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一些民間企業家暗自支持特朗普,寄望特朗普施壓中共促其改革。中共對民企的承諾歷來不算數,民營企業家對中共失去信心。

英媒:民營企業家暗挺特朗普

11月21日,路透社專欄作家考克斯(Rob Cox)撰文指,特朗普對中共發動貿易戰,表面看來已招致中共官員、商界和國營媒體炮口一致譴責華府的「保護主義」行為,但大陸民企的一些人暗自支持特朗普向北京當局施壓促其改革。

文章說,這是因為這些大陸企業家期盼大陸市場更自由開放,但國內卻乏人能向北京高層施壓加速這方面的改革。儘管特朗普開出的貿易要求大多數都不是直接對他們有利的,但特朗普幾乎可說是北京高層唯一的改革壓力來源。

文章表示,大陸民間企業主管固然很少人自認為會受益於美國加徵進口關稅或緊縮投資限制,但他們仍暗自支持特朗普,是基於大陸市場改革動力停滯不前。

文章說,改革派人士期待特朗普能成為刺激大陸經濟改革的外部驅動力。

中共承諾從來不算數 民企不信中共

大陸民企寄望特朗普施壓中共,有多重原因。

近年來,中共打著「黨領導」的旗號,刻意推動國企通過「做強、做優、做大」擠壓民企的生存空間,讓民企感到恐慌,也使得「國進民退」不斷成為熱門話題。

據統計,今年以來已有50家民營上市公司宣佈獲得國有資本入股接盤。輿論認為,國企引入民企資本,目的是想把私產變為黨產。

如今,大陸越來越多的民營企業家對中共及其法律失去信心,擔心自己的資產被中共以各種方式沒收。雖然中共針對民企不斷立法,但從過去發生的眾多例子,已讓民企看清中共搶奪、侵害民企資產的劣行。

2016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佈《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提出「平等保護」,「全面保護」,「依法保護」和「共同參與」等五項原則。然而2017年底在北京發生了強行驅趕外來居民和拆除樓頂廣告的行動,利益受到損害的民企無處申訴,令2016年的中共中央文件如同廢紙。

2010年,當時的中共國務院出台「新非公36條」,即新的《國務院鼓勵支持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鼓勵民企進入電信基礎業務,電力、石油、交通等基礎產業領域,供水、供氣、供熱和垃圾處理等市政公用事業領域,與醫療和教育等社會事業領域。

就在2010年左右,在當時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主政下,發生了「重慶打黑案」。這裏的所謂「黑社會」主要是一些民營企業,共有13人被執行了死刑。即使在薄熙來倒台以後,中共當局也一直未對這一大案進行重審。律師李莊曾公開稱,在這一運動中重慶公安局沒收了1000億元左右的資產,而進入國庫的只是9.3億左右。

再加上當時轟動一時的曾成傑案,陝西省的凱奇萊案,使「新非公36條」形同虛設,也使當時的民企深受打擊。

2005年,中共出台「舊非公36條」,其中有「完善私有財產保護制度」,「 貫徹平等准入、公平待遇原則」,和「加大財稅和信貸支持力度」等條款。

然而,就在「舊非公36條」發佈前不久,2004年,就出現了兩個侵犯民企產權的著名案件。一個是鐵本案件。另一個是陝北油田案。

僅以陝北油田案為例,2003年,陝北地方政府突然強行將原由民營企業經營的幾千口油井資產「收歸國有」,只給相當於投資額20%的「補償款」。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認為,這幾乎就是光天化日下的搶奪。

另一個知名案例是顧雛軍案。

大陸知名的民營企業家顧雛軍,是格林柯爾創始人、原科龍電器董事長。2002年1月份收購虧損20多個億的科龍電器,當時,廣東當地政府急於甩掉此包袱。顧接管科龍短短一年時間扭虧為盈。顧總共收購了四家上市公司,號稱有幾百億元資產。

當時民營經濟的崛起,引起很大的爭論和辯論。然後顧雛軍莫名其妙地有了一個所謂「2.76億美金擔保」的控告。2008年1月,顧被廣東省高院以虛報註冊資本罪、違規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資金罪三項罪名,判決有期徒刑10年。

2012年顧出獄後回到北京,發現其掌控的科龍、揚州亞星等5家上市公司組成的格林柯爾系和其它企業的上百億財產全部喪失,包括房子和股票以及個人帳戶的現金全部被搶。

以上案件只是冰山一角。面對夾縫中生存的民營企業,大陸律師陳有西曾直言:「中國的民營企業永遠是會走在通往監獄的路上。」

為了避免民企「變心」,中共官方從上到下不斷對民企喊話。11月,中共最高法院、檢察院、司法部紛紛發聲「支持」民企發展。

大陸金融學者賀江兵在推特上表示,中國經濟的「下滑已經確定了,經濟實在是不行了。它(中共政府部門)才表示(要力挺民營經濟)。但是民企的信心基本上已被打死了,已經悲觀絕望到了極點。(中共政府這樣做)就是在騙下面『老鄉別跑』,但這為時有點晚了。」

部份體制內人士視貿易戰為機遇

除了民企,部份中共體制內人士也把中美貿易戰視為一種機遇。

韓媒稱,中共改革派將中美貿易戰視為一次重要的機遇。

有消息指,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11月19日敦促中共領導班子,推進市場導向的改革。

路透社11月28日報道稱,中共人大財經委員會前副主任27日表示,為了阻止經濟危機,需要將經濟交給市場原理,而不是政府管制,應該把民企的革新和搞活民間消費作為主軸。

盛洪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採訪時認為,本次貿易戰的矛盾實質並不是中美之間的矛盾,貿易戰的兩方「一邊為中國最有權勢的政治利益集團;而另一邊則是美國和中國人民」。

英國《金融時報》的評論文章認為,如果說不利的話,(貿易戰)只能是不利於中國的寡頭壟斷利益集團,他們是中國的最大的敵人。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的垮台跡象已經明顯。貿易戰本質上是中共解體過程中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