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矚目的特習會於12月1日傍晚結束,中方所做的四方面承諾之一就是管制芬太尼出口美國。這種致命的合成鴉片類藥物每年導致數萬名美國人死亡。

白宮表示,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期間,中美兩國領導人12月1日共進晚餐時,習近平同意管制中國芬太尼這一舉動。

晚宴開始前,特朗普總統強調說,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會晤,雙方已經建立了很棒的關係。他會對中方提出芬太尼的問題。

根據白宮在習特會後發佈的一份聲明,這次談判促成中方承諾大量加購美國商品、指定芬太尼為管制物質、立即與美方展開結構改革談判,以及與美方一起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這四個方面。美方則承諾暫停加徵關稅。

白宮說,中方同意將芬太尼指定為管制物質,這意味著向美國出售芬太尼的人,將受到中國法律規定的最高懲罰。

而中共外交部也發表聲明表示,中美決定在麻醉品管制上加強合作。中方已經決定將整個芬太尼類物質作為管控對象,並啟動修訂相關法律和法規程序。

芬太尼為何成特朗普議程的優先事項之一

芬太尼的特點是起效迅速,作用時間短,效力比海洛英強50倍,比嗎啡強100多倍,只要幾粒沙粒的大小就可致命。

近年來,中國的芬太尼以驚人的速度充斥著美國街道。

洛杉磯衛生官員說,這種讓人容易上癮的毒品在洛杉磯街頭越來越普遍。因芬太尼而死的人比任何其它類鴉片藥物都要多。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估計,僅2016年,就有6.4萬美國人死於毒品過量,其中2萬人因攝入芬太尼死亡。美國芬太尼的絕大部份源頭都在中國。

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USCC)2017年2月曾發佈一份題為「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的研究報告。

報告說,源自中國的芬太尼,成為引發美國近年來致命毒品危機的一個主要原因。它們多是先從中國被運往墨西哥和加拿大,而後再走私進入美國的。

專家指出,在21世紀中共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芬太尼充當著「武器角色」。由於芬太尼的殺傷力,以致於其已經被作為「化學武器」來研究。另有專家將其等同於神經毒劑。

特朗普誓言解決來自中國的芬太尼問題

多年來,美國官員一直在敦促中共政府對芬太尼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但似乎並無成效。

BBC在2016年10月的一篇報道披露中國多家公司公開出口超強效毒品卡芬太尼(carfentanil),其效力是芬太尼的100倍。

報道稱,美國政府之前已經對中共施壓,將卡芬太尼列入黑名單,但中共方面遲遲沒有行動,放任這些致命程度等同神經毒氣的物質,源源流入外國市場。直到2017年2月,中共才開始宣佈管制卡芬太尼等四種芬太尼類物質。

特朗普自上任總統以來,多次提到解決美國毒品問題的緊迫感。2017年10月,他宣佈國家進入應對毒品危機的緊急狀態。

在2018年8月20日的一條推文上,特朗普指責中國供應商正在助長美國的鴉片類藥物危機。

他說,有毒合成海洛英芬太尼正通過美國的郵政系統從中國湧入美國,這是令人憤慨的。「我們可以,而且必須,現在就讓它結束!參議院應該通過STOP法案,堅決終止這一毒品殺害我們的孩子,摧毀我們的國家。不能再拖了!」

這「幾乎是一種形式的戰爭」,毒品「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特朗普在8月份舉行的內閣會議上這樣形容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鴉片類毒品,「我對此非常堅定。這是一個恥辱,我們可以阻止它」。

特朗普在此次會議上督促時任司法部長塞申斯,對鴉片類藥物供應商和製造商提出「重大」新訴訟,而不是加入各州對這種高度上癮且致命藥物提起的現有訴訟。

這並非是美國首次將中共對美的毒品輸出視為一種形式的戰爭,美國軍方在2014年發佈的一份白皮書中披露,中共向外輸出「毒品戰」、「文化戰」等非常規戰的可怕目的。那就是,用來破壞對手的道德結構,削弱對手。而無論是「毒品戰」還是「文化戰」實則都屬於中共戰爭論著中提到的「超限戰」。

10月24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簽署了一項兩黨法案,該法案通過減少類鴉片藥物的供應和獲取以及提供更廣泛的預防,治療和康復服務,來應對困擾美國的毒品危機。

中共對加拿大的芬太尼輸出越演愈烈

此外,從中國進入加拿大的芬太尼,這類藥物的控制也備受關注。

就在中共同意加強管制芬太尼的同一天,加拿大「環球新聞」(Global News)12月1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近期由於加中兩國發生外交衝突,中國芬太尼在加拿大的情況越發糟糕。

據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出於國家安全考慮,加拿大全球事務部拒絕了中共向溫哥華派遣警務聯絡官的請求。這名警務聯絡官可能為中共國安部工作,該部門負責中共的反情報和收集外國情報活動。

分析認為,這意味著美國在控制中國芬太尼上仍面臨諸多挑戰。

不僅在美國,芬太尼近年來在加拿大也同樣掀起奪命狂潮。

加拿大邊境服務署(CBSA)自2016年6月到2017年9月已於邊境查獲156宗芬太尼走私案。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在經過大量的調查後發現,中國大陸是芬太尼走私的唯一來源國。

消息人士告訴「環球新聞」說,由於與中共的外交爭端不斷加劇,芬太尼湧入加拿大所引發的鴉片類藥物危機和創紀錄的死亡人數可能會變得更糟。

雖然在公開場合,加拿大聯邦政府聲稱,與中方合作共同打擊芬太尼。但在幕後,消息人士稱,加政府對中共在芬太尼方面的無所為越發感到沮喪。

「現在,這是(加中兩國)外交上的熱點問題,」一位消息人士說。

在加拿大最近拒絕中共要求在中共駐溫哥華領事館插入新的警務聯絡官之後,中國芬太尼走私變得更加糟糕。

消息人士說,這是加拿大現在「與中國(共)的一場巨大的鬥爭」,進入加拿大的(中國)芬太尼將變得更壞。中共從加拿大政府得不到其想要的,就不會在芬太尼上做任何事。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雖然表示中加過去幾個月內在芬太尼上進行合作,但也承認這在加拿大是一場持續的危機,情況確實變得更壞。

前渥太華警察局長、參議員懷特(Vern White)表示,如果中共不採取行動阻止芬太尼從中國的國家監管工廠輸出到北美,加拿大應採取懲罰性貿易行動。