元對美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最終名單中。

到9月18日,特朗普政府公佈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清單,並定於9月24日開始課徵10%懲罰性關稅,並自2019年1月1日起提高到25%。

同日,中共宣佈擬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並與美方同步實施。

在中美貿易衝突重大升級的情況下,中石化暫停了美國的原油進口。負責聯合石化貿易業務的陳波在9月公開表示,該公司已經制定了一項計劃,暫停美國原油進口、並評估貿易爭端帶來的影響。

此後,聯合石化停止為中石化的煉油廠購進美國原油,並將訂單轉售給其它公司(第三方貿易)。

在12月1日,中美兩國首腦在G20會議期間進行會晤後,達成暫緩90天的短期貿易停戰協議。12月5日,路透社引述三名知情人士的消息說,聯合石化計劃在3月1日(中美政府約定的談判結束日)之前恢復美國的原油進口。

兩高管被停職 都是油價惹的禍

如果說減少伊朗石油進口和恢復美國的石油進口是迫於現實壓力,那麼石油價格一波三折則是促使中石化高管停職的直接原因。

大陸財新網報道說,此次事件是聯合石化在進口原油遠期保值操作流程中出現了風險控制措施失誤,導致部份進口原油價格高於市場價格。

聯合石化總經理陳波在9月表示,每桶原油60美元至80美元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但孰料這段時間的油價意外從高位跳水進入熊市,若聯合石化按陳波的預期價格買進原油期貨,在中石化購買量巨大的情況下,本次油價暴跌給中石化帶來的虧損額或不是小數目。

據新浪財經頻道獨家專訪業內人士表示,如果真的是交易失誤,那麼金額上幾億美元肯定打不住,有可能會超過中航油當年虧損的規模。

另有大陸網絡消息說,據說陳波買漲原油期貨,購進3000~7000萬桶,造成聯化虧損了數十億美金。

2018年的原油市場價格波動劇烈。全球原油價格重要指標西德州原油價格由年初的60美元/桶附近,在OPEC和俄羅斯等石油輸出國減產情況下一直上漲。

9月,在美國對伊朗重啟制裁的預期下,市場擔心伊朗每日出口150萬桶的原油消失,一些交易商押注全球油價將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達到每桶100美元。10月,原油價格一度達到85美元/桶,創下國際原油四年來的新高。

隨後,以沙特為首的OPEC產油國組織和俄羅斯等產油國在美國施壓下密約增產,國際油價開始反轉向下。

到11月,國際油價徹底跌入熊市。11月5日,美國重啟對伊朗石油制裁,但同時也給予8個國家和地區從伊朗進口原油的臨時性豁免;加上美國宣佈原油日產量超過1,100萬桶,擠下沙特和俄羅斯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全球油價出現慘崩。

幾周內,西德州原油價格跌至49.4美元,跌幅達35.7%(進入熊市),成為油市40年以來最慘烈的跌勢之一。

直到OPEC組織和俄羅斯決定聯合商定、減產120萬桶/日穩定油價,隨後全球油價才回彈到52美元/桶附近。

油價從來都具有波動性和不可預測性,但不管是未來油價的變動,還是中石化高管被停職的後續發展,都會對中石化的股票造成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