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17日表示,因美國牧師遭拘押而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美國現在可予以解除。當天土耳其里拉上揚,國際市場信心也獲提振。不過,這個消息帶給中共的就不是驚喜了,而是驚嚇,因為中共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美國的經濟「核武器」正在顯露它的威力。

(接上文)

美國的經濟「核武」:金融制裁

在現代經濟社會中,金融制裁因為成本小、威力大、難規避而被視為經濟「核武」。

金融制裁主要指使用各種金融手段的經濟制裁,目的是阻礙、切斷受制裁方的資金流動。主要措施包括:

1. 凍結或沒收資產。這一招中共早在六十多年前就已領教過。因中共協助北韓入侵南韓,1950年美國凍結了中國銀行系統在美國的資產共計4156萬美元。如果今天美國對中共權貴們再用這招,結果或大不同。

2. 凍結或取消援助款項、信貸融資、商業投資。

3. 切斷獲取及使用美元的渠道。美國通過本國金融系統以及「環球銀行間金融電訊協會」(SWIFT)和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CHIPS)等國際清算系統,切斷受制裁者獲取及使用美元的通道。

4. 發起全球金融封鎖;制裁對方金融系統。

包括禁止對方銀行進入美國金融系統,以及要求全球金融系統禁止與被制裁對像交易,或者封鎖對方銀行業。例如2018年10月16日,OFAC宣佈制裁包括伊朗大銀行在內的多家公司,因為這些實體支持伊朗準軍事組織「巴斯基民兵」,美國指巴斯基民兵招募童軍。

因為美國控制著全球貨幣結算網絡和全球最主要的支付貨幣系統,因此無論是美國的金融機構,還是外國的銀行業,多數都會遵循、配合美國實施的金融制裁。

美國的金融制裁雖然威力強大,但並非可以隨意使用的刀兵,而是有著嚴格的法律和程序制約。

與金融制裁相關的法律,不僅有《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國家緊急狀態法》、《愛國者法案》、《國防授權法》等,還有針對特定行為和國家的具體法案,例如針對俄羅斯、伊朗和北韓的《以制裁反擊美國敵人法案》、《伊朗制裁法案》,針對北韓和古巴的《對敵貿易法案》、《古巴民主法案》等。

美國總統和財政部等部門根據上述法律授權,頒佈行政命令和制裁名單,來實施金融制裁。

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作為金融制裁的主要執行機構,負責頒佈並定期更新被制裁者名單,包括「特別指定國民和阻截人員」(SDN)名單。SDN名單由美國財政部與美國國務卿、司法部協商後擬定,羅列了逾萬個實體或個人。美國政府對名單上的受制裁者實行嚴格的金融制裁措施。

金融「核武」中的轟炸機:二級制裁

如果說金融制裁是美國打擊敵對方和人權惡棍的經濟「核武」,那麼所謂的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就是經濟核武中的「轟炸機」。

因為大多數美國制裁是「主要制裁」(Primary Sanction),也叫「一級制裁」,只要求美國人遵守制裁令。

但二級制裁則要求非美國人(包括中國實體和個人)遵守美國制裁令。如果非美國人違反禁令與被制裁方交易,美國就會對非美國人實施包括凍結財產、禁止與美國金融系統交易等金融制裁。

所以美國一旦對被制裁方實施二級制裁,就相當於發動全球的金融機構對其進行金融打擊。例如美國對北韓、伊朗和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就適用二級制裁的範圍,無論美國人或非美國人都不能違反禁令與之交易。

9月分上了美國制裁名單的中共將軍李尚福,就是因為違反了對俄羅斯的制裁令,而被美國實施了二級制裁措施。中國的丹東銀行和崑崙銀行因違反美國對北韓和伊朗的制裁令,分別於2017年和2012年,被美國執行二級制裁措施,美國金融機構被要求關閉這兩家銀行的相關帳戶。

2014年法國巴黎銀行因曾違反美國禁令,幫助蘇丹、伊朗、古巴等國轉移資金,而遭美國二級制裁處罰,認領了史上最大一張金融制裁罰單,認罰90億美元。

伊朗或成美中金融戰導火線

對於在美中貿易戰中節節敗退的中共而言,「李尚福」相當於美國發出的警告,即美國隨時可能會對中共實施金融制裁,金融戰一觸即發。

而即將到來的美國對伊朗的全面制裁(石油禁令),很可能成為美中貿易戰升級為金融戰的導火線。

美國認為伊朗未放棄發展核武,決定11月5日起恢復對伊朗能源業的全面制裁,其中就包括二級制裁。

屆時,中國公司或個人如果從事有關自伊朗購買、併購、銷售、運輸或營銷石油或石油產品的重大交易,將遭受美國的二級制裁措施,可能會被美國金融系統拒之門外。

中共已經多次表態拒絕遵守美國對伊朗的制裁令。中共是伊朗最主要的貿易夥伴之一。

中國是伊朗石油的最大買家,去年進口了伊朗四分之一的出口石油。據中共海關數據,2017年中國原油自產1.9億噸,進口4.2億噸;伊朗是第五大原油進口來源國,進口逾3000萬噸,份額占比7.42%。

中國同時也是伊朗最大的進口國,據《兵工科技》報道,僅2016年,伊朗自中國進口164.17億美元商品,占伊朗當年總進口額(461.28億美元)的36%。

伊朗還是中共「一帶一路」戰略中的重要一環。據中共新華社報道,去年「一帶一路」 建設在伊朗取得進展,2017年中伊合作在建項目金額達260億美元。中共大型國企中石油、中石化、中信集團等都在伊朗有大量投資,11月石油禁令生效後,中國數百億美元投資或化泡影。

更糟糕的是,如果中共堅持違反禁令,繼續進口或投資伊朗石油,這些中國公司很可能迎來美國的金融封鎖。而在世界經濟一體化的今天,即使是這些國企也難以承受美國金融制裁的後果。

與中共強硬表態不太一致的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買家——中石化9月從伊朗進口的原油減少了一半。

美國伊朗事務特別代表胡克(Brian Hook)曾對媒體強調,如果中共繼續進口伊朗石油,不排除對北京進行二級制裁。

中共「不能示弱」的政治姿態,加上與伊朗緊密的經貿關係,令中共在美國金融核武威懾面前,進退兩難。伊朗石油禁令,或將成為美中金融戰的引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